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浙东运河古文献整理及保护措施

赵任飞 鲁先进

 

【摘 要】浙东运河在我国运河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但相关文献资料多散见于方志、史书、档案、笔记、文集、报刊等,对其进行系统的整理归类,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这对研究浙东运河及保护利用运河文化遗产具有促进作用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浙东运河 文献整理 保护措施

 

浙东运河,又称杭甬运河,是京杭运河的延伸,也是中国大运河浙江段的组成部分。从春秋至新中国成立前,运河变迁无不牵连着政治、军事、经济、民生等,围绕运河记载的文献当然值得好好整理、归类、保护,这不仅仅是浙东运河学术研究的基础和起点,还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利用、建设运河。尤其是2006年12月我国启动了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对浙东运河来说,文献的整理与保护工作更具有了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1.浙东运河沿革与现状

俯瞰宁绍平原,你会发现河道星罗棋布,其中有一条走向分明、横贯整个东西的河流,西起钱塘江边,向东流经绍兴越城区,穿过曹娥江,汇入姚江、甬江,最后接入东海,这就是我国著名的浙东运河。要对浙东运河文献进行搜集、整理,有必要对浙东运河的历史沿革及现状作一了解,从而有针对性地从浩如烟海的古文献中搜寻相关资料。

1.1 浙东运河历史沿革

探寻历史踪迹,不难发现,浙东运河不是一次建成的,而是不同期进行分段开凿而成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浙东运河是浙东平原水利开发建设的宿影。因此,了解浙东运河的沿革,须放在整个浙东水利史,尤其是运河南北两边水利(如大江、大湖以及海塘)变迁的大背景下来考察。

京杭运河起源于春秋晚期吴王夫差开凿的邗沟。浙东运河的起源则是山阴故水道,始于越王勾践。越王勾践在越地北部利用自然河道,兴建了一大批水利工程,其中就包括富中大塘、山阴故陆道、山阴故水道三条东西向平行的水利工程。《越绝书》载:“山阴古故陆道,出东郭,随直渎阳春亭。山阴故水道,出东郭,从郡阳春亭。去县五十里。”故水道由城向东至绍兴五云门外。

秦至西汉,运河基本没什么变化。东汉时,随着经济发展,山阴城及富中大塘人齿日繁。而会稽山北麓最大的若耶溪向北流经时正介于两者之间,洪涝灾害频发。东汉太守马稜,采用左右两轴之间设计溢洪道和顶高程之法以消杀水势。汉顺帝永和五年(140),会稽太守马臻创立鉴湖,采用低坝、长堤、大水面、大容积的理念控制南方三十六源的水流。湖在曹娥江与夏履江之间,东起上虞蒿口斗门,绕绍兴城南,西到钱清广陵斗门,南抵会稽山麓,北界于南塘。由稽山门至禹陵建堤,将全湖分为东西两湖,建三眼桥连通。富中大塘就淹没在东湖之中,山阴故水道被鉴湖所纳。在鉴湖创建前后,上虞也兴建了白马湖和上妃湖。

三国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皆建都于建业(今南京),给浙东提供了极好的发展机遇。对浙东运河来说,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就是开凿了西陵运河(后吴越王改西陵为西兴)。《嘉泰会稽志》引《旧经》:“晋司徒贺循临郡,凿此以灌田。”运河自会稽府城西一里始,向西运行,基本与鉴湖堤坝平行,穿越西小江,再北折西行,至钱塘江边的西陵,全长约92里。运河沟通了东晋大后方会稽与京都的航线,起到了灌溉、航运、军事三重作用。从此浙东运河西段基本定型。运河东段,主要是上虞江道出现了变化,原东小江(即现今曹娥江)与姚江相通,其水有两条出海口:一是经会稽三江口向北入海,二是经姚江与甬江向东入海。但此时在梁湖兴建浦阳南津埭,切断了姚江与东小江的联系,从而引起东小江下游江道变化,尤其是潮汐失去了分流,造成河段淤积,部分成陆。

隋时在会稽城兴建罗城,外筑城圈,共城门九(其中水门六)。罗城的设计除军事目的外,还充分考虑到与鉴湖、运河的关系。如在城西北的迎恩门与城东的都赐门,西连西陵运河,驾船入城,横贯城内水道出都赐门可去浙东。北边设置三江门,起到排水入海作用。史载隋炀帝杨广开凿京杭运河,“自京口至余杭,八百余里,广十余丈,使可通龙舟。并置驿宫、草顿,欲东巡会稽”、“又欲筑宫于会稽,会乱,不果成”。可见,京杭运河的目的地是会稽,如此举终成,则京杭运河应称为京绍运河亦未可知。

唐时,海塘开始由点到线发展,且位置北移。西小江、东小江均到三江口入海,为防潮、防洪,增修了西边的界塘(西小江山阴侧)、东边的防海塘,这对两江之间的运河起到了保护作用,特别是运河至海塘之间的河网发挥了很好的蓄水功能,为运河水系的形成打下了基础。山会一带,因洄涌湖、兰渚湖以及鉴湖本身的日渐淤积,排涝只能通过兴建新的水利工程朱储斗门、新迳斗门、越王山堰等来解决。而作为运河最有特色的运道塘(亦称古纤道)也在此时开建。运道塘始自绍兴迎恩门,止于萧山西陵,位于西陵运河南岸,专供背纤者行走之用。在上虞,随着夏盖湖的兴建,上妃湖和白马两湖成为其上游梯级水库,宛如鉴湖翻版工程。在明州地区,大和七年(833),州治所在的县县令王元暐主持修筑了它山堰,这是唐代明州鄞西平原上最重要的蓄淡拒咸的大型水利灌溉工程,《宝庆四明志》记载:“渠流入城市,缭乡村,以漕以灌,其利甚溥。故堤防浚导,岁以为常。”

五代至北宋,洄涌湖、兰渚湖淤积渐废,泥沙直接冲入鉴湖,导致鉴湖淤积加快。又因人口剧增,豪强盗湖造田事件日兴。期间反复上演了侵湖与复湖的拉锯之争。为弥补鉴湖库容的缩减,也有一些新建或改造斗门举措,如曾公亮建曹娥斗门,以排鉴湖堤外水至曹娥江,李茂先治理朱储斗门,重建广陵斗门排鉴湖水至西小江直接入海。但总的趋势是管理日疏,掠夺性开垦严重。越州如此,宁波也如此。“越之鉴湖,明之广德湖,自措置为田,下流堙塞,有妨灌溉,致失常赋,又多为权势所占,两州被害,民以流徙。”至南宋嘉定年间,鉴湖终于侵废。浙东运河在南宋初期淤塞情况也很严重。这从宋高宗进出越州的记载中即可证明。建炎四年(1130),高宗从温、定返回,到余姚后,只能换小舟至绍兴府城,向西过钱清堰,因运道壅塞,又只能换马陆行。此后,通过疏浚旧道、开挖新河、增设闸堰等整治措施,浙东运河变成了支撑南宋政权的运输生命线。

