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阮社记忆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编者按:阮社位于绍兴城西 20 公里的古鉴湖与古运河之间的河网平原,地处绍兴城西出钱塘江的运道塘南岸,自古以来水利先进,交通便捷,经济发达,文化繁荣,是绍兴平原上一颗璀璨的文化明珠。阮社村落在城市化浪潮中即将拆迁。为此,鉴湖研究会组织专家、学者在实地踏勘和调研的基础上,对以水乡、桥乡、酒乡、名士乡为核心的阮社水文化进行全方位的梳理和研究,撰写了 9 篇考证文稿,题名为《阮社记忆》,以期将阮社文脉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垂钓古纤道(阮社记忆之一)

今年春节期间,江南的天气格外晴好。正月初三,我带上鱼竿,骑车几十里到萧绍运河古纤道边垂钓。

正是隆冬季节,早上略微有些冰冻,天上罩着薄薄的云层,日光不能普照,显得分外寒冷,但骑车途中,我早已是身心两热。阮社、南钱清一带的古纤道,两面临水,南面称里官塘,旧时为风急浪高时小船避风之地;北面名外官塘,为主河道。约上午 9 点半钟,选定垂钓处,在浅薄的水草上拉开 1 尺见方的水面,先抛落一团酒糟,又洒入一把酒米,拉开鱼竿,钩入饭粒,垂线入水。知道鱼一时不会上钩,站立起身,去回味和欣赏这曾于我十分熟悉的纤道景色。  

少年时家住阮社古纤道南岸,夏秋之日常常击水河中,有运输船来,便从水中攀登上船,再跳入水中,为此,少不了遭船夫责怪 ; 又有纤夫拉纤走来,待其刚过身边,一跃从纤绳上飞过,插入水中。当时的河水,清澈见底,水草深绿可爱,河中那取之不尽的鱼虾,带来儿时无限奇趣;河上那方圆如画的太平桥,古纤道白玉长堤之下的千孔绿波,又给我以后的生活无限的遐想和美好的回忆。

深爱古纤道,也就希望这里的一切变得更美,有甘当护卫者的责任心。记得 70 年代末来到运河边,见纤道上多处已是桥倾岸坍,不少地段的大方石条被人运走,用作建房基石,我不胜愤慨,生平第一次写信给浙江日报,要求对此进行治理管护。后几年又见太平桥上一块护桥拦石不翼而飞,又致信到《绍兴日报》,见报后,市文管处还专门就此事作了调查。

今日的古纤道,平整的大青石上已可骑车,在我垂钓的不远处已建起一古纤道碑亭,古纤道已于 1988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名城意识、法制观念的增强,已使当年损坏古纤道的现象逐渐得到制止。岁月变迁,沿岸的乡镇企业、村民新居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喜乐之中,也感于环境景观不大协调,运河水质也渐不如以往。背纤者早两年已少见了,时逢佳节,连平时东往西来的运输船也很稀有,倒有不少外来客坐着乌篷小船,谈笔风生,其乐融融。

傍近中午,天上的浮云已经散尽,阳光灿烂,风平浪静,鹅毛浮子已开始抖动了,轻提鱼竿,不见鱼影。约十分钟后,鹅毛再动,再提,拉上来的是一条一两多的鲫鱼。欣喜一阵又放钩落水,即刻又从水草中提出一条约半斤重的鲫鱼。以后,则一发不可收,几分钟便可钓上一条。鱼虽不大,但数量可观。循环往复,竟无半点厌气;心旷神怡,全在鱼水之中,有行人过往者,称我钓技高、运气好,言近年很少有垂钓者在此如我今日所获。这样到了近 3 点,见鹅毛浮慢慢往下沉入,一提钓,鱼竿猛然拉紧,有鱼在下猛力颤动。因是钓鲫鱼细线,生怕硬拉线断,这样任鱼在水下东窜西撞,既不松,也不紧。由防御,到相持,再转入进攻,约 10 余分钟,鱼头出水了,是 1 条鲤鱼。又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鱼拖出水面,又慢慢地顺着水草拉到岸边,俯身下去卡住鱼鳃。随线提到岸上,是一条少说也有 3 斤多重的锦鲤。冬日能钓到这样的鲤鱼实属少见。惊喜之余,又庆幸是在冬天,要是在夏秋,遇到这等急性子鲤鱼狂游猛窜,如今日这线,恐怕早已断矣。返城时,一路春风。春节之乐竟莫过于此。

(邱志荣 撰)

此文原载于《中国水利报》,1993 3 10 日。

 

阮社——姚长子抗倭英雄之乡(阮社记忆之二)

说起抗倭,世人一般会记忆起浙东沿海的卫所之地。或许渐为人们淡忘的是地处绍兴平原腹地的水乡阮社,曾有过一个抗倭民族英雄姚长子,牺牲自己生命并创造时机

由官民全歼倭寇的历史故事。

姚长子(1522~1554),为山阴独山人(今柯桥西独山村人),出身贫苦,以打工谋生,为人正直仗义,又好武功,因其身材高大伟岸,人称姚长子 据《绍兴县志》⑴记载,嘉靖三十三年(1554)倭寇联合山贼,从诸暨突入山阴境内,到达柯桥西南部,准备烧杀抢掠一场。倭寇有多残忍:

