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马臻庙三十二幅壁画注评

邱志荣

(绍兴市水利局)

 

摘要 : 绍兴古城偏门外的马臻庙自唐以来就有记载,而今存庙是清代重建的。其中有 32 幅壁画,主题是马臻与鉴湖水利。本文根据壁画的内容,结合现代对鉴湖和绍兴水利的研究成果,对其进行全面详尽的注评。认为此壁画的文史价值弥足珍贵,是一部民间版的马臻与鉴湖水利史,尤其是揭示了马臻蒙冤被杀主要是梁冀父子所构陷的真相。,壁画记述是为东汉至清代的口口相传,破解和填补了历代正史、文献的空缺。

 

绍兴古城偏门外的马臻庙自唐以降多有堕败和修葺记载。据《绍兴市志》⑴载,今存前殿、大殿与左右看楼,坐北朝南。清末建筑。其内祭祀内容较为丰富,多古代碑文。庙大殿东西两壁,共绘有 32 幅彩图,主题为马臻与鉴湖水利史,其中马臻治水的伟大功绩,以及梁冀家族的贪婪阴毒,马臻被冤杀,都形象生动的予以展示。关于此壁画的绘画艺术水平自有有关专家介绍,本文着重对壁画的文史价值进行注评。

一、马臻与鉴湖

马臻,生卒年不详,字叔荐,茂陵(今陕西兴平)人。马臻是东汉名将伏波将军马援之后代。⑵

东汉永和五年(140),会稽太守马臻主持兴建了我国长江以南最古老的大型蓄水工程——鉴湖。孔灵符《会稽记》⑶中有记述:汉顺帝永和五年,会稽太守马臻创立镜湖,在会稽、山阴两县界。筑塘蓄水,高(田)丈余,田又高海丈余。若水少则泄湖灌田。如水多则闭湖泄田中水入海。所以无凶年,堤塘周回三百一十里,溉田九千余顷。《水经注·渐江水》称:湖广五里,东西百三十里。沿湖开水门六十九所,下溉田万顷,北泻长江。

境绝利溥,莫如鉴湖。”⑷马臻是大禹治水精神的实践者,是绍兴历史上真正实施了带有全局性意义工程的治水英雄。鉴湖建成,全面改造了山会平原,效益巨大,流泽后世,没有马臻和鉴湖,绍兴的发展历史要重新改写。

马臻筑鉴湖,创建伟业,在会稽因征迁损害了当地既得利益者,淹没了土地、房屋、坟墓而被权贵和当地部分官员联合诬告;在朝廷因祖先马援和梁松结下宿仇,而被顺帝时主政者梁商家族所杀害,是为中国水利史上千古奇冤 ⑸。

太守功德在人,虽远益彰。”⑹马臻为兴民利,含冤被杀,会稽人们没有忘记马臻,唐代已有马臻庙之记载 ⑺。绍兴至今犹存的最大马太守庙有两座:一在绍兴城偏门外鉴湖之滨,跨湖桥之南;一在绍兴城西钱清大王庙村,又称大王庙。表明了政府和民众对马臻筑鉴湖的功德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农历 3 14 日,民间年年祭祀。  

二、对壁画之注评

第一相:东汉永和帝五年,天福星马公降生。

注评:东汉永和五年(140)为鉴湖的创建之年。马公指马臻。把马臻生日定为永和帝五年(140)是有误。天福星,为福德之星,天赐之福。是为民间对马臻的吉称。

第贰相:马公与四人张公讳纲、李公讳固、杜公讳乔延师肄业。

注评:张纲(108~143),东汉名臣;杜乔(? ~147)东汉名臣,受梁冀诬陷而死。两人都是东汉著名的八俊人物,以反对梁冀参政著称。李固(94~147)东汉名臣,以忠正耿直闻名,受梁冀诬陷而死。说马臻与张纲、李固、杜乔一起读书学习缺少依据。或反映了编著者希望同时代的忠臣志同道合。