元代京杭运河全线开通,浙东运河虽可通行,但运力呈下降趋势。明代绍兴水利史发生一件大事,就是浦阳江改道,夺碛堰而入钱塘。为解决浦阳江改道后西小江的淤积问题,知府彭谊策划在钱清修建白马山闸,首次将萧山与山会平原连接起来,废除钱清南北两堰,西兴运河得以畅通。但随着时间推移,该闸排涝能力减弱,玉山斗门不堪排涝重负,水灾频发。知府戴琥上任后,采取建闸多点排水,并制定水则调控,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排涝问题。汤绍恩任绍兴知府时,通过实地踏勘,最后确定在三江口建闸,多点排水成功转向集中排水,萧绍平原河网格局自此定局,同时结束了鉴湖侵废后的窘况,浙东运河得以保存。

清至民国,三江闸进行了几次大修,补给水源之一的夏盖湖在清雍正间因李卫调高田赋而侵废,整个内河侵占现象严重。至沪杭通铁路、萧绍公路沿运河而建成,陆路交通逐渐替代了水运,浙东运河虽存,但地位日渐下降。

1.2 浙东运河现状

浙东运河西起钱塘江,经萧山、绍兴、上虞、余姚、宁波等至镇海甬江口,全长约238千米。由运河干线、复线与支线三块组成。

1.2.1 干线

(1)从行政区域上可划分为杭州、绍兴和宁波三段。

杭州段又称西兴运河、萧绍运河、官河。西起西兴,经萧山北干、城厢、新塘街道、衙前镇,进入绍兴境内,长20余千米。

绍兴段包括西兴运河、绍虞运河、四十里河等,流经绍兴钱清、柯桥、越城、皋埠及上虞曹娥段、百官、丰惠等地进入宁波余姚,全长约92千米,是浙东运河的核心区域。

宁波段流经余姚、丈亭、鄞州高桥、海曙、江北、镇海、江东、北仑等地,干流为姚江(约90千米)和甬江(宁波三江口至镇海甬江口36千米),全长约126千米。

(2)从地理形势上又可以曹娥江为界,划为萧曹运河(萧山西兴运口至上虞曹娥江运口)、曹甬运河(上虞曹娥江运口至镇海口)。

萧曹运河含西兴运河、绍兴城区运河、绍虞运河(山阴故水道)。萧绍运河全长约78.5千米。西兴运口起经萧山城区,绍兴县钱清、柯桥、东浦、灵芝到绍兴迎恩门。绍兴城是浙东运河的一个重要节点。运河经迎恩门,又复分为二,一为城内河,由西郭门桥入,穿过现存的上大路河、萧山街道、蕺山河香桥至长桥暗河、都泗河,由都泗门出,向东流入曹娥江;一为城外线,即环城河北段。绍虞运河,相当于山阴故水道,东郭门到曹娥江边练塘村(今上虞联星村),全长约20.7千米,经东湖、皋埠、陶堰、东关、曹娥。

曹甬运河是一段较为复杂的河段,可分西、中、东三段:曹娥江运口──余姚丈亭运口──宁波三江口──镇海口。

1.2.2 复线

上虞、余姚交界处,有虞余运河、十八里河;宁波境内有慈江──中大河、刹子港、西塘河等。

1.2.3 支线

萧曹运河主要支线有绍兴御河(攒宫江,东湖镇东湖村董家堰运河口—皋埠镇攒宫村埠头,长5.5千米)及嵩坝引水河(蒿坝镇海塘至曹娥白米堰村)、绍兴城河等。

曹甬运河主要支线有十八里河、慈城城河和宁波城河及外围六塘河等。

2.浙东运河古文献综述

浙东运河是浙江运河段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全国性的运河文献中,较少提及它。但浙东运河在中国运河史上有它特殊的地位,一是它的起源早,春秋期间即有山阴古水道;二是它的最终形成与海塘息息相关,而防河、治运、海塘历来为我国三大水利工程,浙东运河兼而有二;三是运河区为江南富裕区,是历朝重要的经济支撑;四是它与大海相连,是对外贸易的重要航道。因此,浙东运河文献应当在水利文献中占有一席之位。下面试以文献分布的形式对其进行大致的分类介绍。

2.1 运河专著

约公元3世纪前期,《水经》出现,北魏郦道元即以此为纲,写《水经注》,此为我国第一部水文地理著作。但直到唐朝,尚未有运河与水利方面的专门著作。宋金时期,始有区域性的河道水利专门著作。如宋魏岘《四明它山水利备览》,著名水利专家姚汉源认为它是我国水利志先河之作。该书详细记载了它山堰及浙东水利情况,有总论、堰的规划设计、引水工程、渠首防淤、修缮历史、改进方案,附记有关工程、祠庙、作者主持的工程及祠祀、艺文等,已经具有了志的体例。它山堰就位于浙江鄞县鄞江镇西首,始建于唐代,与郑国渠、灵渠、都江堰合称为中国古代四大水利工程。然则运河的专门著作还是没有出现。元代时因漕运的需要,运河工程得到大力的投入,运河专著开始出现,如《水利集》、《河防通议》。明清两代,保证京杭运河的畅通成为国家重要大事,治河之书大量出现。

就浙东运河水系而言,古文献中没有整个水系的专著,但与运河相关的区域性河道工程文献则十分丰富,现罗列如下:

(1)三江闸务全书二卷。清程鹤翥辑著,清程式昭汇编。上卷辑嘉靖建闸以来各种碑记、大闸事宜及修闸成规等,下卷收程氏《三江纪略》、《时务要略》等塘闸水利著述。

(2)闸务全书续刻四卷。清平衡辑。为道光至咸丰四年补辑,载图说碑记、修闸便览、修闸补遗、修闸事宜。

(3)咸丰元年起捐修柴土塘并石塘各工案不分卷。清连仲愚等编撰。辑录咸丰元年至九年(1851—1859)间有关修筑百沥海塘上虞县辖属段的禀稿批文等案牍。

(4)上虞塘工纪略二卷续一卷三续一卷附敬睦堂条规一卷。清连仲愚编。记述道光三十年至同治四年(1850—1865)百沥海塘上虞前江、后海两塘抢险筑塘始末,及有关植草、种树、抢堵、施工等杂说。

(5)上虞塘工纪要二卷。清连蘅撰。记述光绪七年至二十五年(1881—1899)抢护修筑百沥海塘上虞前江、后海两塘经过,为《上虞塘工纪略》的续篇。

(6)上虞县五乡水利本末二卷。元陈恬撰,清连蘅续编。元朝上虞西北五乡主要依靠三湖(夏盖、白马、上妃)之利灌溉。陈恬搜集三湖灌溉文献资料,包括三湖沿革、植利乡都、沟门石闸、周围塘岸、抵界堰坝、限水堰闸、御海堤塘、科粮等则、承荫田粮、元佃湖田、五乡歌谣、兴复事迹、古今碑记等13目。清代朱鼎祚将明代后期至清康熙年间的五乡水利,又辑为一卷,成《续刻三湖水利本末》。清光绪年间,上虞人连蘅重刻,后附《水利案卷》,记录清道光、同治年间有关夏盖湖水利的争讼。

