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姚江古渡

万伯春

(宁波大学)

摘要:四明大地上,有一条江叫姚江,它已经在这块土地上流淌了亿万年。姚江,古称舜江,又名余姚江,因流经余姚而得名。姚江源头在四明山夏家岭东北眠岗山,此后经四明湖流经余姚城区,出城后曲折向东南,与多条溪流汇合后进入丈亭三江口,汇合慈江,此后向东,到达宁波市区三江口与奉化江汇合成甬江而入海。姚江古渡自河姆渡文明以来,悠悠数千年,承载了多少记忆,讲述了多少故事,记录了多少历史。

在姚江上,自古以来就有很多的渡口,据记载最多的时候有渡口五十多处,宋宝庆《四明志慈溪津渡》就记有黄墓渡、李溪渡、青林渡、任家渡、鹳浦渡、丈亭渡、蜀山渡、城山渡、车厩渡等,在宁波城区,还有东渡(桃花渡)、西渡等。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交通工具的变化,近几十年来,古渡不断减少,市区青林渡、余姚的蜀山渡、车厩渡退出了历史舞台。目前在使用的少数几个渡口,估计过不了多久也将逐渐消失。

河姆渡——灿烂文明渡千载

河姆渡是姚江上的一个渡口,原名黄墓渡,位于余姚市河姆渡镇河姆渡村。清人方钦华写有《黄墓渡碑记》,记有吾邑前江之水由丈亭历西渡直抵郡城之北,其间之以渡名者凡九,而黄墓渡居其一。碑记还记述了当年渡口的繁忙:冠盖往来而游人络绎,以致山人木客村农贩夫之问渡与此,日凡千百辈。河姆渡口有一块石碑,上有《黄墓渡考》:河姆渡,书称黄墓渡,以南岸覆船山传有黄公墓而著名。黄公姓崔,名广,字少通,曾居夏,号夏黄公。汉初与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隐于商山,俱高年皓首,史称商山四皓。黄公又避地甬东,卒葬于此。渡口设亭以便过往而资凭吊。黄公避地的甬东,据说是就是奉化的黄贤村。先是称黄墓渡,也许乡人不知黄墓为何物,也许因读音相近慢慢地,黄墓渡后来就成了河姆渡

1973 年,在河姆渡村考古发现了河姆渡文化遗址,原来它是我国南方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也是世界闻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遗址叠压着四个文化层,最下层的年代为 7000 前,出土了骨器、陶器、玉器、木器等各类质料组成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品、装饰工艺品以及人工栽培稻遗物、干栏式建筑构件,动植物遗骸等文物,全面反映了中国原始社会母系氏族时期的繁荣景象。河姆渡遗址的发掘为研究当时的农业、建筑、纺织、艺术等东方文明,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实物佐证,也说明了新石器时期在长江流域同样存在着灿烂和古老的文化。河姆渡遗址 1982 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记载,几百年前甬江出海口在镇海三官堂一带,东海潮水通过甬江上溯姚江,能直达余姚城区。那么,几千年前的河姆渡先辈们枕河而居,一定可以看到姚江水的潮起潮落,晚上,他们定能听到姚江的阵阵涛声。

遗址博物馆里陈列着河姆渡人制造的几支船桨和小木船的残片,还有那艘复原的独木小船。于上我遐想,河姆渡人就是划着这样的小船,到河的对岸去打猎,或者到河上甚至经过出海口到海上去打鱼。可以说,那条小船就是中国最古老、最原始的渡船,而河姆渡应该是我国现存的历史最悠久的古渡口。

车厩——厉兵秣马忆勾践

车厩,位于余姚城区东南 17 公里,现属河姆渡镇。车,指的是古代战车,厩,指的是马棚。我们一听这个地名,就知道它应该与军队、与战争有关。一读《读史方舆纪要》,果然如此,书中卷九十二记有车厩山,县西南(注:指原慈溪县城慈城)四十里,昔越王勾践置厩于此,停车秣马,遗迹犹存。今设车厩驿,有车厩渡,去府城六十里,西去余姚县亦六十里。在《会稽记》、《名胜志》、《雍正浙江通志》、《光绪慈溪县志》等史志车厩山条下也有类似的记载。