倭大暠入桃渚,富庚民舍焚劫,驱掠少壮,发掘冢墓。束婴孩竿上,沃以沸汤,视其啼号,拍手笑乐。得孕妇卜度男女,刳视中否为胜负饮酒,积骸如陵。⑵

这倭寇在行进途中遇上了在打谷场劳作的姚长子,姚长子对倭寇深痛恶绝,立即挥稻叉只身与倭寇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被擒。倭寇残忍的以藤条穿贯其肩骨,强迫其当向导,要他带路抢掠并逃遁。此时姚长子已身负重伤,血流满身,他以必死之心,想决不能让这批贼寇危害乡亲和脱逃。便佯装带路,把倭寇等引入四面临水的阮社化人坛,暗中用方言告诉乡亲:等我等过桥,你们把前后桥都拆掉,断其归路,把强盗困在水中央。村民立即动员,按其所说,一面报官府,一面把桥路断绝,使倭寇无路可走。当时是,倭寇惊慌失措,不辨东西南北。之后,官兵迅速赶赴现场,战斗中官兵勇敢杀敌,阮社及附近乡民渔夫千船围捕,取得全歼倭寇之胜。《越中杂识》下卷《忠节》记:

果陷贼于化人坛,四面皆水,官兵截其后,贼知为所绐,杀长子,剉其尸。贼百三十余人,乃尽歼于此,乡人立祠,祀长子于死所。

姚长子作为一个普通乡民,以其爱国爱乡之心,在阮社水网密布之地设计谋歼倭,奋烈献身,其大义之举为绍兴人民所赞誉和怀念,乡人为纪念,将化人坛之地设为““绝倭涂,前后两桥分别命名为得胜桥万安桥,并在绝倭涂上建造姚先烈绝倭纪念碑,高 6.5 米。地点在阮社寺基庄。是为绍兴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绍兴西鉴湖景区也有姚长子先烈石雕像耸立纪念。明张岱感姚先烈精神和气节,为其撰写墓志铭,称其醢一人,醢百三十人,功不足以齿。醢一人,活千万人,功那得不思仓卒之际,救死不暇。乃欲全桑梓之乡,旌义之后,公道大著,乃不欲存盈尺之士,悲夫!”⑶

(邱志荣撰)  

 

注释:

⑴傅振照主编《人物》第四十一编,中华书局,1999 年版,第 2037 页。

⑵崔溥著,葛振家点注《飘海录》,葛振家《译序》,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 年版。

⑶张岱《姚长子墓誌铭》,载《瑯嬛文集》卷五。

 

阮社后庙发现重要水利碑文——马汤会(阮社记忆之三)

 阮社,是浙东运河边的一颗灿璀明珠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是著名的水乡、酒乡、桥乡、名人之乡,也是鉴湖黄酒的起源地。为进一步了解阮社这一历史悠久的水乡,研究其文化、文物价值,2016 11 9 日,我们前往实地深入考察。其中之一是发现了绍兴重要的民间水利祭祀碑文——“马汤会。

1980 年出版的《浙江省绍兴县地名志》记:

阮社人民公社位于绍兴县西北部。东靠柯桥镇,南邻州山公社,西连湖塘公社,北与管墅公社,南钱清公社接壤。

阮社村原名竹村,相传晋时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曾在村居住,故改名阮社。

古代阮社人十分崇仰阮籍、阮咸,阮社今尚存籍咸桥以纪念二阮。区域内浙东古运河上的毓荫桥一声渔笛忆中郎,几处村酤祭二阮。上联写听到运河边渔笛声使人回想起柯亭椽笛的蔡邕,下联写见到这一带的村肆酒店便深深怀念阮藉、阮咸叔侄。

在籍咸桥东侧的后庙中,我们发现了一组珍贵的碑文,由于堆积物较多且一时较难细化辨认,现只是看了局部和大致,但已确定有重要的史料研究价值。

碑分东西两组,其中西部一组有三块,分别为文武会马汤会前阮会,碑立于乾隆年间。这初步理解应主要是开展文化相关活动的民间组织。

先说这前阮会碑。是为祭祀阮藉和阮咸。其中有碑文:因立南北二社,北祀大阮;南祀小阮,由来旧矣。这应是后庙祀大阮(阮藉),前庙祀小阮(阮咸)的由来。

再说这马汤会碑。分明记载着东汉会稽太守马臻鉴湖和明绍兴知府汤绍恩筑三江闸的水利功德,以及给本地带来的恩泽。之后是本会人员如何以酒捐、田捐等形式开展祭祀两位水利先贤的活动及兴修水利的资金分担和管理办法。  

绍兴是历史时期水利的产物。天人合一,水利成就了鱼米之乡。绍兴是由南而北呈山————海的台阶式地形,自三江闸建成便形成了以沿海大闸全控平原水利的形势。阮社之地处平原的中部,三江闸建后应是其地旱涝无忧,百业兴旺、人文兴盛。于是,阮社人念念不忘马臻筑鉴湖和汤绍恩建三江闸的功德,便以祭祀方式感恩先贤并教育后人,这是其一。其二,三江闸、古运河等水利岁修、管护经费筹措需民间合理负担。其三、阮社为水乡富庶之地,主要收入为产粮、产渔,做酒、做锡箔,以此由民间办会捐集使用资金也是有效之举。更要倡导以自觉捐款修水利为荣的义举,绍兴古运河上的多处桥路是阮社人士自发捐修,至今铭刻在运河古石之上。

历史上绍兴的民间水利碑本来就不多,岁月沧桑、天灾人祸,留存的更少。马汤会碑无疑是绍兴古代重要的水利碑文和实物展示,其意义不仅是在清代,会延续到整个绍兴水利史、水文化的传承和印记内容。

后庙中的水利碑文,包括其他 5 块碑有着绍兴古代乡村文明、水利发展的重要史料价值,具有系统完整性的意义,和窥一斑见全豹的作用。尤喜为保存十分完好,是为绍兴文化的稀世珍宝。有待相关部门和各学科专家进行全面、深入、精准研究,充分挖掘其价值。

古老的后庙碑文一定会绽放出灿烂的绍兴文化光辉,奉献人类、留存于史册。

(张钧德(邱志荣  撰)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