(7)上虞五乡水利纪实一卷。清金鼎撰。收《湖东西诸沟升科后多废》、《筑复千山沟下低界堰》、《河清创筑袋塘》、《横山闸改造减水坝》、《纪花园坝》、《兴复西乡水利记》、《河清小越明定车坝章程》等旧文20余篇、诗作近10首。

(8)上虞县龙浦乡水利工程及经费报告。冯敏才编。龙浦乡西濒曹娥江,屡闹水患。民国三十四年,冯敏才集地方绅董及熟谙埂务人士,筹组龙浦埂务委员会,全力合助,经三而成。是为龙浦乡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至三十七年十一月的水利工程及经费使用报告。

(9)上虞县盖湖水利设计委员会工作报告,上虞县盖湖水利设计委员会编。民国三十六年五月,流域内乡镇人士倡议成立委员会,会址崧厦,王沧进主持会务。一载有半,凡本会各项规章、经费、工程等分别记述,刊书成册,末附各种图表,俾能相互对照。是书分总务、工程、征募、附录四节。

(10)皂李湖水利事实不分卷。明罗朋撰,清曹云庆辑。书又名《皂李湖湖经》,详细地记录了皂李湖的历史沿革以及关于历次皂李湖水利争夺之情形。

(11)经野规略三卷。明刘光复撰。撰者汇辑任诸暨县知县期间治理浦阳江,为湖田抗洪、防涝所写的《疏通水利条陈》(11条),《善后事宜》(34款),各埂、闸的禁示,重要水利工程纪实,各埂、畈的丈尺、田亩分段数等。

(12)浦阳江测绘报告书。浙江水利委员会编。民国间,委员会第一测量队队长陈恺、委员金建中、何杲奉委调查,就测量结果与调查所得,列举现状原因,分段说明而成此报告。全书有浦阳江源流支干分合之说明、浦阳江各段之形势及疏浚计划之概要、浦阳江支流经过地域之调查等文。

(13)萧山水利二卷续刻一卷三刻三卷附萧山诸湖水利一卷。初集明富玹编,清来鸿雯重订,续集三集皆清张文瑞编,附集为文瑞之子学懋所编。

(14)湘湖水利志三卷。清毛奇龄撰。前二卷详述湘湖沿革条约;卷三附录诸湖,而终以湘湖历代禁罚旧例。

(15)湘湖考略一卷附录一卷。清于士达撰。全书收全湖形势、石岩穴、柳塘、划船港金二穴辩疑、周婆湫、凤林穴、历山南历山北、废穴辩误、放湖筑坝、湖水至秋必放、湖塘堆积湖草、险要处、修筑之法、湖山等文,附湖贤事略、湘湖改建石塘记、上阮中丞书等文。首有湘湖全图。

(16)萧山湘湖志八卷外编一卷续志一卷。周易藻编。著者熟于乡邦掌故,旁搜远讨,仿纪事本末体,举湖之创始、沿革、侵湖复湖之历史、禁垦成案,旁及古迹、物产、艺文、诗歌之类,分居别部,勒为一书,名湘湖志。首有彩绘萧山湘湖全图一幅。

(17)湘湖。浙江水利委员会编。民国四年,浙江水利委员会第一测量队奉令进驻测量,面积、周围里数、沿岸形势、湖中涨地一一测勘明确,并成图一幅、报告书一册。据此公决禁垦,并筹备疏浚工程。是书收民国四年浙江巡按使饬水利会文、水利会详浙江巡按使文、湘湖测量报告书、民国五年浙江巡按使饬水利委会工程文、省长批呈等。

(18)麻溪改壩为桥始末记四卷首一卷。王念祖编纂。浦阳江改道后,麻溪成为浦阳江的源头,利害之地,围绕此坝,争论不休。改桥之议创自刘宗周,直至民国二年拆毁,次年改坝为桥,始告终结。是书汇文件公牍,记麻溪改壩为桥始末。凡四卷:一,论著;卷二,庇事;卷三至四,公牍。卷首一卷,收山会萧山县、天乐乡水利、麻溪桥、茅山闸、新闸桥、居家桥等图像。首有王念祖序,汤蛰先先生沉冤纪略序。

(19)绍兴县麻溪坝利害纪略。绍兴县议会编。时至民国,汤寿潜复提废坝一说。县议会视此实乃祸绍之举,特刊是书讲述缘由,并收《任三宅先生麻溪坝议》暨本议会上各官厅文:麻溪坝案第一至三次呈都督民政司暨咨省议会文、绍兴县议会致北京电、绍兴县议会致杭州电。

(20)湘湖调查计划报告书。浙江省党部编。民国十六年七月十六日,孔雪雄、张渭斌等奉浙江省党部之命,前往萧山组织计划湘湖为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劳农学院场所,从事调查湘湖过去现在之变迁情形及实际状况,测量地形、面积、植物种类、土壤性质是否适合学院所需。计调查事项湘湖来历、沿革、历次主张开垦者之意见、地势、沿湖居民之生计与户口、全湖山地公有私有之解释、土质、物产、塘堤、坝闸、水量等二十四种、计划大纲二种、图十四、表四。

(21)三江所志不分卷,清陈宗洛纂,清傅月樵补纂,清何留学增补。绍兴图书馆藏有抄本,存理学、山川、险要、塘闸诸篇。

(22)曹娥江志八卷。胡凤丹编辑。绍兴县修志委员会抄本。卷一古迹;卷二纪实、金石、书目;卷三艺文,首碑文,次赋,次记,次辨之类;卷四至八,古今体诗,自唐宋元明迄清,得诗130余首,古今词人题咏曹娥者21首,咏曹娥江曹娥庙者90余首,咏曹娥墓者人首,赋曹娥碑者20余首。

(23)小舜江源流说。朱震撰。著者躬亲跋涉,由小舜江与曹娥江之会合处小江口为起点,溯流而上,实地搜访而得是说。

(24)曹娥江及剡溪,浙江水利委员会编。民国四年,浙江水利委员会技正林大同奉浙江巡按使公署,于九月十六日至二十二日率第一测量队队长陈恺溯江而上,江底淤塞严重,疏浚刻不容缓,提出上中下游三段分别施工计划。是书收《曹娥江及剡溪测量报告书》、《曹娥江及剡溪工程计划书》、《曹娥江及剡溪工款预算书》、《上虞朱君鸿儒意见书》、《浚治曹娥江说略》等。

