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屠剑虹-绍兴古桥是浙东运河水系上的精品杰作

                                                    屠剑虹

(绍兴市城市建设档案馆,绍兴  312000

 

【摘 要】绍兴境内河网如织,湖泊相连,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因水而有桥,因桥必有景,触目之处尽可看到遇水凌飞、姿态各异的桥梁,是中外闻名的万桥之乡。绍兴桥梁的发展既有自然环境的因素,也有社会发展的因素,其中运河的疏浚,无疑进一步推进了绍兴桥梁的发展和桥梁技术水平的提高。至今,浙东运河绍兴段上仍可见到许多保存完整、结构独特的古桥,而运河水系上的古桥更是星罗棋布。绍兴是目前国内保存古桥品类与数量最多的地区。绍兴古桥不仅是一部完整的绍兴古桥技术史,也是一部完整的文化艺术史,其高超的建筑技术和丰富的文化内涵,既在绍兴水利史上留下了辉煌的篇章,也在中国桥梁建设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和研究价值。

【关键词】绍兴古桥 运河水系 精品杰作

 

    绍兴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绍兴又是中外著名的桥乡。据不完全统计,现今绍兴全市尚存建于民国以前的各种桥梁700余座。有13座桥梁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7座桥梁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7座桥梁被列入市或县(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绍兴石桥营造技艺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绍兴古桥类型众多,具有结构装饰美、楹联诗文美、环境布局美的特点,水乡的桥梁,沿街曲折,遇水而跨,起伏连通,穿梭无碍,造型玲珑俊秀,雕琢精致美观。山区的桥梁,临水面溪,纵横其间,富含神韵,充满野趣,造型古朴自然,结构变化奇诡。绍兴古桥不仅反映了绍兴各个历史时期社会情况、生产力水平、桥梁技术发展的状况,而且蕴涵着丰富的桥文化的内涵,既在中国水利史上留下了辉煌的篇章,也在中国古代桥梁技术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

    1.绍兴古桥的几个发展阶段

    绍兴地处丘陵山地和河网平源的衔接地带,总地势从西南向东北倾斜,构成了三山(四明山、会稽山、天台山)、三水(绍兴中部的鉴湖水系、东部的曹娥江水系和西部的浦阳江水系)、两盆(新嵊一章镇盆地和诸暨盆地)、一原(绍虞平原)的基本地形特征。从所叙绍兴地势地貌中,可以看到河流特征,或溪流纵横,壑谷生烟,水势湍急,只能架桥而使两岸相连;或水势趋缓,支流回出,漫布在平原盆地上,非架桥设梁不能使彼此连通;或河网如织,湖泊相连,唯有架桥方可快速往返。地理环境的特点是绍兴成为桥乡最基本的原因。此外,自然环境的因素与社会发展的因素,也在客观上为发展桥梁事业提供了可能性,而运河的疏浚,更推进了桥梁的发展,特别是桥梁技术的进一步提高。

    绍兴古桥的发展,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

    1.1 春秋越国时期——绍兴桥梁的基本建设时期

    春秋时期,越国已成为列国之一,水上交通也已经相当发展。《越绝书》记载:“山阴古水道,出东郭,从郡阳春亭,去县五十里。”这条记载中的古水道,西起今绍兴城东郭门,东至今上虞市东关镇练塘村,全长约20.7千米,“这是现存的有关浙东运河的最早记载。” [1]古水道的作用一方面是蓄水排涝和灌溉挡潮用,另一方面,它的重要作用即是航运。由此,也催生了桥梁的建设。当时越国的青铜冶铸业已较为发达,特别是青铜剑铸造的技术十分精良,这一特点在绍兴的桥文化上也得到了反映,如上虞东关镇炼塘村的炼剑桥,即是以越王勾践在此铸剑而名。这座炼剑桥,经历代修建,依然保存至今。冶炼技术的发展,铁质生产工具的出现,使开采和雕琢石料的能力更强,大大推进了建筑方面对石料的多方面利用,为大量建造石桥,提供了物质条件。如果说,春秋越国前所建桥梁主要以木柱梁桥和未经雕琢的简陋石桥为主,那么,越国时期,则增添了石柱、石梁、石桥面等新构件,虽然形式比较简单,构造也没有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但已进入了桥梁的创始时期。据宋嘉泰《会稽志》卷十一载:“灵汜桥在县东二里,石桥二,相去各十步。《舆地志》云:山阴城东有桥名灵汜。《吴越春秋》:勾践领功于此。”明代骆问礼《千秋桥记》:“俗传勾践隐居句乘山,嗣君率众朝迎,即命架桥二所,曰千秋,曰万岁。”

    由于越国距今已有2500多年,年代遥远,文献少有记载,且桥梁记载多语焉不详,难以考证桥梁结构与建筑造型,但此时桥梁已作为一种最基本的建设,当无疑义。

    1.2 汉、晋时期——绍兴桥梁的创建发展时期

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建立郡县制以后,今绍兴不过是全郡二十六县中的一个山阴县,即会稽郡下的一个普通属县,由于秦始皇采取强制移民的办法以及一系列扼制越国东山再起的措施,使山阴县人口大减,城市发展处于停滞阶段,桥梁建设也发展缓慢。到了东汉,由于社会生产力得到长足发展,经济繁荣,人口增加,越国故都成为会稽郡治,城乡水利建设有了很大的进步,尤其是东汉永和五年(140),会稽太守马臻营造了鉴湖,在绍兴水利史上留下了光辉的篇章,由此也建造了众多的堰闸桥。而在集镇村落中更是出现了许多桥梁。当时,石拱建桥技术已经相当成熟,石拱桥应运而生,不仅延长了桥梁的使用寿命,还提高了结构理论、施工技术的科学水平。在这一时期,有许多桥名留存,如竹园桥、覆盆桥等,而上虞的孟宅桥经历代修缮,一直保存至今。

到了晋永嘉元年(307),会稽内史贺循疏凿西兴运河,沟通郡城与西陵(今杭州西兴)的航道,北过钱塘江,可达建康。其后,又有经鉴湖,过东小江,沿柯水抵达(今宁波)的航线,总称为浙东运河。运河横穿会稽郡,西从绍兴西郭门入城,东由都赐堰进入鉴湖。运河的开凿,使鉴湖功能得到进一步发挥,山会平原形成了一片纵横交错、稠密有序之河湖网。北部平原航运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绍兴城成为浙东航运的中心枢纽城市,大大促进了会稽郡城的经济发展,由此也带来了新一轮的桥梁建设。如目前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光相桥、谢公桥、题扇桥等桥梁,都始建于晋代,经历代重建或重修后保存至今的。汉、晋时期是绍兴桥梁的创建发展时期。