第叁相:汉顺帝登基,诏举贤良方正,钦赐马公为会稽郡太守。

注评:汉顺帝在位为(125~144),任命马臻为会稽太守,此说可信。

第肆相:马公受诏知越地,尽属水乡,与夫人、公子、小姊哭别天焉,遂请登程赴任。

注评:马臻到会稽郡任太守,越为泽国水乡,此说可信。与家人哭别,既为可能也有想象成分。

第伍相:马公到任,三县百姓递荒呈,治水患。

注评:马臻到会稽,因当时未有鉴湖工程,水旱灾害频仍,百姓向新来太守反映灾情,应是合理之举。

第陆相:马公同众百姓登望海亭,视三县潮水冲没荒田。

注评:绍兴城在越国时龙山上建有飞翼楼(后改为望海亭),东汉时海塘未围成,登楼之上可看到潮水直薄山、会、萧平原,应为事实。

第柒相:马公同扶老酌议画图,设法治水。

注评:此说马臻到会稽后,与当地父老、有识之士共商治水之事。

第捌相:马公派三县钱粮创筑应用,候旨开消。  

注评:东汉时山阴包括后来的山阴与会稽两县,萧山时称馀暨,这里的三县指鉴湖受益的山会地区。马臻组织筹措为建鉴湖的资金、粮食等物资也为事实。

第玖相:马公同三县卒、工匠开垦各处山土,运泥创筑各路塘灞等闸。

注评:鉴湖工程规模巨大,位于东汉时会稽郡山阴县境内。湖的南界是稽北丘陵,北界是人工修筑的湖堤。堤以会稽郡城为中心,分东、西两段,总长 56.5 公里。除去湖中岛屿,其面积约为 172.7 公里,正常蓄水量在 2.68 亿立方米左右。) 此指马臻组织民众及水工,开山运土建造鉴湖塘坝及水闸设施。

第拾相:马公同三县卒、工匠创筑塘坝,东至曹娥,西至萧山,并建造陡亹等闸。

注评:此指马臻组织三县建鉴湖工程,范围东到曹娥、西到萧山,还建造了玉山斗门、广陵斗门、蒿口斗门等设施。

拾壹相:马公同三县卒工匠创筑麻溪大坝。  

注评:历史上浦阳江下游出口早期曾在湘湖之地散漫流入钱塘江。到唐宋时期绍萧地区海塘建设逐渐完成,下泄受阻,浦阳江曾改道由临浦、麻溪经绍兴钱清,至三江入海。又由于鉴湖堙废,会稽山之水直接进入北部平原,因此,造成山会平原排洪压力骤然增大,水患剧增。明代绍萧水利的重点便是对浦阳江下游进行人工调整,主要水利工程则是开碛堰和堵塞麻溪坝。这一调整是绍萧地区新的水利平衡,并且由政府为主导带有行政命令强制实施的。为保证山会地区的整体利益,也必然使局部利益受损和引起水事矛盾。麻溪坝的兴筑是浦阳江改道一个很复杂的过程,主要发生在明代。⑼ 此第 11 幅壁画记载与史实不符,延伸过长。说明编著者于此把马臻当作绍兴水利的宗师,把重大水利及功绩都归功于马臻,反映了民间对人物塑造吸收传说的特点。

拾贰相:马公同三县卒、工匠建造道墟、山西、长江等闸,设各处水门六十九所。

注评:此说马臻与三县建鉴湖诸闸,沿湖开水门六十九所”⑽但具体的水闸记载不精确,似所记都是山会平原沿海水闸或不是马臻时所建。  

拾叁相:马公开垦荒田九千余顷,设东南两湖灌田。

注评:此言鉴湖的效益,溉田九千顷。据统计,⑾古代山会平原鉴湖以北、曹娥江以西、浦阳江东南及其附近、萧绍海塘以南的农田约为 47 万亩 , 所谓都溉田九千余顷东南两湖应是鉴湖之东西两湖。东湖堤坝:自城东五云门至原山阴故水道到上虞东关镇,再东到中塘白米堰村南折,过大湖沿村到蒿尖山西侧的蒿口斗门,长 30.25公里。西湖堤坝:自绍兴城常禧门经绍兴县的柯岩、阮社及湖塘宾舍村,经南钱清乡的塘湾里村至虎象村再到广陵斗门,长 26.25 公里。东、西湖堤的分界为从稽山门到禹陵的古道,全长约 6里。鉴湖湖区总面积为 189.95平方公里,除去湖中岛屿 17.23平方公里,水面面积西湖为 85.09 平方公里,东湖为 87.63 平方公里。