2.2 史志政书中的运河文献

2.2.1 正史

二十五史中水利资料繁多,有些集中在专类,有些则是分散的资料。  

(1)水利专类

主要有河渠、沟洫二门,如《史记》有《河渠书》,汉书有《沟洫志》,《宋史》、《元史》、《明史》、《清史稿》皆有《河渠志》,为各代水利专史,史料价值甚高。下以《宋史·河渠志》为例说明。浙东水利情况载于卷六至七之东南诸水。摘录其中篇幅如下:

越州水:鉴湖⋯⋯浚治不时,日久堙废。濒湖之民,侵耕为田,熙宁中,盗为田900余顷。尝遣庐州观察推官江衍经度其宜,凡为湖田者两存之,立碑石为界,内者为田,外者为湖。政和末,为郡守者务为进奉之计,遂废湖为田,赋输京师。自时奸民私占,为田益众,湖之存者亡几矣。

(隆兴)二年,(绍兴府守臣吴)芾又言 :“修鉴湖,全借斗门、堰闸蓄水,都泗堰闸尤为要害。凡遇纲运及监司使命舟船经过,堰兵避免车拽,必欲开闸通放,以致启闭无时,失泄湖水。且都泗堰因高丽使往来,宣和间方置闸,今乞废罢。”

绍兴初,高宗次越,以上虞县梁湖堰东运河浅涩,令发六千五百余工,委本县令、佐监督浚治。既而都省言,余姚县境内运河浅涩,坝闸隳坏,阻滞纲运,遂命漕臣发一万七千余卒,自都泗堰至曹娥塔桥,开撩河身、夹塘,诏漕司给钱米。

萧山县西兴镇通江两闸,近为江沙壅塞,舟楫不通。乾道三年,守臣言:“募人自西兴至大江,疏沙河二十里,并浚闸里运河十三里,通便纲运,民旅皆利。复恐潮水不定,复有填淤,且通江六堰,纲运至多,宜差注指使一人,专以‘开撩西兴沙河’系衔,及发捍江兵士五十名,专充开撩沙浦,不得杂役,仍从本府起立营屋居之。”

前二条记载鉴湖被盗侵、都泗堰废弃情况,后二条记录了运河上虞、余姚、萧山运河段的疏浚及管理。

(2)散见资料

此类资料主要集中在本纪、志、列传,志则又集中在食货志、地理志(或郡国志、州郡志、地形志)、百官志(或职官志、百官表)、经籍志(或艺文志)、祥瑞志、五行志、兵志等。

中国农业科学院张芳教授费时12年写成《二十五史水利资料综汇》一书,将散见的水利资料汇编一帙,实为运河研究提供了不少方便。现结合浙东运河,摘录部分。

《宋史》卷二七《高宗纪四》  绍兴二年五月己巳,“废绍兴府余姚、上虞县湖田为湖,溉民田”。

《宋史》卷一七三《食货志上一》  绍兴五年,江东帅臣李光言:“明、越之境,皆有陂湖,大抵湖高于田,田又高于江、海。旱则放湖水溉田,涝则决田水入海,故无水旱之灾。本朝庆历、嘉祐间,始有盗湖为田者,其禁甚严。政和以来,创为应奉,始废湖为田。自是两州之民,岁被水旱之患。余姚、上虞每县收租不过数千斛,而所失民田常赋,动以万计。莫若先罢两邑湖田。其会稽之鉴湖、鄞之广德湖、萧山之湘湖等处尚多,望诏漕臣尽废之。其江东、西圩田,苏、秀围田,令监司守令条上。”于是诏诸路漕臣议之。其后议者虽称合废,竟仍其旧。

《新唐书》卷四一《地理志五》  山阴县“北三十里有越王山堰,贞元元年,观察使皇甫政凿山以蓄泄水利,又东北二十里作朱储斗门。北五里有新河,西北十里有运道塘,皆元和十年观察使孟简开。西北四十六里有新迳斗门,大和七年观察使陆亘置”。

《清史稿》卷六五《地理志一二》  绍兴府:冲,繁,难。隶宁绍台道⋯⋯领县八。山阴⋯⋯海,自萧山入,径三江口,为杭州湾南岸水口,对岸为海宁。南大亹、中小亹扼其中。潮昔趋南,暴岸冲击,其后海塘东接会稽,西亘萧山。浦阳江西南自诸暨入。运河西北自萧山入,合鉴湖枝津北注瓜渚湖。湖分青电湖水入西水门,复合入铜盘湖港,抵港口与西小江会。江分为二,自萧山古万安桥入,缘北界,西溪出鸡头山注之。径钱清镇,错出复入,抵三江闸。湘湖自萧山贯运河来会,又东入海。鉴湖,古镜湖,周三百五十里,今只存西溪及会稽,若耶溪为其别源,湘湖为其正源,仅十五里矣。三江城,通判驻,有盐场司,与钱清为二。有柯桥巡司,蓬莱驿。会稽⋯⋯海,东北自山阴入,径沥海城,南接蛏浦。西曰西会渚,北与澉浦遥对,为险汛,有防海塘。曹娥江上流剡溪,东南自上虞入,纳嵊小舜江,错出复入,历曹娥坝,抵宣港入海。运河自曹娥坝分诸溪河水,径通陵桥,会攒宫河,宋六陵在焉。出五云门西,有若耶溪出化山注之,入山阴运河。有三江、东江、曹娥盐场。曹娥巡司。东关驿。纂风镇。平水关、宣港、临山砲台。萧山⋯⋯浙江西北自富阳入,浦阳江西南自诸暨入,合于渔浦街。古时浦阳与浙江阂,后开碛堰始通。抵中小亹,出南大亹入海。海潮自鳖子亹入,为龛、赭所束,洪涛奔突,捍以危堤二十馀里。西小江,古潘水,出临浦巿山,历麻溪坝,贯运河,入山阴,下至三江口入海。运河自西兴渡引浙江水,径望湖桥,湘湖汇西南诸山水贯之,又东南入山阴。临浦镇,县丞驻。有渔浦、河庄山二巡司,义桥镇汛。西兴水驿有丞。钱清课场。有西陵、渔临两关。北祇庵砲台。

《清史稿》卷一一六《职官志三》  总督巡抚、道员(宁绍台道,兼水利、海防,驻宁波)、府(同知、通判,分掌粮盐督捕,江海防务,河工水利)、州(州同、州判,分掌粮务、水利、防海、管河诸职)、闸官(一人。未入流。掌潴泄启闭。)

《清史稿》卷一四六《艺文志二》  载不少水利书目,如:浙江图考三卷,阮元撰;行水金鉴一百七十五卷,傅泽洪撰;东南水利八卷,沈恺曾撰;明江南治水记一卷,陈士鑛撰;浙西水利备考八卷,王凤生撰;萧山水利书七卷,来鸿雯、张文瑞、张学懋同撰;《湘湖水利志》三卷,毛奇龄撰;海塘新志六卷,两浙海塘通志二十卷,方观承撰;捍海塘志一卷,钱文瀚撰;海塘录二十六卷,翟均廉撰;海道图学十五卷,金约撰。