    1.3 唐、宋时期——绍兴桥梁发展的全盛时期

唐代,是中国古代的全盛时期,绍兴地区的社会生产力也在此时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运河的运输量较之前有了提高,绍兴桥梁也发展很快,而且工匠水平高超,保存至今的就有位于浙东运河绍兴段,始建于唐元和十年(815),由观察使孟简主持修建的纤道桥。这在当时是一条运河沿岸的运道塘,是桥路结合的一条石路,被称为官塘。其时,纤道桥的主要作用为纤夫拉纤用,也可用于大风大浪时船只的避风。

    “到了宋代,特别是在南宋,由于政治经济形势的改变,浙东运河的重要性与日俱增”,[2]运河在绍兴境内长300余里,贯穿了整个山会平原。诸如漕米、食盐和其他物资的运输和官商人等的往来,都依靠这条运河,而沿河堰坝设备和河道桥梁也随之增加。宋嘉泰《会稽志》所载绍兴桥梁有210座,其中绍兴府城内的桥梁有99座。宋嘉泰《会稽志》所记载的桥梁保存至今的有:绍兴市区的八字桥、小江桥、东双桥、广宁桥、题扇桥、大庆桥、景明桥、谢公桥、光相桥、火珠桥(宝珠桥)、拜王桥、锦鳞桥、望花桥、张斗桥(金斗桥)、黄泥桥(凰仪桥)、虹桥,绍兴县的西跨湖桥、阮社桥、宣桥、高桥、广溪桥,嵊州市的和尚桥、望仙桥、新官桥、浦桥,新昌县的司马悔桥(落马桥),上虞市的等慈桥、孟宅桥、望稼桥、观桥等30座。

唐、宋时期所建桥梁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在绍兴的桥梁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唐宋时期,为绍兴桥梁发展的全盛时期。

    1.4 元、明、清时期——绍兴桥梁发展的鼎盛时期

元代,“绍兴官府十分重视对运河的疏浚和维护,每当河堤崩塌、堰闸圮坏,便征调民力、物力进行修葺”。[3] “除运河外,绍兴各地政府也比较重视对境内河道的清淤和整治工作,以保持水运的畅通”。[4]明、清两代,运河和内河的疏浚维护工作依然是当地官府重点关注的工作,因而河道上的桥梁建设也在此时得到了快速发展,而且桥梁建设逐渐从实用的功能逐步向实用性与技术性、艺术性兼顾的形式发展。如位于上虞市丰惠镇建于元至正年间(13411368)的九狮桥,又名等慈桥,为单孔半圆形石拱桥,桥姿雄浑、苍老,至今保存完好,是代表元朝桥梁建筑朴实与典雅完美结合的一个典范。目前绍兴尚存多座明代桥梁建筑,如建于明正德六年(1511)的绍兴县齐贤镇花洞桥,系单孔马蹄形石拱桥,拱券为纵联分节并列砌筑,桥上雕有各种饰物;始建于明崇祯十五年(1642)的湖避塘桥工程浩大,可谓壮观。而清代桥梁更是星罗棋布、姿态万千。于清咸丰八年(1858)重建的太平桥及建于清宣统三年(1911)的泾口大桥均为拱梁组合石桥,而泾口大桥的桥拱又是国内少见的三孔马蹄形石拱桥,且两桥的桥姿之轻盈矫健、石雕之精湛完美,令人叹为观止,是绍兴古桥的精品杰作。从绍兴尚存的桥梁考证,元代的桥梁是受了宋代桥梁很大的影响,到了清代,一是对古桥进行修缮和改建,因而延长了寿命,二是提高了桥梁技术,三是发展了桥梁艺术。所以至清代,绍兴的桥梁建设已发展到了鼎盛时期。

    2.古桥型式、建筑材料与造桥技术

    绍兴水乡古桥的形式千姿百态。现据绍兴史籍文献所记及对现存的古桥考证,将古桥型式、建筑材料及所运用的技术分述如下:

    2.1 浮桥

    浮桥多数用舟,也称舟桥。舟桥以船为浮体,规模可大可小。少至三五只小船并列而成,多至连舰数十艘。绍兴至少在春秋时期即有浮桥。春秋时期越国的交通以航运为主,船是重要交通工具。“习水性,善舟楫”是古越先民的特长。《越绝书》记有勾践答孔子言:“夫越性脆而愚,水行而山处,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锐兵任死,越之常性也。” [5]越国造船业颇为发达,有戈船、楼船、翼船、扁舟、舫舟等。在江面上置并挂多船的浮桥,能直接解决两岸的交通问题。如《水经注·渐江水》卷四十云:“浦阳江水⋯⋯经剡县东⋯⋯江广二百余步⋯⋯有东渡、西渡焉。⋯⋯并汛单船为浮航。西渡通东阳,并二十五船为桥航。”浮桥多置于水面宽阔处,因架设浮桥比永久性桥梁的投资要低得多,且施工便捷,所以从古至今均被采用。在明万历《绍兴府志》中,记载钱清建有浮桥。由于浮桥横截江河,虽然便利了两岸交通,却阻碍了航道,因此浮桥往往能启闭,称为门桥,以便放行船只。但今日钱清浮桥已不存。目前,在诸暨市江藻镇、店口镇、直埠镇等地的江面上仍置有浮桥,十数艘船只横排江面,上架木梁,覆以木板,两侧以竹缆及铁链连贯,恃铁链以稳固桥身。过去常用木船组成浮桥,而今多用水泥船只代之。

    2.2 索桥及礅桥

索桥一般都架设在峡谷处。因两岸山崖较陡,水深流急,不易立柱作墩,于是就产生了索桥。古代索桥的材料有藤、竹和铁。目前,这种索桥已十分罕见。

    礅桥,俗称矴步,一般都设在山区,横跨溪滩,如新昌县澄潭镇左于村的礅桥,全长63.30米,共置111礅,每礅相距0.35米左右。礅桥简单且经济,水浅时,以此代桥,可解行人涉水之苦。

    2.3 木梁桥

古时的绍兴,人们为方便交通,节材省工,往往在河上架设木梁桥。木梁桥可分为木梁柱桥、石墩木梁桥和木撑架桥三种类型。绍兴人俗称其为木桥,并根据桥梁的体量,直呼其“大木桥”或“小木桥”。后虽以石桥代替木桥,但桥名却沿其习惯称呼而不曾改变,如绍兴城区、东浦、华舍等地的“木桥”却属此类情形。而有些木桥则一直保存至今,分述如下:

    2.3.1 木梁柱桥。由于这种梁桥构造比较简单,且木材多见,因此木柱木梁结构较为普遍,但这种梁桥,不耐风雨侵蚀和洪流冲击,使用寿命不长。绍兴现存的木梁柱桥有新昌县东茗乡的石下坑桥、澄潭镇的棠村桥、棠东木桥、新林乡的查林木桥等,这些木梁柱桥始建于清道光年间,后屡毁于洪水,代有修建。如棠村桥,桥全长95.50米,桥面宽0.80米左右,孔高2米,为24孔木梁柱桥,每桥孔之间均用两支圆柱形木梁作为撑脚,与桥面成八字形,以增加桥柱稳定及抵御水流的冲击。全桥用铁链缠绕各桥柱、横梁,使桥更为坚固。

    与木梁柱桥相似的有以全竹构建的竹桥,往往就是取材,方便灵活。现今在绍兴山区仍可见到这种竹桥,如在新昌县小将镇芹塘村,我们就见到了多座这种竹桥,一头架于村民入屋口,一头架于对岸,构造用竹篾绑扎,竹钉楔合,桥面用粗竹席铺成。远远望去,数座竹桥整齐排列,极有趣味。

    2.3.2 石墩木梁桥。使用石墩木梁桥,较之木梁柱桥更为牢固。在农村山区尚可见到。如建于清道光年间的新昌县东茗乡东岩头桥,即为5孔石墩木梁桥。桥全长25.70米,桥高1米,桥面为宽0.40米至0.60米不等的木板,桥墩为6块磐石,桥墩沉稳、厚重,整座桥给人一种新奇独特、原始粗犷的感觉。绍兴县稽东镇的廿里牌桥,也是石墩木梁桥,桥墩用块石砌置,桥梁系圆柱形木梁,桥面为厚石桥。绍兴县华舍街道的后殿桥,是石墩木梁廊桥,桥墩为石体式桥台,桥梁为8根圆柱形木梁,平铺木板,上建木结构阁楼。石墩木梁桥现在绍兴已留存不多。

    2.3.3 木撑架桥。重建于清宣统元年(1909)的新昌县巧茗乡上三坑村的风雨桥,即是一座单孔木撑架桥。桥长15.60米,桥面净宽4.75米,桥高5.20米,拱高3.75米,桥跨径10.70米,桥面两边置木栏板,桥上建有凉亭。桥面以下,横截面中共5根木梁,以5组八字撑支承;中间三根梁在桥的中间,下嵌短木,两侧再以较平坦的人字撑撑住,以增加中间支点,边梁荷载较轻,中梁荷载较重。这种桥能改善长木梁的受力条件,布局巧妙,结构简单,受力明确。目前,在绍兴已很少见到木撑架结构的桥梁。

    2.4 石梁桥

    2.4.1 石梁石板桥。这种桥的结构最为简单,桥的上部结构有石板、石梁和梁板结合三种。梁板结构又有两种,一种为石梁上面铺石板;另一种是将石梁凿成边角,上面嵌以石板。在绍兴水乡地带,这种桥型最为多见,常建于河道较为狭窄的城河或乡镇(村)河中,如市区的望花桥、景宁桥、龙华桥、纺车桥、张马桥、塔子桥、西板桥;绍兴县的梅津桥、迎川桥、化龙桥、锦川桥、大吉桥等,均为江南典型的单孔石梁桥,可谓比比皆是,由此也构成了绍兴“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景观。

    2.4.2 石梁石柱桥。在绍兴,石梁石柱桥的形式比较多见,而且起源甚早。保存至今最早的是宋代,以清代为最多。石梁石柱桥以并列石板为柱。如东湖的霞川桥,东浦镇的大木桥、兴福庙桥、中兴桥、庙桥,马山镇的运济桥,斗门镇的万新桥,绍兴县内的益寿庄桥、永安桥、五眼闸桥、三眼闸桥、兆嘉庙桥、华封桥、古大木桥等。

    2.4.3 石梁石墩桥。绍兴尚存的石梁石墩桥的数量比较多。桥墩通常有两种形式,一种为分水尖,一种为平首方型。分水尖的桥墩常采用石壁墩,一般建于水势湍急的江面或溪滩中,桥墩迎水面设分水尖,是为了分解水流对桥墩的冲击力。如绍兴县的天保桥、永济桥、廿里牌桥,嵊州市的望仙桥、新官桥、品济桥、华灵桥,新昌县的南溪桥、黄潭坑桥等。而水势较为平稳的地方,桥墩则多采用平首方形实体石墩。如越城区东浦镇的画桥、横泾桥,皋埠镇沈江村的念眼桥,斗门镇的永安桥,绍兴县安昌镇的朱公桥等。建于清乾隆年间的荷湖大桥,4孔为实体石墩,6孔为石排桩式组合桥墩,两排石排桩之间搁置石梁,组合成宽墩,有些外面还加框。孔孔不同,墩墩各异,其造型独特,为其他桥梁罕见。

    2.4.4 石伸臂梁桥。石伸臂梁在石建筑中称为叠涩。石伸臂在桥台或桥梁上挑出,在一定的梁长之下,可增大桥的净跨。如重建于清光绪六年(1880)的绍兴县稽东镇万缘桥为6孔石伸臂梁桥,桥全长46.50米,桥面宽2.45米,桥高3米,桥墩设分水尖。桥横跨溪滩,气势雄伟,极有力度。稽东镇尚有桥长40.505孔的永济桥和桥长243孔的廿里牌桥,均为石伸臂梁桥,同为清光绪年间建造。嵊州市崇仁镇的5孔马仁下桥、金庭镇的3孔济渡桥等也为石伸臂梁桥,桥墩两边挑出,犹如伸开的臂膀。石伸臂梁桥在绍兴古桥中已不多见。

    2.5 石拱桥

    拱桥是在墩台之间以拱形的构件来作承重结构的,拱形构件既受压又产生水平推力,且常以受压为主。绍兴古代拱桥中,有竹拱桥、木拱桥、石拱桥,这些建筑材料中,当数利用天然石料建造的拱桥,保存最为长久,且材尽其用,十分合理。绍兴的石拱桥施工考究,用石较好,建成后百年甚至数百年屹立不坍,而且载重潜力很大。如始建于唐代,重修于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位于绍兴市区内的拜王桥,早几年常见有载重汽车从桥上行驶,市区的东双桥和皋埠镇的永嘉桥,则是稍作改造后,作为机动车道上的桥梁。

    在绍兴,石拱桥极为普遍,构造品类繁多。古代绍兴各地的桥工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建造出了不同风格、不同形式的拱桥,总体来讲,水乡的拱桥雅致轻巧,山区的拱桥粗犷厚重。但这些拱桥在建造理论、构造细节、施工方法和桥梁艺术等方面都有独到之处。我们将石拱桥分为折边拱和曲线拱两种类型。

    2.5.1 折边石拱桥。在拱桥的各种构造中,折边拱是一种特殊的类型。拱有折边演进之说,由折边而演进为曲线拱,即边数愈多,愈接近圆弧形拱。绍兴是古桥之乡,集中了全国稀有的古石桥,而折边石拱桥,也是独多于绍兴。