拾肆相:三县百姓沐公恩泽,鱼樵耕读成美乡。

注评:此说鉴湖效益显著,绍兴成鱼米之乡,人文优越之地。

拾伍相:马公建坝后,诸暨百姓私掘开坝,与山、会、萧三县百姓争兢厮打。

注评:此说建麻溪坝后,浦阳江出水不畅,引起诸暨与绍萧之间的水事纠纷,并引起激烈争斗。但此是明代浦阳江改道之事,非关马臻筑鉴湖。

拾陆相:马公会同山、会、萧、诸四县,议帮粮诸邑田亩。

注评:此记马臻召集四县协调麻溪坝水事纠纷,以粮食补诸暨损失,虽所记不应是马臻之事,而是明代绍兴知府所为,但说明在明代浦阳江改道后,对工程带来的淹没区的损失,绍兴府曾进行四县协商。以受益区以粮食补偿淹没区的办法,很有水利史料价值。

拾柒相:权犴梁冀,差官索马公金帛不遂,成衅起事。

注评:犴,同豻”⑿,古代北方的一种野狗,形如狐狸,黑嘴。此说梁冀陷害马臻筑鉴湖的缘由。记梁冀与马臻有矛盾是事实,但并不是主要为粮食起因,而是梁、马两家有世仇。梁家乘机诬陷打击马臻。⒀

拾捌相:梁冀因端怀衅,即以擅用公赋敕奏马公,不蒙明察。

注评:此记梁冀构陷马臻,以马臻擅自动用官府钱粮为由,向皇上诬告马臻有罪。而皇上不明细察,被蒙骗。

拾玖相:校尉到会稽郡,锁拿威逼登程,公从容就缚,惊骛闻百姓。

注评:此记朝廷派官员,强行抓捕马臻,马臻从容而就缚,消息迅速惊动黎民百姓。

贰拾相:三邑百姓感公恩泽,哭泣攀援,随公至洛阳,赴阙白公冤。

注评:此说山、会、萧民众,深明马臻为人和筑鉴湖功德,在马臻被捕时悲痛哭泣,全力救援,还随马臻到京都洛阳,到朝廷为马臻伸冤喊屈。

念壹相:梁冀陷公以泄私愤,公遂受无妄之灾。

注评:此说梁冀陷害马臻,以泄个人私愤,马臻平白无故的遭遇灾祸,蒙冤被杀。

据考证⒁马臻到会稽为太守后,毅然创建鉴湖,因此引起很多的移民、淹没房屋坟、以及大量增加劳役等问题纠纷,当地也必然有既得利益受损害者不满。更严重的是在政府官员中的马臻反对者,以及梁氏家族在地方的势力,充分利用这一机会,诬告马臻。经周密策划,阴险地在政府掌管的户籍簿上抄录已死亡人之名,以这些死人名告状到朝廷。状告的主要罪名是马臻贪污政府皇粮和财政收入,筑湖淹没当地百姓土地、房屋和祖坟,激化社会矛盾。

山阴有千余人状告马臻,不管如何不顾事实诬告,未经查实,尚不能直接置马臻于死地。能够杀马臻者,关键是当时的汉顺帝和位居三公之上并掌握朝廷大权的大将军。公元 141 年做东汉大将军的分别为梁商和梁冀,那年秋 8 月梁商病死,壬戍日(初十),派河南尹乘氏侯梁冀做大将军,那么是年陷杀马臻的或是梁商或是梁冀。