《宋史》卷六一《五行志·水上》  淳熙四年九月,“大风雨驾海涛,败钱塘县堤三百余丈;余姚县溺死四十余人,败堤二千五百六十余丈;败上虞县堤及梁湖堰及运河岸。”又嘉定四年八月,“山阴县海败堤,漂民田数十里,斥地十万亩。”

《宋史》卷三二七《王安石传》:“再调知鄞县,起堤堰,决陂塘,为水陆之利。”

《宋史》卷四O八《汪纲传》:“进直焕章阁、知绍兴府、主管浙东安抚司公事兼提点刑狱。⋯⋯萧山有古运河,西通钱塘,东达台、明,沙涨三十余里,舟行则胶。乃开浚八千余丈,复创闸江口,使泥淤弗得入,河水不得泄,于涂则尽甃以达城。十里创一庐,名曰‘施水’,主以道流。于是舟车水陆,不问昼夜暑寒,意行利涉,欢欣忘勚。”

2.2.2 方志

方志是运河研究的重要资料库,结合浙东运河流经区域,主要是萧山区、绍兴县、绍兴市、上虞市、余姚市、宁波市等。所以凡涉上述区域的方志,均在资料收集范围之内。这类方志按行政大小可分四类:

全国性方志:如《元和郡县图志》、《太平寰宇记》、《大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等。

浙江通志:如康熙《浙江通志》、雍正《浙江通志》、民国《浙江通志稿》等。

府志:绍兴府志有《嘉泰会稽志》、《宝庆会稽续志》、万历《绍兴府志》、康熙《绍兴府志》、乾隆《绍兴府志》;宁波府志有《宝庆四明志》、《开庆四明续志》、《延祐四明志》、《至正四明续志》、《宁波郡志》、《宁波府简要志》、嘉靖《宁波府志》、康熙《宁波府志》、雍正《宁波府志》、《四明志补》等。

县镇村落志:嘉靖《山阴县志》、康熙《山阴县志》、嘉庆《山阴县志》、万历《会稽县志》、康熙《会稽县志》、道光《会稽县志稿》、《绍兴县志采访稿》、民国《绍兴县志资料》、嘉靖《萧山县志》、万历《萧山县志》、康熙《萧山县志》、乾隆《萧山县志》、民国《萧山县志稿》、万历《新修上虞县志》、康熙《上虞县志》、嘉庆《上虞县志》、光绪《上虞县志》、光绪《上虞县志校续》、嘉靖《余姚县志》、万历《新修余姚县志》、康熙《余姚县志》、乾隆《余姚志》、光绪《余姚县志》、乾隆《镇海县志》、光绪《镇海县志》、民国《镇海县志》、天启《慈溪县志》、雍正《慈溪县志》、同治《慈溪县志稿》、光绪《慈溪县志》等。

上述方志均有运河资料。如万历《绍兴府志》,卷一疆域志记运河边的重要镇关,“山阴钱清镇,在府城西五十里,接萧山界。旧有江、有坝,今江已堙废,舟行由运河直抵西兴”。卷二城池志:“今绍兴府城之西北,出西郭水门,由运河西至于钱清镇,又西北至于萧山之西兴镇,渡钱塘江,凡一百二十里,达于杭州;⋯⋯东出都泗门,由运河南过五云门,又东至于绕门山,又东至于东关之曹娥江渡江,由运河又东南至于上虞,过县之东,又东至于大江口坝,入于余姚江,又东至于余姚,过江桥,又东达于宁波之慈溪,凡二百七十五里,东通宁波,入于东海。” 卷三署廨志:“上虞曹娥驿,在梁湖坝旁。驿丞今裁革,以梁湖坝官代之,一应夫船等项仍存其半。”其他山川志、古迹志、物产志、风俗志、祠祀志、武备志中运河资料也不少,特别是水利志与人物志,则可取资料非常丰富。象水利志中的“水自溪入湖,泄于河,注于江,达于海。防其泛滥,则堤塘堰坝时其启闭,则闸、水门分引水,则砩灌田、通舟,鱼虾菱芡利害尽矣。湖之夏盖、湘、牟山、余支、烛溪,河之运,溪之剡,堤之后海,塘之西江,坝之梁湖、曹娥,闸之三江,砩之孝行,皆其最著者云。”基本概括浙东水利总的特点,水从上游到湖,泄于河,河之最有名者就是运河,再由河通过江一直至海。调节则通过坝塘等来控制。本志还有一个显明特点,每门以图列于后,全书竟然有插图101幅。对于了解研究古代绍兴的水利设施、明代海防设施基本情况,都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志书还收录大量诗词、文章、公文、碑拓等资料。

在具体运用方志时,要注意横向、纵向的比较。如对同一时代的全国、省、府、县直到村志的同一对象的横向记录,又同一对象在不同朝代的纵向记录的区别,这有助于我们发现运河的变迁。

2.2.3 其他史书、政书中的运河文献

此类书中也有大量关于浙东运河的资料。如《宋会要辑稿》记有“诏绍兴府开浚鉴湖。除唐贺知章放生池旧界十八余顷为放生池水面外,其余听从民便,逐时放水,依旧耕种”。其他如各朝会典、三通类政书,还有按类而编的大型类书,也保存有运河资料。

2.2.4 古人笔记、诗文集等的运河文献

诸如杂史、笔记、小说、文集、家谱、碑拓、民间契约、公文档案等资料,在运河研究中的价值不可低估。与运河有关的见闻、回忆、民谣、传说、风俗民情、民间文学、民间艺术等等,也是很有价值的历史资料。如杂史类的《越绝书》,就记有山阴故水道和富中大塘。文集类的《周益公文集》,周必大在《思陵录》一篇记载宋高宗灵驾穿过西兴运河时,梓宫前后皆有100余艘船只。因此类文献所涉范围很大,这里单以日记类为例,略举此中运河资料。

(1)日僧成寻《参天台五台山记》

书八卷,日记始于日本延久四年(宋熙宁五年,1072)三月十五日搭乘宋朝商船始,终于翌年六月十二日,记载了自日本至杭州、天台山、北宋都城开封、五台山,再自五台山返至开封、杭州、明州(宁波)的沿途见闻,与浙东运河相关的日程分三个时间段。第一个时间段为熙宁五年五月五日至十日,由杭州出清水闸始,渡江至西兴,由运河向东至曹娥堰。溯曹娥江沿蒿山行至嵊县。第二个时间段为熙宁五年八月初九至廿一日,由嵊县登船而返杭州官舍,途中曾作停留,但全程里数统计与前基本相等。第三个时间段为熙宁六年六月,由杭州经运河到明州返日。六月五日至曹娥堰,九日方至明州北门。