三折边拱。在绍兴现有古桥中,三折边拱比较多见,而且均为实腹三折边拱,即在斜撑石和岸路之间,填充片石、块石或条石,其顶面成阶梯、坡道或平桥面。三折边拱有单孔和多孔两种类型。如建于清代的绍兴县柯岩街道州二村的广居桥、蓬山村的蓬山洞桥,建于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的张溇村云梯桥,始建于宋朝的嵊州市浦江镇的和尚桥、建于清光绪二年(1876)的竹溪乡太平桥等,都是实腹单孔三折边拱。多孔三折边拱桥集中分布在诸暨市,建于清以前最长的多孔三折边桥为陈蔡镇的清潭桥,桥全长27.20米,为4孔三折边,梁石与撑石交角处有横向联系的条石。建于清代的3孔三折边桥有陈蔡镇的下吴宅桥、马剑镇的破溪桥、东和乡的镇宅桥、燕山桥。双孔的有青山乡的祠堂桥、东和乡的紫山桥、善济桥、太平桥,牌头镇的梅溪桥。建于民国12年(1923)的诸暨市大唐镇金家村的溪园桥是目前全省全长的多孔三折边石拱桥,桥全长145米,共15孔,全桥规模恢弘,气势非凡。多孔实腹三折边拱都是重型厚墩。三折边拱构造简单,制作架设容易,且经济耐久,说明当时建桥者已对三折边的结构力学和构造有了深刻的认识。

五折边拱。在绍兴,至今保存完好的五折边拱石桥有7座:市区鲁迅西路南侧的拜王桥,宋嘉泰《会稽志》载:“拜王桥,在狮子街,旧传以为吴越武肃王平董昌,郡人拜谒于此,桥故以为名。”现桥为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知府李铎重修;此外,还有建于清代的越城区府山街道鹅境村的陟望桥;建于明正德十六年(1521)的越城区皋埠镇的永嘉桥;建于民国19年(1931)的越城区稽山街道永胜村的红门桥;建于清代的绍兴县柯岩街道丰二村的外山桥;建于明代的绍兴县福全镇王七墩村的王七墩庙桥。建于清康熙丁亥年(1707)的上虞市东关街道湖村的青云桥。

七折边拱。这种类型的古桥全部集中在绍兴,为国内仅有。尚存的七折边拱桥有6座:位于市区广宁桥直街的广宁桥,宋嘉泰《会稽志》中已载有此桥,故桥建造的年月当早于1127年,该桥于明万历二年(1574)、清康熙三年(1664)重修;位于市区城市广场西南侧的宝珠桥,宋嘉泰《会稽志》和清嘉庆《山阴县志》均有记载,桥于明嘉靖十四年(1535)重修;位于市区西郭门的迎恩桥,建于明天启六年(1626);位于市区新河弄西端的谢公桥,始建于后晋,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重修;位于绍兴县夏履镇莲东村的新安桥,始建于明代;位于上虞市道墟镇长溇村的祥麟桥,明崇祯年间重建、清光绪癸未年(1883)重修。五折边拱和七折边拱都是实腹拱,拱券的排列采用纵联分节并列的形式。五折边拱的底边与水盘石相交接有斜置和垂直两种,七折边拱的底边均为斜置。五边形、七边形石桥一般比曲线拱桥省料,工艺简单,石料的加工精度也较低。折边拱桥底边石条斜置,可以增加条石与条石结合处的抗弯能力和全桥的稳定性。

    2.5.2 曲线石拱桥

    绍兴古石桥中,曲线拱的拱轴线大致可分为半圆拱、马蹄拱、圆弧拱、悬链线拱等多种,拱券的砌筑方法有纵联分节并列砌筑、纵联砌筑、分节并列砌筑、框式纵横砌筑、乱石(卵石)砌筑等。曲线石桥往往比折边石拱桥要坚固。绍兴古石拱桥中,筑桥者将诸拱轴线形和各种砌筑方法进行巧妙、合理组合,再加上变化多端的拱上建筑、墩台形式、桥跨布置、建筑装饰和栏杆式样,使曲线拱桥的造型多种多样。

    半圆形石拱桥。半圆形石拱桥有单孔和多孔两种。

    单孔半圆形石拱桥。绍兴石拱桥以单孔半圆形居多。汉代的半圆拱桥今已绝迹。始建于晋代的单孔半圆形石拱桥有市区的题扇桥和光相桥。现保存的题扇桥系清道光八年(1828)重修。桥拱为纵联分节并列砌筑,桥上有龙门石刻。桥面、栏板与拱券几乎是同一圆心的圆弧,为绍兴石拱桥中所少见。光相桥拱券为纵向并列砌筑,在明隆庆元年(1567)和清乾隆、嘉庆年间均重修过。宋嘉泰《会稽志》有记,目前桥名依旧的单孔半圆形石拱桥如市区的小江桥、东双桥,拱券系分节并列砌筑;重建于明代的绍兴县融光桥,跨浙东运河,古纤道从其南侧桥堍拱脚内穿越而过,拱券为纵联分节并列砌筑。市区的大庆桥、金斗桥、虹桥,绍兴县钱清镇的广溪桥和夏履镇的宣桥,拱券亦均为纵联分节并列砌筑;上虞的等慈桥、新昌的皇渡桥,拱券为横放并列砌筑;新昌的落马桥,拱圈系用不规则石块砌筑。

    连续多孔半圆形石拱桥。到了元、明、清时,出现了多孔半圆形石拱桥,双孔的半圆形石拱桥如诸暨的太平桥、凤涧桥、三多桥、媲美桥、崖下桥,嵊州市的天保桥、万年桥等。3孔的如东浦镇的泗龙桥,拱券为纵联分节并列砌筑,桥墩构造为薄墩。新昌县儒岙镇王渡溪村的乐取桥,桥墩构造为厚墩。始建于明嘉靖年间位于诸暨市枫桥镇的五显桥及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位于诸暨市枫桥镇的永宁桥,拱券均为纵联分节并列砌筑,桥墩构造为厚墩。始建于清代,位于上虞市岭南乡的广济桥和重建于清咸丰十年(1860),位于新昌县沙溪镇的大庆桥,拱券为纵联砌筑,桥墩构造为厚墩。到了清末民初,还出现了5孔半圆形石拱桥。如嵊州市北漳镇的金兰桥,全长84米,桥面净宽4.40米,拱券为纵联砌筑,全桥气度宏伟,风格古朴典雅。