据《国语》记载 , 当时越国勾践之地,南至于句无,北至于御儿,东至于鄞,西至于姑蔑,广运百里。当时,越王勾践为了向吴国复仇,选择车厩作为军事基地,在那里秘密地驯养战马,制造战车,为提高越国的军事实力,以便消灭吴国,进而称霸中原。车厩依山面水,山冈平坦,草木葳蕤,养马有水草,造车有材料。勾践选择车厩作为军事基地是很有眼力的。由于复仇意志坚决,训练军队有方,加以攻战策略的正确,经过一番激战,最后终于灭亡吴国,报了大仇。正如清代诗人叶锡凤诗中所说:越王勾践霸中州,一洗当年石室羞。悔杀夫差请成日,不教江畔牧骅骝。

车厩山上有一块山地,名为柴基坪,史志上记为寨基坪。《慈溪县志》上有越王寨条,记车厩单于山东北,宝庆志车厩会稽地志云,昔勾践于此置厩停车秣马,迹址犹存,按今车厩山冈上有寨基坪,相传越王屯兵,犹有土垒遗迹存焉,又三里许,路侧有巨石似槽,俗称越王马槽,故名。柴基坪,它是车厩山北麓面对姚江的一处山顶空旷坪地,该坪地南北长 100 余米,东西最宽处有 30 余米。当地人称此处为越王练兵台 坪地的东北端,有一高土堆,据称为点将台,是当年训练士卒时作指挥之用。柴基坪面江靠山,在军事上,作战可御敌于车厩岙之外,撤退,可隐蔽于十里长岙直至崇山峻岭之间,实乃屯兵扎寨的要塞之地。

在车厩还有几处纪念勾践的遗址,如车厩渡西侧当年勾践卧薪尝胆的石室黄袍枕,石室下方勾践扶犁耕种的越王畈,为纪念勾践而建的越王庙等。

清人释实振写过一首《车厩江怀古》: 

   大江潮落候,岸岸泊行舟。

  市散村烟合,日斜渡艇浮…….

霸业消沉久,室将残厩留。

这诗中岸岸泊行舟日斜渡艇浮,写出当年古渡的繁忙,霸业消沉久,室将残厩留则写出了对卧薪尝胆、称霸诸侯的勾践的凭吊和缅怀。

如今,我们在车厩再也看不到渡船的往来了。但是,我们如果站到车厩山上,我们可以一览姚江,看江水滔滔东去,可以想象出勾践在姚江畔扶犁耕种的场面,还可以想象勾践的士兵在训练的呐喊声和战马的嘶鸣声中冲锋向前的身影。

城山渡——千秋兴衰见句章

城山渡,南岸为余姚市大隐镇城山村,北岸是江北区慈城镇的城山渡村和王家坝村。

在城山渡渡口的亭子柱上,有一幅对联:尧舜江畔,历代古亭映河山;越郡野渡,千秋遗迹忆句章,署名为村叟李宝堂撰联。在对岸的三勤渡口,也有一幅对联,写着:王生石纽凿涂山通宁波,古会稽句章城勾践迁绍兴。那么,这个渡口与句章城、与勾践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句章之名,始见于《史记东越列传》,武帝元鼎元年 ( 公元前 111 )“遣横海将军韩说出句章,浮海从东方往 ( 击东越 )意思是说,武帝派遣将军从句章出发,渡海到台州一带打仗。宋宝庆《四明志》记有:古句章县在今(慈溪)县南十五里,面江为邑,城基尚存,故相传曰城山,旁有城山渡。据史志记载,句章城始建于周元王四年(公元前 472 年,越勾践 24 年),为越王勾践所筑。《十三州志》载越王勾践之地,南至句余,其后并吴,因大城句余,章伯功以示子孙,故曰句章。”“,就是表彰的意思。周元王四年,勾践灭吴,周元王赐勾践胙并命以,越王称霸,勾践为向子孙表彰灭吴封伯之功,将原越之南方边地句余扩大而改句章。