梁商,史上虽有清名,但深层次分析也可见其具有处事谋划深远、不张扬、阴险、手段极其高明的从政特点。梁商把女及妹送给了顺帝,女立为皇后,妹为贵人”⒃;顺帝要以商为大将军,他不受而最后还是当了大将军;他赈灾不宣己惠,而天下人都知道了他的义举;他请求顺帝罪止首恶刑不淫滥,对状告他的人少处罚,但首要者张逵、张凤、杨皓都被处以死刑;他向顺帝选送歌妓友通期,没有做到事君当进贤士,其行为可见一斑;他死前要求薄葬,但实际葬礼十分隆重;他明知儿子梁冀的品行,却未阻止顺帝对他的提拔重用,最后顺帝让梁冀继承了他的大将军之职。梁商死于公元 141年秋,史载他在 3 月上巳日(初九)大会宾客,在雒水宴会,酒过半后,唱《薤露》之歌 ⒄马臻被杀属违法、违反程序案,未经调查核实便把马臻残杀,披刑于市,此种生杀大权只有皇上才拥有,公元 141 年春还免去了司空郭虔的官职,按《后汉书》卷 114 记:司空,公一人。本注曰:掌水土事。凡营城起邑,浚沟洫,修坟防之事,则议其利,建其功。凡四方水土功课,岁尽则奏其殿最而行赏罚。……凡国有大造大疑,谏诤,与太尉同。看来主管全国水土事的最高官员也被免职,应是有重大过错。绍兴民间相传马臻的生日为农历 3   14 日,马臻的生平都无记载可考,何来详细的生日记载,倒是公元 141 年郭虔于月 16 日被免职倒是有正史记载。按此分析民间所传马臻生日或是他被杀害之日,到 3 天主管水土之职的司空郭虔便被免职。  

能把马臻案办成冤案、奇案、谜案的也只有老谋深算的梁商。马臻到会稽后修鉴湖必然向朝廷报告过,由郭虔岁尽则奏其殿最高而行赏罚,朝廷开始必然是支持的,如此大的水利工程项目按常理郭虔也会向大将军及顺帝报告过。后来出现了千余人怨诉到朝廷,不仅告到了郭虔那里还会有告到梁商、顺帝处的。盛怒之极,顺帝下令斩杀了马臻,罢免了主管水利的司空郭虔。

马臻被杀还要提到一个关键人物,便是梁皇后梁纳。梁纳是梁商之女,很擅长谋政之道。阳嘉元年(132)立为太后,常干预朝政。梁商、梁冀能成为大将军,一览朝中大权,骄横自恣,祸害国家,她起到重要和关键作用。后来梁氏专权立帝与谋杀孝质帝,李固、杜乔等忠诚之士被杀,梁太后都有不可推卸之罪。同样,马臻含冤被杀,就最高决策层而言,梁纳亦应为梁家主要谋划者之一。

马臻蒙冤被杀,当时朝廷必定会有人提出异议,会稽有识之士也必然有人为马臻鸣冤,向朝廷提供真实情况。于是朝廷派人去会稽调查。但亦可发现马臻被害后,朝廷派到会稽任太守的是何人?是梁旻 2。梁冀的从弟到会稽新任太守,要办梁商主谋的案子,与本家有世代宿怨后代之案,何来真实?而梁冀在朝廷主政,他会深究父亲办的案子吗?顺帝会承认自己的过错吗?  

新任太守梁旻策划把政府的户口簿交给了朝廷来使,核实都是已死之人。既然是死人告状,也难对质。不再深究既为顺帝之错作了掩饰,也是梁家的希望和可在掌控的范围之内。不作讨论,不再提及,不载史记。就筑鉴湖本身而言,也没有人说是不对,鉴湖依存,效益在不断显现。时间一长朝中也就无人再提此事。正史不记载此事,有不便写、不好写、不能写的原因在其中。

直到孔灵符在孝武帝大明年间(457~464)任会稽太守,这已是离马臻筑鉴湖 300年以后的事了,他到会稽后,看到鉴湖巨大效益,听到民间相传马臻被杀的冤案,心中自然愤愤不平。于是他在《会稽记》中以简短的文字记下了鉴湖的建筑时间、规模、形制、效益。以及马臻被杀的缘由。对马臻被杀,他不作评论,也不好多作评论,弄不好招来杀头之祸。但他又不得不记,时间长了后人更说不清。孔灵符也属刚直之人,最终也惨遭杀害⒅。