    马蹄形石拱桥。马蹄形石拱是明显大于半圆的拱,拱的夹角一般在200度左右。而夹角大到240度时,则称之显马蹄形。绍兴的马蹄形石拱桥,其拱券均为纵联分节并列砌筑,是明、清石拱桥常用的拱券砌筑方法。马蹄形拱也分为单孔和多孔两种类型。

单孔马蹄形拱。宋嘉泰《会稽志》有记,目前桥名依旧的单孔马蹄形石拱桥有市区的锦鳞桥、凰仪桥(黄泥桥),东浦镇的高桥,绍兴县的阮社桥等,建于清代的越城区福庆桥也是单孔马蹄形石拱桥。

    连续多孔马蹄形石拱桥。连续多孔马蹄形石拱桥,造型优美,为其他地方所罕见,绍兴有连续3孔的薄墩马蹄形石拱桥,如东浦的新桥,柯桥的接渡桥和陶堰镇的泾口大桥等。

    全市有20余座马蹄形拱古石桥。主要分布在市区、绍兴县水乡地带,仅在越城区东浦镇就有7座,将近占总数的三分之一。从建筑学的原理来讲,在同一河道及相邻河道,采用基本相同的造型,应是符合类学和同的原则。

圆弧形拱桥。圆弧拱取圆周上小于半圆的弧段,即拱中角小于180度。拱高与拱跨的比值愈小,拱形愈扁,拱的推力也越大。嵊州市有数座圆弧形石拱桥,如建于明天启年间(16211627)的下王镇庵山桥,桥跨径12.50米,拱高3.70米;建于清同治八年(1869)前的崇仁镇石门村三连桥,桥跨径8.50米,拱高3米;建于清道光八年(1828)的北漳镇东林村龙亭桥,桥跨径6米,拱高3.50米,桥拱与两端墩台相接点不在一水平线上,两端上下相差0.80米左右。由于有天然巨岩作墩,加之结构合理,全桥有稳如磐石之感。

    悬链线拱桥。绍兴现存的椭圆形拱桥和悬链线拱桥不多见。这类桥主要是以较大的净跨得较矮的净高。嵊州市谷来镇的玉成桥,桥全长37.30米,桥面宽5.10米,桥高6米,拱高4.80,桥跨径12米,属于准悬链线拱桥。拱圈用块石干砌,上游侧设有导流雁翅,拱顶平坦。全桥造型朴实无华,柔和悦目,桥建于清道光十六年(1836)。新昌县拔茅镇桃树坞村的迎仙桥,桥全长33.20米,桥面宽4.40米,桥高8米,拱高7.10米,桥跨径14.70米,拱券用乱石砌筑,其上部呈悬链线型,桥于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重建,是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裸拱桥。是指无拱上结构,仅有拱券的拱桥。绍兴原有数座裸拱桥,现仅保存嵊州市北漳镇任坞村的永昌桥,为单孔半圆形,桥长5.60米,桥面宽2.20米,桥高3.30米,拱高3米,拱券为纵联分节并列砌筑。

    多孔并列石拱桥。是指将桥高、跨径、造型相同的数座石拱桥并列组建成一个整体,成为一孔的石拱桥。这种桥型在绍兴仅发现两座。一座是建于清咸丰元年(1851),位于嵊州市北漳镇任坞村的福德桥,系由5座高度、跨径均相同的半圆形石拱桥并排组成。桥高3.20米,拱高2.50米,桥跨径5.70米,5座桥的桥面宽分别为4.30米、3.70米、3.70米、3.70米、3.70米,从桥孔中观望,五座桥的拱券均为横放并列砌筑,每座桥间隔一拳左右,从桥面细察平整无缝,浑若一体,整座桥的桥面净宽达到20米,桥上一头置有戏台,另一头建有庙宇,桥面两侧为看楼,庙宇中立有捐建桥台石碑。另一座是建于清道光十九年(1839),位于诸暨市店口镇大山坞村的永宁桥,由高度、跨径相同的3座半圆形石拱桥并列组建而成,桥高4.40米,拱高3.75米,桥跨径4.50米,桥拱券由乱石干砌而成。三桥拱券的接缝处明显,但桥面无隙,犹如同一座拱桥,整座桥的桥面净宽达到8米。并列石拱桥,使整座桥的桥面净宽增加,便于桥上搭建所需建筑物或设立集市。

    古代的桥工石匠对于石拱桥的造型设计、构造工艺善于灵活应用,敢于标新立异,使石拱桥的造型巧思迭出,多种多样。

值得一提的是在绍兴的曲线石拱桥中,有相当的拱桥是完全用不规则的乱石或卵石干砌,且百余年不圮,多见于山区。如新昌县的落马桥、如意桥、岙口桥,嵊州的双喜桥、狮岩坑桥、强口桥,诸暨的安言桥、新唐洞桥、永安桥等,这些不规则石块或卵石几似随手拈来,经桥匠精工搭配,妙手砌筑,便能互相准确咬合,砌出具有一定跨径的石拱桥,拱体稳固坚实,造型粗犷自然,野趣横生,实用经济,和城镇的石桥形成强烈的反差。如诸暨市西岩乡黄坑村的过东桥,是单孔乱石拱桥,桥高5米,拱高4.10米,桥跨径8米,桥如一架飞虹,俊逸兼雄浑,桥下水流湍急,水声鼎沸,使桥更显稳重、沉着。整座桥全部用乱石砌筑的双孔连拱桥有新昌县城南乡西坑村的双连桥,桥全长16米,桥面宽2.80米,桥高5米,双孔为一大一小,大孔呈半圆形,桥跨径5.40米,小孔狭长,呈门洞形,桥跨径3.70米,桥台筑在天然大岩石之上,桥的造型非常独特,粗犷而不失趣味。

    2.6 组合式桥

    2.6.1 拱梁组合桥:在绍兴古桥中,拱梁组合桥全部集中在水乡地带。这往往是根据河道通航的需要。拱桥便于高大的船只通航;梁桥则较拱桥低矮,所设的孔一般专为小船航行和排水考虑。拱桥为3孔的拱梁组合桥有:泗龙桥,纵跨青甸湖与鱼渎江之间的水道之上,拱桥为3孔半圆形连拱,中孔高3.25米,跨径5.60米,两边孔高2.65米,跨径4.50米,拱桥南端落坡处接16孔平梁石桥,属于拱桥对称型。接渡桥,东西横跨鸡笼江,中间3孔为马蹄形连拱,中孔高4.20米,跨径7米,两边孔高3.90米,跨径6.20米,拱桥两边各接2孔石梁桥,第一孔支撑于拱桥桥墩挑梁条石上,如在拱桥中延伸,全桥均匀对称。螺山桥,拱桥为3孔半圆形,大小不一,中孔高5.95米,跨径10米,两边孔高分别为3.65米、3.75米,跨径分别为6.55米、7.30米,拱桥西首接七孔梁桥,梁桥全长为33.50米。全桥均不对称。泾口大桥,横跨浙东运河,拱桥为3孔马蹄形连拱,3孔拱高均为4.35米,中孔跨径为6.70米,边孔跨径为6.60米,拱桥南端落坡处接3孔石梁桥,孔高均为2米。