(2)朝鲜崔溥《漂海录》

明弘治元年(1488),因遇暴风,朝鲜官员崔溥一行漂至临海。后排除倭寇之疑,受到中国友好接待,从临海到宁波,经浙东运河、京杭运河至北京返国。这部以日记体形式的著作共5万余字,与浙东运河相关的记载是弘治元年正月二十九日过宁波府始,过慈溪县、余姚县、上虞县、绍兴府至西兴驿,二月初六到杭州为止。日记以纪实的形式写下行程所见,尤其是当时途经的驿、铺、桥、坝之名称以及过坝记载,为我们提供当时运河情形。这里仅以上虞县为例。“县距江岸二三里许。又过黄浦桥、华渡铺、蔡墓铺、大板桥、步青云门、新桥铺,至曹娥驿,驿丞徐深也。驿北有坝,舍舟过坝,步至曹娥江,乱流而渡。越岸又有坝,坝与梁湖巡检司南北相对。又舍舟过坝,而步西二里至东关驿。复乘船,过文昌桥、东关铺、景灵桥、黄家堰铺、瓜山铺、陶家堰铺、茅洋铺。夜四更,至一名不知江岸留泊。”从中可知,当时需在曹娥驿爬坝穿越曹娥江,在对岸越坝而上,再向西步行至东关驿,登舟一路向西至绍兴府。

(3)明王穉登《客越志》

王穉登(1535—1636), 明江苏长州人。先世由暨阳迁晋陵,再徙吴郡。嘉靖四十 五年(1566),应宁波袁尚宝后人之邀,为其先人起草祭文,往返道里经过而作《客越志》二卷。由嘉兴至杭州塘栖,渡钱塘而入浙东运河。五月廿四日,“是日风气甚恬,江流似镜,漏刻未移,已达西兴。方其怒涛时,虽艅艎如龙,千夫棹歌,莫可渡也。西兴买舟,已在萧山境上。此地舟形如梭,卷篷蜗居,不可直项。插一竹于舩头,有风则帆,无风则纤,或击或刺,不间昼夜”。廿五日,“早过樊江,去绍兴五十里,为会稽县。⋯⋯时朝旭初升,群峰尽出,岚云如沐,紫翠濯濯。⋯⋯又八十里,渡曹娥江。微波粼粼⋯⋯过曹娥为东关驿。买舟如西兴。三十里,上虞县因山为城,十里中坝,十八里下坝。滩声下碛,怒如惊涛,舩从枯堤而下,木皮如削,为之毛发森竦,何必瞿塘峡方知蜀道难也。过坝即姚江水。⋯⋯未至四十里,夜半过余姚。舟中苦热”。廿六日,“大热。八十里,入慈溪县,过袁相公家”。又有诗若干首。

(4)清黄钺《泛浆录》

黄钺(1750—1841),安徽鸠州当涂县人。官至礼部尚书、户部尚书,著作等身。

乾隆五十二年(1787)二月,黄钺应浙江学政朱珪之聘,前往宁波阅卷,所经浙东运河。此事载于《泛桨录》,内容如下:“九日,随石君师按试宁绍两府。渡钱塘,至西兴,过萧山县。十日,黎明过绍兴,大雨,船渗漏。薄暮抵曹娥坝,冒雨渡江。换船,船狭而长,方言所谓艜也,彼处呼为王瓜船,象形耳。十一日,晨起过上坝。行十八里,过下坝。坝以土曳船,上沃水令滑。较济运河险易迥别。十二日,到西坝,饭期抵宁波西门,入校士馆。”三月、四月经绍兴往返杭甬,也一并载于日记。

(5)日本冈千仞《观光纪游》

冈千仞(1833—1914),日本人,明治时代活跃的汉学家。明治十七年(1884)5月29日离开东京前往中国游历,第二年4月18日返国,历时300余日。冈千仞将其见闻述为《观光纪游》。卷二至三为苏杭日记。冈千仞离沪往苏杭,原拟在杭州消夏,因友之建议,乃往东探绍兴、会稽诸胜。自七月十三日始,八月七日止。现择部分相关内容摘录如下。

七月十三日,“渡钱塘江,渺漫无际⋯⋯至西兴,市背一水曰西江,船只栉比⋯⋯岸上累累坟墓,其制或甃瓦,或起冢,或石屋盖碑,或墓前标石碑,或暴棺不掩。”

七月十四日,“此间属山阴县。水程一路,远峦迤逦,烟水淡荡,昔人所谓‘行山阴道上,终日应接不暇’者。经一湖水,架石桥,横截水心,铭曰‘自太平至宝带桥,凡二百八十一门’,不特美观,实为伟功。自柯桥右折,抵柯山⋯⋯归舟午餐。至绍兴,就城壁右折⋯⋯匾门曰‘古兰亭’。 ⋯⋯取来路归舟,已初鼓,点灯而饭。”

七月十五日,“晨起,舟已泊在禹陵下⋯⋯午下天晴,遥望女墙,为绍兴南郭。过陶堰 ⋯⋯未牌解缆⋯⋯日暮泊蛏浦坝,坝堤尤大者。坝外浊流排空,为曹娥江,此间大江。”

可以说,此类日记式的游记还会有不少,如策彦周良的《入明记》,记作者曾于明嘉靖年间二次出使明王朝,均由宁波登岸再沿运河北上。如果我们将它们整理出来,再按年代顺序排列比较,不难发现浙东运河边古今地名的变异、堰坝的兴废、风俗民情等情况。

2.3 书画中的运河资料

书画作为一种特殊的文献,不仅仅有艺术性,有时兼有写实性,能反映当时的社会情况。以康熙南巡为例。康熙共有六次南巡,均循大运河往返。除了史实记载外,可喜的还留下长卷《康熙南巡图》及一些书法作品。

《康熙南巡图》共12巨卷,是中国清代宫廷绘画中的巨作。描绘的内容是康熙第二次南巡(1689)盛况:从北京永定门出发,经陆路至宿迁,乘舟沿运河至杭州,过钱塘江,沿浙东运河,至绍兴。返回时至南京,转运河北上。12幅长卷首尾相连,南巡过程中的所经州县城池、山川河流、名胜古迹一一展现。其中有渡钱塘江的情景,因岸边水浅,货物、官员或坐于牛车、或由役工背负,对当时的水上交通进行了写实描绘。其中第九卷中有康熙一行离杭,经萧山、柯桥抵绍兴,祭拜禹陵的场景,可补文字之不足。

康熙在杭州时还留下一书法作品,《行书五言诗》,内容是描写绍兴的。其诗曰:“越境湖山秀,文风天地成。南临控禹穴,西枕俯蓬瀛。容与双峰近,徘徊数句盈。民心多爱戴,少慰始终情。”