念二相:冀复遣校尉诣公家,夫人赴井,而公子之子女继之。

注评:此说梁冀凶残之极,又派遣军官到马臻家,致使马臻夫人投井而死,子女相继投井,酿成人间悲剧。

念叁相:三县百姓赴阙,復白公冤。

注评:山、会、萧黎民百姓愤恨不平,上告朝廷,为马臻伸冤。

念肆相:三邑百姓扶公柩归于越地,香滴洛阳。

注评:山、会、萧黎民百姓扶持马臻灵柩回到会稽,震动朝廷所在洛阳城。

念伍相:汉帝时,张纲、李固、杜乔敕奏梁冀十大罪。

注评:汉帝时,张刚、李固、杜乔向朝廷上奏控告梁家罪恶。对照下幅图之汉帝应为汉桓帝时期(146~166),因此张刚等 3 人控告过梁冀是事实,但年代应在汉顺帝时期(126~143)。

念陆相:汉帝准奏,敕张纲、李固、杜乔监斩梁冀父子三人,奸党受诛

注评:汉帝准奏,命张刚、李固、杜乔 3 人监督斩杀梁家父子,梁氏一并奸党同时诛杀。此汉帝应是汉桓帝。诛杀梁氏事发生在延熹二年(159),此时张刚、李固、杜乔均已不在世。

念柒相:唐开元中,刺史知绍兴府事张公讳楚,奉旨同三县百姓敕建马公祠。

注评:在唐开元时(713~741)刺史主管绍兴府事的张楚,按照朝廷的指示建马臻庙。此事唐代韦瓘《修汉太守马君庙记》有载,又记封仁惠公

念捌相:上帝怜马公忠直,敕公阴勘梁冀父子奸党恶迹。

注评:上帝深感马臻的忠诚正直,命马臻在阴间清算梁家父子及奸党祸国殃民的罪恶。此上帝应是指中国古代祭祀中的最高神。

念玖相:宋嘉祐四年,查粮,比前汉多三十余万,封马臻为利济王。赐春秋二祭。

注评:宋嘉祐四年(1059),朝廷查核对比山会平原三县粮食生产情况,发现比汉时多产 30 余万(石)。于是宋仁宗封马臻为利济王。还赐予春秋两次祭祀。

以上,“30 余万,计量单位以较符合实际,此言鉴湖建成,蓄淡、抗洪、排涝、挡潮,农田增加和受益,粮食比汉时大增。

利济王是宋仁宗对马臻的谥号,《闸务全书》下卷《县覆府引·附录》⒆《府志》载,汉会稽太守马臻,宋嘉祐四年封利济王。此壁画应是庙中传承记载,具有真实性,并与文献互证。

叁拾相:贼寇临越,公默显神威退寇,百姓得安堵无恙。

注评:有外来强盗侵犯绍兴,马臻显示神威击退来寇,黎民百姓得以平安。此贼寇应主要是指倭寇。明代倭寇多次侵犯越地,尤为明嘉靖二年(1523)五月,日本人冲击宁波驿馆和市舶馆,一路追杀到绍兴城下⒇这里绍兴民间已把马臻当作了泛神对待,祈求保佑太平。

叁拾壹相:康熙年,越都旱甚,郡侯邑主亲诣虔祷,大沛甘霖,万民感仰。

注评:康熙年,越地旱情严重,知府亲至马臻墓、庙祭拜求雨,是年风调雨顺,黎民百姓感恩崇仰马臻神明。

叁拾贰相:三邑士民感公大惠,逢公诞辰,龙舟□“志不忘。

注评:山、会、萧三地民众不忘马臻为越地带来的恩泽,每逢马臻诞辰之日(相传农历 3 14),以龙舟竞赛等活动纪念。

三、小结

(一)壁画创作、绘制时间应在清代

关于马臻庙,康熙《绍兴府志》有载:明天启间,知府许如兰同郡中绅士重葺,修撰余煌有记,后渐倾颓。国朝康熙五十六年,知府俞卿筑沿海石塘,告成乃追念马公旧绩,撤而新之,门垣堂寝较旧制更弘丽焉。《绍兴市志》记马臻庙在清康熙、道光、光绪年间,均修葺。21关于壁画内容结局的第 31 幅也是记康熙年事,第 32 幅则是讲民间祭祀之事。由于目前尚未找到确切的壁画创作年代,只能分析其年代最大可能在康熙五十六年(1717)之后到道光年代(1821~1849)之间。  