    拱桥为单孔的拱梁组合石桥有:秦桥、太平桥、荷花桥、西跨湖桥。其中的秦桥造型均匀对称,而太平桥、荷花桥、西跨湖桥,则为不对称型。

    2.6.2 堤梁组合桥:这是一种非常经济、安全的桥梁杰作。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在两座梁桥之间中间设堤,使来往船只可分别左右航道,避免碰撞。如东湖镇永宁村的万寿桥,俗称蜈蚣桥。另一种是在梁桥落坡处设堤直接于岸相连,可避免再筑桥设墩,减少工程量。这种做法既不影响船只通航,也便于行走,如越城区斗门镇禹陵村的长溇桥,绍兴县钱清镇的渔后桥、崇福桥等。

    2.6.3 闸桥:桥与闸组合即为闸桥。绍兴为水患地带,历代都比较重视水利建设,因而闸桥也较早出现。《水经注》是现存记载鉴湖的最早文献:“渐江又东北得长湖口,湖广五里,东西百三十里,沿湖开水门六十九所,下溉田万顷,北泻长江。”[6]这里的“水门”,是鉴湖涵闸建筑,既用于湖水蓄泄,而又是湖堤上的桥梁。鉴湖涵闸系统分为斗门、闸、堰三种,这些水门,在鉴湖湮废以后失去了启闭蓄泄的功能,但它们大多仍具桥梁的作用。桥与闸结合,上可通道,下可通水,在每个闸(桥)墩上凿有两条深槽,大水泛滥时,在槽中插木板,中间填土,建起闸门,阻止洪水通过桥洞,使桥下游及附近渚湖、农田大受其利,同时又可节水。如当年作为鉴湖蓄泄枢纽的玉山斗门,至今仍是一座桥梁。又如建于明嘉靖十六年(1537),位于绍兴斗门镇的三江闸桥,闸高33尺,长46丈,有28个洞闸,桥上架梁可以通行。三江闸在建成的数百年中,对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起过重要的作用。闸桥建筑在绍兴县也可见到,如绍兴县齐贤镇的五眼闸桥与三眼闸桥,桥始建于宋代,以前为出海江闸,现闸桥上槽痕依然清晰可见。

    2.6.4 桥渠:桥与渠组合即为桥渠。嵊州市石璜镇三溪村的永福桥,系单孔半圆形石拱桥,横跨三溪江,桥高8.70米,拱高7.60米,桥跨径14.30米,桥面宽5.70米,桥面中间建有水渠,两侧可走行人。桥随功能而变化,显示了桥匠的聪明智慧。

    2.6.5 亭桥、廊桥:桥上设亭或廊,便于行人歇足,或避风躲雨。如市区西郭的会龙桥,为一座石梁式廊桥,桥廊石柱上刻有桥联:“亭旁钟山望月俨同望海,桥临鉴水会龙即是会源。”会稽山36源之水曲折北流,其一源到此处与运河水相汇,此联形象地点出了会龙桥的地理位置,因而桥又名会源桥。此外,越城区东湖镇则水牌村的跨龙桥,越城区斗门镇后横村的水阁桥,绍兴县柯桥街道的信公桥,绍兴县华舍街道的后殿桥等,都或是亭桥,或是廊桥。

    2.7 特殊桥型

几千年来,历代人民以自己的勤劳智慧在湖泊河网之上架起了一座座巧思迭出、造型各异的桥梁。虽然桥梁创建年代互有先后,但基本桥形大致相同,都是跨河而筑,沟通两岸。而绍兴的纤道桥和湖避塘桥则是顺河而建,其特殊的造型和功能,在中国桥梁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研究价值。

    纤道桥,位于浙东运河绍兴段,始建于唐元和十年(815)。纤道桥又名官塘、运道塘,为桥路结合的水边古道,是古人行舟背迁的通道,又是来往船只躲避风浪的屏障。连绵百余里,自东而西穿越绍兴全境。目前作为重点保护的是太平桥至湖塘板桥一带运河上的两段,共计880米左右。有桥孔261个,为石板石墩组成,桥面用三根条石拼成,宽1.5米左右,桥墩用条石干砌,墩厚1.5米,桥底接近水面。为便于船只往来和躲避风浪,纤道桥上每间隔里许便建有一座石拱桥或石梁桥,高低错落,姿态各异。从远处观望,纤道桥平铺水中,宛如一条飘带蜿蜒伸向水天极目处。清清的运河水,悠悠的乌篷船与古纤道形成一个完美的景观。古纤道历史悠久,形制独特,国内罕见,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湖避塘桥,位于镜湖新区湖上,呈南北走向,全长3.5千米。湖是绍兴平原最大的天然淡水湖,也是水上交通要道,湖面辽阔,“舟楫往来遇风辄遭覆溺”。明天启年间,遂始建避塘,清咸丰元年(1851)重建,避塘建成,形成外湖内湖,俗称外湖内河。内湖河面宽仅20米左右,无风浪危险。避塘桥塘身系条石实叠砌筑,塘路曲折,避塘上建有石桥6座和石亭一座,以调剂水源和舟只通行。一遇风浪,外湖船只过桥洞进入内湖沿避塘行驰,可保安然无恙。避塘桥风格古朴,构作粗犷,至今保存完好,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3.古桥建筑艺术

在世界桥梁发展史中,中国古桥以其鲜明的特点而自成体系,绍兴古桥更是集桥梁艺术之精华,使桥的功能日趋完善,造型更为悦目。所谓桥梁建筑艺术,应是技术与美学的结合,是一种和谐。绍兴的众多古桥既是技术上卓越的典范,亦是富有美感与情趣的杰作,有的气势雄浑,有的典雅轻盈,有的粗犷原始,有的精美矫健,它们形象的本身就摇曳着艺术的风姿。绍兴古桥在艺术上的成就实例,值得探讨和研究。

    3.1 桥梁主体和环境

桥梁是人类的创作,是服从交通的需求,它虽处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和环境之中,但不是孤立于世的实用与艺术的建筑物。桥梁主体形象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它从布局、造形、用材、装饰等诸方面,体现了人类很多积极的思想因素。桥型的选择,取决于功能、技术、材料等因素,不同的桥型结合所处的环境,更衬托出桥的姿态,使人陡增联想,享受到一种艺术之美。