2.4 报刊中的运河文献

晚清始,受西方影响,报纸、期刊迅速发展。其中水利包括运河方面的资料尤其丰富。如浙江省建设厅编辑发行的《浙江建设厅月刊》,自1927年6月创刊始,至1937年5月停刊止,总计出版123期118册。就有大量的水利资料,如塘工类有《筹设钱塘江工程案》、《徐世大呈复查勘绍萧塘工情形》等;规章制度有《浙江省水利局组织规程》、《浙江省区乡镇办理水利工程征工规则》、《钱塘江塘岸工程处工程队规则》等;计划总结有《两年来之浙江海塘工程与整理钱塘江工程》、《浙江省水利局之工程计划》、《浙江省汲引水源计划》、《浙江省水利工作五年计划》;建议有《疏浚曹娥江之我见》、《疏浚绍兴城区河道之意见》、《绍兴急应举办之两种水利建设》、《兴办浙江地方水利之我见》。也有与运河直接相关的,如《浙江运河之重要性与整理意见》、《萧山县政府招商承办萧闻运河县道营业专利办法》、《修筑绍兴三江闸工程报告》、《萧山湘湖开垦之经过》等。

2.5 地图、照片中的运河文献

除去图书、报刊、书画等,还有一类文献值得关注,那就是比上述文献更直观明了的舆图与照片。

(1)舆图,可分单张式、图册式、书刊式三种

单张式 ,如:1790年前后,清朝廷为加强运河漕运管理,绘制了大运河全图(《九省运河泉源水利情形图》),其中绘制了从绍兴府经杭州直到京城的大运河(藏于国家图书馆);1810年法文版中国地图,有运河通道;民国23年(1934)浙江省陆地测量局测,25年绘的沥海沙滩图(浙江图书馆藏);1936年武昌亚新地学社印行《浙江省明细地图》,对浙江运河的总体概貌有清晰直观的描绘;浙江绍兴府山会萧三县简明河道图,民国地图(浙江图书馆藏);光绪二十八年(1902)山阴徐锡麟测绘的绍兴府图等。

图册式,如:洪亮吉乾隆《府厅州县图志》;《浙江全省舆图并水陆道里记》中的《浙江全省百里方图》,是迄今为止最古老的全面描绘浙江运河的地图。运河所经处除地名外,河道均标有“运河”二字。对浙东运河更详细的是《绍兴府二十里方图》;光绪三十一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大清帝国全图》,采用测绘新技术,河道、公路、城市标识一目了然,其中《浙江省》图,运河线路很清楚;浙江萧山绍兴上虞余姚县境海塘工程简明图,民国地图,1册55拍,晒印蓝图,经折装(浙江图书馆藏);民国28年,绍兴县政府地政处编印《绍兴县城区地籍图册》,其中《绍兴县县中都地籍一鉴图》,浙东运河穿城运河以及北面环城运河。

书刊式,即为图书、报刊中所夹插的舆图。如万历《绍兴府志》,全志共用插图101幅,其中疆域志9幅,城池志9幅,署廨志4幅,山川志45幅,古迹志3幅,水利志10幅,祠祀志12幅,武备志9幅;《湘湖考略》,有湘湖全图;《萧山湘湖志》,首有彩绘萧山湘湖全图一幅;《湘湖测量报告书》,有湘湖平面图;《麻溪改壩为桥始末记》有山会萧略图、山阴天乐乡水利图;《湘湖调查计划报告书》,有图14幅;《三江闸务全书》后附“塘闸内地新旧图”2幅;《上虞县五乡水利本末》,有夏盖湖图、上妃白马湖图、三湖源委图、五乡承荫图4幅。

(2)照片

西欧传入的照相技术,使得文献的载体有了一种新的突破。如前述《浙江建设厅月刊》中,就有浙江第一码头钱塘江东岸西兴江边工作摄影、浙江省水利局南沙工程处挑水坝施工摄影、绍萧段东区栋树闸放水时摄影、绍萧段北区宜桥闸放水时摄影、萧山南沙建筑挑水坝8幅、钱塘江与排水区8幅、绍兴之三江闸9幅、重修后之三江闸等,都给我们提供了当时的场景。

3.运河文献的保护与资源的数据化

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和京杭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活动的开展,京杭运河研究开始受到学术界的关注,但运河文献的搜集、整理明显滞后。反映在浙东运河文献上更是如此。如何突破这个制约研究利用的瓶颈,需要我们从文献源头、全局规划上下手来解决。我们认为,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促进文献的整理开发利用。

3.1 分阶段整理出版运河文献

要对浙东古文献进行保护与利用,首先要摸清文献现状,再有针对性地进行出版开发。对于京杭大运河,2012年有王云、李泉等著的《中国运河文献书目提要》。区域性运河,有2006年出版的《杭州运河丛书》和《杭州运河文献集成》。上述文献整理,对出版浙东运河文献有借鉴之处。本着先易后难、先全后细的原则,可以考虑分阶段整理出版。

第一是专著,如三江闸工程、湘湖系列、曹娥江系列、浦阳江系列。出于文献原书保护以及资料原貌的再现,可以先择取好的版本进行影印,如绍兴市水文化教育研究会2012年印过《麻溪改坝为桥始末记》。继之为方便和扩大使用对象,可以集中学者、专家进行点校、注释,弄清作者生平、写作背景,撰写内容提要,揭示其史料价值。

第二是对散见于各种文献的运河资料加以分类汇总,如《名人游记中的浙东运河》、《浙东运河舆图》、《浙东运河艺文集》、《浙东运河工程资料汇总》、《浙东运河人物》等。将各书相关的资料汇到一起,评述、介绍或者校注情况,则在资料之后另行说明。因为资料本身就可能存在错误或者有多种说法,因此在汇编时须注意研究考证。如浦阳江改道时间,黄九皋《上巡按御史傅凤翔书》中记为明成化年间戴琥所为,《万历萧山县志》记为万历年间彭谊开通碛堰所成,刘宗周《天乐水利图议》则记为宣德年间某太守为避浦阳江开碛堰筑临浦坝,使江水直入钱塘江。这里就提出了两个问题:一是改道时间的确实;二是宣德说的太守到底是谁?通过同一对象不同资料的罗列,有利于今后的研究。

3.2 建立运河文献专题馆

浙东运河最有代表性的是西兴运河,西兴运河最有特色的是古纤道。2003年,绍兴运河园建成,位于高桥至绍兴市、县交界处的一段古纤道,全长 4.5千米,景区面积25万平方米,是集历史、文化、生态、休闲于一体的综合性运河园林。运河园还可以承担起浙东运河文化研究中心和浙东运河文化产业园的功能。浙东运河文献专题馆是其中的一项基础工作,其作用是:第一,尽可能地从各种文献中收集浙东运河资料的各种信息;第二,对收集的信息进行分类、加工等处理;第三,开展文献交流、宣传工作。

3.3 创建运河文献数据库

文献资源的数据库建设,为资源的检索、利用、开发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平台。运河文献数据库的建设,可为决策者对运河开发提供历史支点和智力支持。

浙东运河的资料比较零散,这一特点其实很适合数据库建设,可以将大量的文献以最简洁的方式集中展示。鉴于浙东运河文献尚未系统整理开发,这里仅列举大的一些栏目来架定数据库结构,供今后深化。