根据这些记载,我们大致可以知道,古句章城为越王勾践于公元前472年所建,为句章县治。当古句章城作为越国在浙东的重镇时,今天的宁波市区还是一块海潮出没的不毛之地。据说当年的城山渡,旁边还有句章港,是战国时期全国五大港口之一。作为越国的海防要塞,港口东距三江口四十余里,西去当时越王停车置厩、秣马厉兵、囤积粮草的军事基地车厩二十余里。晋代时,句章城渐趋荒废,人烟日稀。东晋隆安四年(公元400年),东晋孙恩的起义军攻破句章城,历经八百七十二年的县城化为废墟,县治被迫迁到小溪 (今鄞江桥)。


清人胡亦堂过城山渡时,当年戍守的士兵早已不见,看到的只是一望无际的蒿莱荒草,他无限感慨,写下了《城山怀古》:  

闻昔句章县 , 江城面水隈。

  如何鸡犬地 , 一望尽蒿莱。,

潮汐无时歇,风帆此道开。

当年戍守者 , 凭吊有余哀。

 

邵家渡——梁祝化蹀传千古

姚江邵家渡,位于海曙区高桥镇,现在还在使用。邵家渡的南岸,就是晋代梁祝墓冢和梁山伯庙古遗址所在地。

梁祝故事起源于东晋,距今已有 1600 多年的历史。北宋大观元年(1107)明州知府李茂诚所撰《义忠王庙记》(又称《梁山伯庙记》)记述后简文帝举贤,郡以神应诏,诏(梁山伯)为鄮令,是最早记载梁祝故事的碑记,宋代张津在《乾道四明图经》中称:义妇冢,即梁山伯、祝英台同葬之地也,在(鄞)县(西)十里接待寺之后,有庙存焉……。《四明图经》是最早记载梁祝故事的地方志。明代黄润玉在《宁波府简要志》中又说:义妇冢,县西十六里。旧志,梁山伯、祝英台二人少同学……后梁山伯为鄞令,卒,葬此,英台道过墓下,泣拜,墓裂而殒,遂同葬焉。东晋丞相谢安奏封为义妇冢” 

据众多史料记载,梁山伯为东晋人,与祝英台三载同窗,曾为官于宁波鄞县(即现今鄞州区)县令,后因治理姚江积劳病逝,遗命安葬于高桥九龙墟。

邵家渡旁现有梁山伯庙,初建于公元 397 年,文革期间遭破坏,如今在保留原址原貌基础上恢复兴建。

历史上,梁山伯庙吸引了无数痴情男女成群结队前来寻踪觅迹,祭拜观瞻。每逢春秋社赛,更是盛况空前。若要夫妻同到老,梁山伯庙到一到。这句广为流传的乡谚,表达了人们对爱情生活的向往和追求。1997 年,梁山伯古墓遗址和出土文物在梁祝公园被发掘。如今,在梁祝故事的发源地,建成了以梁祝爱情故事为主题的梁祝文化公园,是全国第一座大型的爱情主题公园。我们今天如果坐在这条渡船上,想想梁祝故事中梁山伯因治理姚江积劳病逝的故事,多少能带给我们一点有益的启示。

大西坝渡——运河亭津惠民生 

大西坝渡初称蓝公渡,后来才俗称大西坝渡,位于海曙区高桥镇高桥村,始建于宋代,据记载,大西坝为南宋状元时任庆元(宁波)郡守吴潜规划而筑,大西坝渡也在这个时候建成。  

大西坝,南北向跨于大西坝河,北侧濒临姚江江面,是控制姚江和大西坝水位的重要水利设施和内河船舶进出姚江的必经之路,宋代称西渡,元延祐年间曾称西江渡,元至正年间又称西渡关,别称西津。自北宋初期运河形成以后,由于姚江下游乘潮行船多风险,所以一般都是通过内河过西渡(西坝),入余姚小江(慈江)至丈亭,再候潮往姚江上游过余姚进入上虞境内。姚江南岸河网水来自四明山、大隐山脉,为农业灌溉淡水,河口都设堰或碶,与随潮涨落的姚江存在水位差,船只入姚江必须过坝,由于西渡设过坝设施,就成为杭甬运河的要津。