    3.1.1 同一布置。常指桥梁跨径基本相等的多孔梁桥或拱桥,这种桥型比较单纯朴实,常筑于河道较开阔之处。在同一布置中,拱桥的外观形象优于梁桥。如越城区东浦镇上的3孔马蹄形连拱的新桥位于镇中老街的河面上,由于此处为软土地基,承载力低,水流较为平稳,桥匠因地制宜,建造了3孔薄墩联拱的桥梁,不仅减轻了墩上结构重量,而且造型轻盈秀美,与老街两侧沿河木楼长廊相得益彰,极具南方水乡特色。东浦镇街河上的大木桥则是三孔平梁石桥,外观简洁朴实,原为木桥,后改建为石桥,但桥名一直保存至今。在同一布置中,拱桥的造型与梁桥相比,线条更为柔和、外形更为美观。

    3.1.2 主从布置。这种桥型主题突出,视线有起有落。由于这类桥型由主桥和副桥组成,桥身较长,因而筑于宽广的河面或江面之上。主桥便于高大的船只通行,副桥主要起着排水的作用。如越城区小南池村念眼桥,桥横跨鸿雁滩,江面宽阔,碧波涟滟,桥全长133.65米,主桥为2孔石梁桥,桥孔高2.50米,副桥为15孔石梁桥,桥孔高1.25米,桥孔随坡变化,自岸向桥中由小而大,达到其“顶峰”,然后又由大而小,再次及岸。远观此桥,恰似长龙欲飞,十分壮观。越城区东浦镇的泗龙桥,主桥为3孔半圆形石拱桥,拱桥的主孔高3.25米,两边孔高2.65米,拱桥南端落坡处接16孔平梁石桥,孔高为0.95米至1.25米。主桥与副桥的高差十分明显,突出了主体形象的美。

    3.1.3 起伏布置。这是一种阶段式的桥面起伏,而桥孔也随之起伏,使欣赏与过桥者获得渐次跃进的旋律。最典型的是横跨浙东运河的太平桥,主桥为单孔半圆形石拱桥,副桥为8孔石梁桥。主桥的北端落坡处接3孔逐级下降的石梁桥再与5孔平梁桥相接,拱桥南端落坡处设平台再折向西侧下桥。全桥造型别致,桥型起伏,极富韵味。

    3.1.4 曲折布置。此类桥型的曲数多为成单,取《易》乾阳刚之数。如绍兴县福全镇徐山村的古虹明桥,为“Z”形三曲11孔石梁桥,桥全长55.20米。这种曲折布置,使桥型蜿蜒成趣。

    3.1.5 灵活布置。绍兴有多座八字桥即是这种灵活巧妙布置的代表。如:绍兴市区的八字桥是筑于3河汇合处,兼跨3河,与3条道路相衔接的梁式石桥,主桥净跨4.80米,孔高4.15米,桥东沿河道向南北两方落坡,西端又从西南两方落坡,就地形而建成八字形桥。全桥造型古朴明快,布局灵活巧妙,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城市桥梁。站在桥上眺望,但见周围民居粉墙黛瓦,鳞次栉比,南北百米之遥有东双桥,广宁桥与其相互烘云托月,更显古韵悠悠。

    绍兴县齐贤镇的八字桥是因3座单孔石梁桥的位置状如八字形,故名。主桥通运河主航道,两侧平梁石桥分别通左右两边航道,3桥布局对称,造型同一,给人一种非常和谐的美感。

    上虞市丰惠镇的八字桥是因通济桥与望稼桥的平面布局犹如“八”字而得名,通济桥为单孔半圆形石拱桥,望稼桥为单拱圆弧形石拱桥,一大一小两座拱桥,犹如“八”字笔画中的撇、捺,横跨两条河道,桥的造型轻盈美观。如此别出心裁的布局,使古老的丰惠镇透出一股俊灵之气。

    诸暨市东和乡的八字桥也是因两座单孔石拱桥的平面布局成八字而名,两座石拱桥的拱券均用乱石砌筑,券板正中刻有“道光八年二月吉旦立周尧升九公重建”等字样,这种由两座单孔乱石拱桥形成的八字桥,在绍兴实属罕见。桥周围青山叠翠,古树参天,桥下水势平稳,悄无声息。粗犷原始的八字桥置身于这风景幽邃之处,使人疑是回到了远古时代。

    三接桥也属于灵活布置。如越城区城南街道栖凫村的三接桥,建于三叉河口,一桥而通三岸,桥面布置成丫形。桥梁形式姿态自然,妙趣横生。绍兴古桥中原有五接桥。宋嘉泰《会稽志》记有:“五接桥在府城东南。”今惜已拆除。

绍兴的许多古桥随地理位置、周边环境不同,随之而异,各臻其妙,这种不同形式的布置,使人感悟到桥梁艺术的魅力。

    3.2 桥梁装饰

    绍兴古桥的石作雕刻装饰,主要在桥栏、龙门石、桥墩顶尖、间壁和长系石、桥面、拱券脸等,为桥上和水上所能驻瞻的部位。

桥栏包括栏板、望柱、抱鼓等部位。栏板有实体栏板和漏格栏板两种。望柱间隔置于栏板之间,略高于栏板,望柱头则作为雕饰部位。抱鼓常置于栏板末端,有卷花抱鼓、太极抱鼓、海口抱鼓等多种。龙门石或顶盘石:是指石拱桥桥拱内正中的一块巨石,它使拱券各部分更加贴紧,增加压拱的力度。石工巧匠常在龙门石或顶盘石上,精雕细凿,一显身手。当船只行驶到桥洞,抬头上望,即可见龙门石上或顶盘石上的各种雕饰,细细观赏,趣味无穷。长系石和间壁石:长系石架设在拱中的线两边对称的部位,能限制拱券变形,使拱券更加坚固,长度略比桥宽,伸出端的长系石头部常作艺术雕刻处理。长系石下端垒砌的一条长石为间壁石,常见雕刻各种诗联。桥墩顶尖:在水势湍急之处架设桥梁,桥墩迎水面常砌筑成尖形或船形,有的前尖稍高,有挺立破浪之势,其作用在分解水流的撞击力。

    从艺术观点看,一座朴实无华的桥梁,在适当部位加以雕琢装饰,使其主体增强了艺术的外观形象,也使桥梁更具魅力。

绍兴古桥中,绝大部分装饰刻画的是龙、狮、凤、马、狗、羊等动物,也有将宝瓶、葫芦、莲花、灵芝、卷草等作为雕琢题材,其构图精致,功力不凡,形式美丽,韵味无穷,堪称艺术宝库中的精品。

    龙:在古桥的装饰内容里,龙占了很大的比重。传说中的龙是水族之王,故人们在桥上刻龙以镇压水族。在古桥的龙门石、顶盘石上常可见到各种姿态的龙的雕饰。如广溪桥的龙门石刻的是一幅行走中的龙,龙体雕刻得极为细致,龙头、龙须、龙足、龙爪,就连龙身上的片片鳞甲都雕刻得十分清晰;太平桥、待驾桥龙门石中的龙,张嘴露牙,眼珠突出,威风凛凛。其他如谢公桥、宝珠桥、太平桥、吉安桥等龙门石中,均有龙形浮雕。