(1)运河变迁史:按朝代录入各种文献中运河的变迁情况。如越国水利中的山阴故水道,东汉鉴湖水系形成,六朝西兴运河疏凿,唐宋海塘修筑,南宋鉴湖衰落,明清三江闸创建、发展到衰落以及山会萧运河水系的形成。

(2)运河水利工程及设施、管理:由于经济发展和运输的需要,随着钱塘江、曹娥江运口的改良,浦阳江、曹娥江水患的防治,姚江、甬江潮汐的改善与利用,曹娥江与姚江的连接等,浙东运河沿线配套的水利设施不断增设,这些设施主要包括水门、门堰、桥梁、灌溉埭和堤埭、仓储设施、管理服务等。当然随着河道变迁,有些设施的历史使命结合后也就随之湮废。这些记载都有着很重要的历史价值。

浙江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后,出版了的《大运河遗产》,将浙东运河遗产分为水利工程遗产和相关水利工程遗产两二块,大致内容见下表:

 

钱塘江与运河水利航运设施群

新坝船闸、西兴永兴闸、萧山排灌闸站

上虞曹娥江西岸堰坝遗址

上沙丁坝底、拖船弄闸口遗址、曹娥老坝底堰坝

嵩坝清水闸及管理设施


绍兴三江闸


其他水利工程遗产

绍兴都泗堰闸遗址、萧绍海塘、王家泾石灰码头遗址

虞余运河水利航运设施

上虞西斗门闸坝遗址、上虞泗洲塘村闸坝、

驿亭—五夫水利航运设施、马渚横河水利航运设施

曹娥江东岸堰坝遗址

百官坝遗址、大坝遗址、赵家升船机、梁湖堰坝遗址

四十里河闸坝遗址

通明闸坝遗址、无量闸

十八里河水利航运设施

上虞新通明坝、余姚云楼下坝、余上团结闸

姚江水利航运设施

鄞州大西坝、江北小西坝、压塞堰遗址、

大浦口闸、姚江大闸

宁波段其他水利工程遗产

镇海渡、半浦渡口、牟山湖纤道、化子闸遗址、

涨鉴碶闸旧址、镇海后海塘

西兴运口相关水利工程遗产

西兴过塘行及码头

古纤道

萧山官河纤道、绍兴县古纤道、古纤道渔后桥段、古纤道皋埠段、古纤道上虞段

主要古桥梁

萧山回澜桥、绍兴太平桥、绍兴八字桥

其他古桥梁

融光桥、光相桥、广宁桥、泾口大桥、茅洋桥

祭祀遗存

马臻墓、绍兴大王庙、大禹陵、宋六陵

宁波三江口运口码头遗址

渔浦门码头遗址、和义门瓮城遗址、和义路海船遗址

主要古桥梁

余姚通济桥、鄞州高桥

水利及管理设施(机构)

水则碑、庆安会馆、钱业会馆、

永丰库遗址、浙海关旧址

 

上表基本包括了运河的重要工程遗产,可以据此去查资料,逐步补充完善。上表之外也应注意收集。如桥梁,南宋时,为了将帝王棺椁从临安运到绍兴,专门从运河开凿支线攒宫江,即绍兴御河,河上有5座为陆路通达宋六陵而铺设的陵桥,分别为通陵桥、延陵桥、护陵桥、金陵桥、陵桥。

(3)各时期的运河地图,前已有所阐述。数据库中还可添加新中国成立后新绘制地图、照片。

(4)运河边上的故事、传说

绍兴历史悠久,民间故事与传说很多,如越王卧薪尝胆、徐渭民间传说、王羲之的故事,王子猷雪夜访戴,一钱太守刘宠、梁祝、江公祠、抱姑塘、缘木古渡等等。

(5)运河人物、艺文、诗词

此类资料甚多,可按正史、方志、地方文献文集中收集。

(6)运河研究成果。可将新中国成立后新出的运河类图书、论文等汇集于此。

以上将浙东运河的变迁史、浙东运河古文献状况作了简要陈述,同时也对文献的开发、保护提出了初步设想,期待更多的同志共同研究。

 

 

参考文献

 

[1]《越绝书校注》,张仲清校注,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年。

[2]《绍兴水文化》,盛鸿郎著,中华书局,2004年。

[3]《中国大运河史》,陈璧显主编,中华书局,2001年。

[4]《(南宋)会稽二志点校》,李能成点校,安徽文艺出版社,2013年。

[5]《资治通鉴》,(宋)司马光著,吉林大学出版社,2009年。

[6]《宝庆四明志》,收于《四库全书》第487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

[7]《宋史》、《新唐书》,收于《二十四史全译》,许嘉璐主编,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

[8]《清史稿》,(清)赵尔巽等撰,中华书局,1996年。

[9]《二十五史水利资料综汇》,张芳编纂,中国三峡出版社, 2007年。

[10]《万历〈绍兴府志〉点校本》,李能成点校,宁波出版社,2012年。

[11]《宋会要辑稿》,(清)徐松辑,中华书局,1957年。

[12]《新校参天台五台山记》,(日)成寻著,王丽萍校点,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

[13]《崔溥〈漂海录〉评注》,葛振家著,线装书局,2002年。

[14]《客越志》,收于《王百谷集十九种三十九卷》,(明)王穉登撰,明刻本。

[15]《泛桨录》,(清)黄钺撰,收于《小方壶斋舆地丛钞》第五帙,清光绪十七年(1891)上海著易堂铅印本。

[16]《观光纪游 观光续纪 观光游草》,冈千仞著,张明杰整理,中华书局,2009年。

[17]《浙江建设厅月刊》,收于《民国浙江史料辑刊第二辑》,民国浙江史研究中心、杭州师范大学选编,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年。

[18]《京杭大运河图说》,陈述主编,杭州出版社,2006年。

[19]《绍兴历史地图考释》,屠剑虹编著,中华书局,2013年。

[20]《浙东古运河——绍兴运河园》,邱志荣主编,西泠印社出版社,2006年。

[21]《大运河遗产》,浙江省文物局主编,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年。

[22]《京杭运河历史文献的整理与研究》,李泉撰,光明日报2009—02—28。

[23]《中国运河文献资料的分类整理》, 李泉撰,《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4期。

 

The Ancient Literature Review and Protection Measures of

Zhejiang East Canal

 

Zhao ren-fei ,  Lu xian-jin

Shaoxing Library, Shaoxing 312000

 

Abstract: Zhejiang East Canal occupies an extremely important position in the history of China's Grand Canal. But the relevant literature more scattered in local history, history books, files, notesessays, newspapers, etc, finishing its classification system, take the necessary protective measures. This has practical significance and promoting effect for the study of eastern Zhejiang Canal and canal heritage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Key words: Zhejiang East Canal, Literature review, Protection measures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