目前,船堰还在,但已彻底废弃,与船堰并列的水闸也还在。大西坝渡渡口,早年分别建有中亭、下亭作候船之用,几间旧屋今犹在。

大西坝渡作为甬杭运河重要关口,史书记载官府曾多次拨款维修以保持其畅通。宋开庆《四明续志》记有西渡堰,堰东距望京门二十里,西入慈溪江。舳舻相衔,上下堰无虚日,盖明越往来者必经由之地。淳祐间,稍加葺治,未几,堰复坏。宝祐六年八月,大使丞相吴公给钱五千七百三十九贯五百文,委司法赵良坦同副吏许枢监莅修筑,伐石辇材,费一出于公所,济博矣。文中记载的舳舻相衔,上下堰无虚日,是说西渡船只排队过坝,每天都十分繁忙,充分彰显大西坝渡在历史上作为要津的重要地位。  

明弘治元年(1488),朝鲜官员崔溥和同船 42 人在海上遇险后漂流至浙东台州沿海,上岸后由官府接待,沿运河北上抵达北京,北返归国。他在后来写的《漂海录》一书中详细记载了一路的见闻,其中一段是从奉化江摆渡一路乘船沿南塘河到宁波城南的长春门,由水门入城,出西门到大西坝时,见坝之两岸筑堤,以石断流为堰,使之与外江不得相通,两旁设机械,以竹绹为缆,挽舟而过。记载了大西坝的建筑和功用,可以说,崔溥作为外国人见证古运河与大西坝曾经的繁荣。

丈亭渡——文人墨客聚一亭

丈亭渡位于余姚城区东部,距余姚城区 14 公里。清雍正《慈溪县志》还记有:丈亭,县西四十五里,夏侯会先地志云:丈亭,乃老尉廨宇,方筑丈室,故名。旧时慈江、姚江分流处有石矶十七、八丈,上筑方丈室,为老尉懈宇,故称丈亭

丈亭为会稽、明州两府水陆通道上的重镇。丈亭镇南的三叉江原称慈溪大江。史记:

大江,源发于绍兴余姚之太平诸山,至丈亭分而为二,前江(即姚江)由车厩历西渡经郡城(宁波)之北至大浃口入于海;后江(即慈江)旧直贯县城由骢马桥出东郭。

县志记录了古代丈亭渡的存在,而古代文人描写丈亭渡的诗篇更具体生动地记录古代丈亭渡的生存状态。

南山明,北山明,中有长亭号丈亭,沙边供送迎,东江清,西江清,海上潮来二岸平,行人分棹行。

这是一首乐府词,它吟唱着昔日丈亭渡口人们送往迎来、船只候潮而行的繁华与辉煌。

明代慈溪人王淮的《丈亭渡》诗写道舟人候潮至,饭罢即扬舲,是说当年海潮直灌丈亭一带,每日潮涨潮落,航船必须候涨潮而行。宋代著名诗人陆游曾多次往来于绍兴与宁波之间,在一首《发丈亭》诗中,也写到姚江乘潮潮始生,长亭却乘落潮行,看起来,落潮时分,船依着潮水的退落而向下游进发,船家可省去不少力气。参差邻舫一时发,卧听满江柔橹声,从陆游的诗句中,我们也约略可以看见船舫参差的场面和听到满江的柔橹声


丈亭渡口,肯定也发生过许多有趣的故事,像清代书法家、史学家姜宸英写过好几首丈亭诗,有一次,他已年迈,浪游两鬓斑星星,病后髭鬓白数茎,在丈亭渡口竟偶遇一位乡亲,衰早乡亲逢不识,隔船呼问却相惊,直到隔船呼问,才惊奇地认出老乡。读到这里,如此乡亲相见相认的惊喜场面,仿佛就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

曾当过鄞县令的宋代诗人王安石写过一首《泊姚江》:

山如碧浪翻江去,水似青天照眼明。

唤取仙人来住此,莫教辛苦上层城。

山如碧浪水似青天,在他眼里,姚江是如此的多姿多彩,姚江是如此的吸引人们的眼球,他甚至还想把仙人也请到姚江来住。姚江是美丽的江,散落在姚江边上的古渡则是姚江上一串熠熠生辉的耀眼明珠。虽然这些古渡有的已经消失,有的正在消失,但不管怎样,悠悠古渡跨越了千年历史,它是丰厚的姚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姚江古渡,将永远地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