(二)重要价值是揭示了马臻是为梁家所害

关于马臻筑鉴湖事迹与被杀冤案,《后汉书》无记载,文献资料也甚少,并且之后的文献中仅记载马臻被杀是当地权贵的诬告所致,不涉及朝廷的责任。但马臻既然造福于民,又蒙冤被杀,会稽百姓必定愤愤不平,念念不忘。马臻庙有记载建于唐代,关于马臻和鉴湖真实事迹在马臻庙传记中应该有集中的历史传承和权威性。之后口口相传,在事实的基础上也会演绎出新的故事和增添新的内容。壁画中直面史实和朝廷的过错,揭示并记述了马臻被杀的主要原因是为梁家父子所构陷。尘封历史,于此解密,填补了历史文献之空缺。

(三)一部民间版的马臻与鉴湖水利史,特色鲜明

此壁画的历史叙述脉络较清楚,鉴湖的规模、效益,上至汉代,下至清代的绍兴治水史,讲的较清楚、系统。并且在画中可见人物的服饰打扮富有时代特色。如第 30 幅马臻默退贼寇,百姓的服饰似为明代;第 31 幅康熙年间知府求雨,其中人物的服饰明显是为清代装束。可以肯定文字记述并创作者有较深厚的史学功底,既阅读了较多关于马臻与鉴湖的史料记载,又较认真研究过东汉历史,还广泛的吸收了民间关于马臻鉴湖以及绍兴水利的故事传说,是经过一番认真的梳理和研究的作品。可作为绍兴水利史的重要史料和珍稀作品。

当然,既作为民间版,就具有想象发挥空间较大,史实不是很严谨,以及逻辑不是很严密的特点存在。

建议有关单位、部门加强对壁画的保护和研究。

 

 

注释  

⑴任桂全总纂《绍兴市志》,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 年版,第 2183 页。

⑵邱志荣著《上善之水》,上海:学林出版社,2012 年版,第 175 页。

⑶太平御览》卷 66 引《会稽记》。

⑷王十朋《会稽风俗赋》,载《王十朋全集》卷 16,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年版,第 825 页。

⑸邱志荣《上善之水》,上海:学林出版社,2012 年版,第 168 页 ~189 页。

⑹李慈铭《受礼庐日记·下集》,载李慈铭著《越缦堂日记》,扬州:广陵书社,2004 年版,第 4012

页。

 ⑺(唐)韦瓘《修汉太守马君庙记》,载邹志方著《会稽掇英总集点校》,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年

版,第 264 页。

⑻盛鸿郎、邱志荣《古鉴湖新证》,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北京:中国书店,1991 年版,

第 13 页— 32 页。

⑼邱志荣主编《绍兴三江研究文集》,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 年版,第 136 页。

⑽《水经注·渐江水》。

,⑾盛鸿郎、邱志荣《古鉴湖新证》,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北京:中国书店,1991 年版,

第 13 页 ~32 页。

⑿《辞海》,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 年版,2379 页。

⒀⒁邱志荣《上善之水》,上海:学林出版社,2012 年版,第 168 页 ~189 页。

⒂后汉书》卷三十四《梁统列传》。

⒃《资治通鉴》汉记 44

⒄《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

⒅《宋书》卷五十四《孔季恭传》。

⒆冯建荣主编《绍兴水利文献丛集》,扬州:广陵书社,2014 年版,第 71 页。

⒇ 钱起远主编《宁波交通志》,北京:海洋出版社,1996 年版,第 616 页。

21任桂全总纂《绍兴市志》,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 年版,第 2183 页。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