    在龙门石刻中,我们也可见到其他雕饰,如大木桥、广宁桥、阮社桥上的“鲤鱼跳龙门”,花浦桥上的“丹凤朝阳”,行二桥、华春桥上的“猴子嬉戏”,泾口大桥上的“老马识途”等,也有的桥梁上有多块龙门石,雕有多幅图案,如茅洋桥、宣桥上的“丹凤朝阳”、“鲤鱼跳龙门”、“双龙戏珠”等。

    龙的装饰还较多地用于长系石头部和桥墩顶尖上,如华春桥、待驾桥、泾口大桥的龙头长系石,凤涧桥的桥墩尖部龙头雕刻等。

狮:狮以凶猛著称,它的形象自然表现出勇猛威武之势。用狮子守桥,其意在借助狮子的威力。但是从古桥装饰中的狮子来看,它们的形象却很多样,既有凶猛的,也有温驯的,狮子的形象千姿百态,不拘一格。如迎恩桥望柱上端置有6只形态各异的石狮,或怀抱小狮,十分温驯,或脚踏绣球,顽皮可爱;廿里牌桥三个桥墩尖部各置一头石狮,中间一头石狮匍匐在地,昂首仰望,两旁石狮各做蹲伏,虎视眈眈,凶猛无比。雕刻者将狮子张开的大嘴、突出的眼珠、清晰的毛发、威武的神态表现得淋漓尽致,足见其巧夺天工的高超技艺。

    象:新昌皇渡桥望柱上端置有狮、象等饰物。象是陆地上最大的哺乳动物,力大于狮,性情温驯,可以驾驭。佛教以狮为文殊坐骑,象为普贤坐骑,以示佛法无边,力大无穷。在桥上置象,含有吉祥平安之意。

    在桥墩顶尖部除了设置龙、狮、象等镇桥之物外,也有用其他装饰物的。如嵊州市谷来镇的万年桥,其桥墩顶尖部置有八边形小石柱,石柱头部为葫芦状,石柱遍身刻有“南无天神菩萨,南无青除灾菩萨,南无赤除灾菩萨,南无白定水菩萨”等字,以降水邪。

    在古桥装饰中,不但采用动物的形象,而且还采用多种植物花卉的形象,最常见的植物是莲荷,莲荷在装饰中的广泛应用不仅因其形象之美,更由于莲荷所具有的思想内涵,同时这也与佛教经义有关,莲荷含有向佛向善,普度众生之意。莲荷多被雕饰在望柱头部和栏板上,如大庆桥、凰仪桥、题扇桥、杨浜村洞桥等望柱头部均雕有覆莲,新昌皇渡桥望柱头部既有狮象又有莲荷的雕饰。在长系石头部、栏板等地方也多见莲荷的图案。葫芦、折杖花等也是望柱头部的装饰物。绍兴县福全镇的古虹明桥在桥面石板上刻有浮雕卷草纹图案一幅,为其他桥梁所少见。而桥上栏板更成了石匠再现技巧的对象。如存德桥的栏板东侧雕有双龙及麒麟,栏板西侧雕有双狮戏球,太平桥、泗龙桥、泾口大桥、华春桥等栏板上雕有宝莲瓶、各种花卉、盘绦纹、博古等图案,华丽而绣美,抱鼓石上也多见各种精湛别致的雕刻,令人百看不厌,赏玩无尽。

    绍兴古桥装饰既具有中国传统雕刻的深邃魅力,又体现了浓郁的地方特色,是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宝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4.结语

    浙东运河的所在地区,郦道元曾将其描述为“万流所凑、涛湖泛决、触地成川、枝津交渠” [7]。而作为水乡绍兴,境域内更是桥梁遍布,类型众多。历代创造性的桥梁精品杰作,反映了绍兴各个历史时期社会情况、生产力水平、桥梁技术发展的状况。尽管古代造桥者对桥梁内在的结构原理、外在的水文、地质与桥梁之间相互关系的阐述不如现代人系统和完整,但他们却在实践中具体应用了这些原理,在建桥过程中完善和发展了一系列建桥技术,其中就有许多超时代的杰出结构。许多古桥在经历了千百年天灾人祸的长期考验后,至今仍然发挥着应有的功能。绍兴古桥以其悠久的历史、高超的技术、精湛的雕饰和巧妙的布局而闻名于世。国际权威刊物法国《工程桥梁》杂志于20051月以“中国浙江绍兴古桥”为题介绍了绍兴古桥的技术与文化以及在世界桥梁史上的地位。[8]众多堪称一绝的绍兴古桥,不但是中国桥梁建筑和艺术的文化瑰宝,而且在世界桥梁建筑史上也有着很不平常的地位,是今天水利建设者和桥梁建设者研究的对象。尤其是浙东运河水系上的绍兴古桥,更作为精品杰作,与运河一起成为了珍贵的文化遗产。

 

 

参考文献

 

[1]陈桥驿著.古越文化论丛·浙东运河的变迁.北京:中华书局,1999,12:347.

[2]陈桥驿著.古越文化论丛·浙东运河的变迁.北京:中华书局,1999,12:384.

[3]李永鑫主编.绍兴通史(第四卷),浙江人民出版社,2012,10:32.

[4]李永鑫主编.绍兴通史(第四卷),浙江人民出版社,2012,10:33.

[5]越绝书(卷第八).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10.

[6](北魏)郦道元原注.陈桥驿注释.水经注(卷四十)渐江水.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02:528.

[7]水经注(卷二十九)沔水注.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02:389.

[8]罗关洲,屠剑虹,丁大均著.法国:工程桥梁杂志,中国浙江绍兴古桥(第814期).

 

Shaoxing ancient bridge is a masterpiece from canal in eastern Zhejiang

 

Tu Jian-hong

(Archives of Shaoxing urban construction, Shaoxing  312000)

 

Abstract: Shaoxing is a typical watery region in south China where rivers and lakes are linked together. It is also well known as “town of bridge”. The development of Shaoxing bridge depends on both natural and social factors. The dredging of the canal no doubt has further raised the technical level of the bridge construction. So far, numerous ancient bridges with unique structural forms and fair preservation can be viewed in Shaoxing section of the canal. Shaoxing is the present domestic region with the largest number and the greatest variety of ancient bridge. Shaoxing ancient bridge represents its history not only of technology, but also of rich cultural connotation, both ensuring its important position and research value in the history of water conservancy and bridge construction.

Key words: Shaoxing ancient bridge, canal, masterpiece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