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引领文化经世致用—“纪念鉴湖建成1850周年暨绍兴平原古代水利研讨会”回顾

 

“境绝利溥,莫如鉴湖”。[1]1990年,鉴湖建成已有1850周年。为探索绍兴水利发展规律,为保护、治理开发提供借鉴,中国水利史研究会、浙江省水利厅、绍兴市人民政府决定联合召开“纪念鉴湖建成1850周年暨绍兴平原古代水利研讨会”(以下简称“鉴湖会议”)。我作为这次会议的主要参与者,深受会议的启示和教益,也体会到在传承绍兴文化,保护鉴湖水环境的实践中,理论指导,学术基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图1  鉴湖会议代表合影

 

群英聚会龙山下

 

暮春三月,绍兴水乡正是春暖花开,惠风和畅的季节。为参加和指导“鉴湖会议”,中国水利史研究会名誉会长姚汉源、会长周魁一行率先到达绍兴。姚老已77岁高龄,他对中国水利史有着丰富而独到的研究,著述颇丰,是这一学科的领头人。这次带上了他撰写的1万多字的学术论文《浙东运河史考略》[2]到会交流,为了印证自己的论述,来到稽山镜水,运河古道,专此进行实地考察。

陈桥驿先生是时任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杭州大学教授。他对鉴湖作过精深研究和阐述,也是学界公认的现代宁绍地区历史地理研究的权威,他在收到“鉴湖会议”请柬的同时,还接到北京来电,要他参加国家大地图集编委会会议,两者不可得兼,只好去信请假,以保证能出席绍兴的鉴湖盛会。刘兆伦、文伏波等水利界的老领导和对水利史志研究造诣颇深的专家、学者们,也先后来绍兴参会。水利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张含英先生、汪胡桢先生分别寄来了题词:“皇皇鉴湖,惠及越中”,“续禹之绪,发扬光大”,以表示他们对会议的祝贺和期望。

图2  张含英题词:皇皇鉴湖惠及越中

4月20日至24日,全国有关专家、学者70余人云集绍兴古城龙山宾馆。印证了书圣王羲之《兰亭序》中的一句话: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文章足以揽古今

 

“没有鉴湖,就没有今日之绍兴。”这是绍兴市市长王贤芳在会议开幕式上讲的一句话,道明了鉴湖在绍兴发展史上所起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表达了全体会议代表的共识和心声。鉴湖的地位,以往学者对其研究甚多,文献记述分析也颇深入,但受时代局限,对鉴湖很少有人从历史地理、水利工程等技术上进行定量论述。为真实反映鉴湖的历史面貌和工程技术水平,绍兴市水电局盛鸿郎局长和我合作,在前人文献研究的基础上,经过全面深入的实地考察,运用地质测绘成果与水利技术知识,写出了《古鉴湖新证》[3]一文。考证出鉴湖的堤坝总长为56.5公里,集雨面积为610平方公里,水面面积为172.7平方公里,正常蓄水量为2.68亿立方米,总库容至少为4.4亿立方米,同时还论证出修筑鉴湖堤堰时已使用了木桩及沉排等施工技术。当陈桥驿先生读到这一研究成果时,欣然写道:“此文甚佳,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对于鉴湖最新、最完备的论文。无论在鉴湖的堤塘、面积、蓄水量以及山会平原地貌等方面,都有新的考证,在历来对鉴湖研究的基础上,大大提高了一步。”[4]

图3  东汉鉴湖水利图

周魁一、蒋超合著的《古鉴湖兴废及其历史教训》[5]一文,在鉴湖的科学技术水平及社会经济效益的论述上,取得了显著进展,并从鉴湖湮废的历史教训中,提出“应注意审慎保护和顺应自然,要深刻理解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以谋求人与自然和谐,并在和谐中求得共同发展”的精辟论述。周魁一会长在论文演讲时说:“我们不能盲目陶醉于‘人定胜天’这个口号。人类在许多方面受到自然的限制。须知人们陶醉于对自然的胜利以后,往往又会遭受自然的报复。应该汲取历史教训,鉴湖湮废后,农业产量与湮废前相比,降低了五倍。”

图4  周魁一(中)在大禹陵与绍兴同仁合影

杭州大学陈谅闻《鉴湖形成、演变及其水资源的利用问题》[6]一文,俞春鸣、茹拥军《鉴湖的水体淡化以及淡水养殖问题初探》[7]一文,引用大量历史资料,列举诸多现实调查数据,告诫人们对鉴湖的水环境、水污染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开展有效治理。

研讨会的学术论述范围,包括绍兴春秋战国时期的故水道、富中大塘、句践大小城,东汉鉴湖到明代的三江应宿闸,直至今日的新三江闸和平水江水库。涉及这一地区的历史、地理、农业、城建、水环境、水文化、文物考古诸学科。浙江省水利厅原厅长钟世杰说:“最令人欣慰的,是有一大批中青年专家、学者参加了这个会。他们是生力军!”确实,会议所收到的25篇论文中,有一半是中青年学者撰写的。

 

神禹原来出此方[8]

 

会议中陈桥驿先生语出惊人,在《绍兴水利史概论》[9]一文中提出了“大禹治水传说起源于越”之说。对此,在会议期间,我专门就此请教和采访了先生。

图5  绍兴治水广场大禹铜像

陈桥驿先生对我说,禹的传说是从南方到北方,起源于越这一观点,不是他首先提出来的。早在20年代,我国著名学者、历史地理学的奠基人顾颉刚先生就指出:“禹是南方民族神话中的人物。”“这个神话的中心点在越(会稽)。”到了20世纪30年代,冀朝鼎先生基本同意顾颉刚先生的观点。而现代科学的发展,新发现的证据,已使顾颉刚先生的观点得到了证实。

“越“是远古起就居住在宁绍平原的一个部族,从晚更新世起就在这里繁衍生息。1973年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的发现,就说明早在距今7000年以前,人类已在宁绍平原创造了灿烂的原始文化。宁绍平原从晚更新世以来,曾经历了第四纪的最后一次海侵,即卷转虫海侵。海侵约在7000年达最高峰。当时,宁绍平原西起会稽山北麓,东到四明山北麓,成为一片浅海。越部族被迫流散,有的到浙西和苏南丘陵区(称句吴),有的到沿海岛屿、日本和越南等地(称外越),还有很大一部份到了南部会稽、四明山区(称内越)。

图6  陈桥驿(右3)与绍兴同仁合影

越族居民从坦荡宽广、水土资源丰美的宁绍平原,进入崎岖狭隘的山地,他们在会稽山北麓的冲积扇顶端,俯视这片茫茫大海,通过祖祖辈辈相传,知道眼下的这片浅海,曾是他们祖先肥沃富庶的故土。因此部族居民有这样的幻想和期待,有一位伟大的神明,能够驱除这滔天洪水。让他们回到美好广阔的老家去,这个伟大的神明,正是顾颉刚先生所论证的以越族为中心而传播出来的“禹“。后来”禹“的神话从南方传到北方。怎样的水环境产生怎样的治水思想,黄河长而输沙量大,只能产生“堙”的治水思想,宁绍平原河流短促,沼泽遍地,才产生了“疏导”的治水办法。“禹”的传说从会稽到了北方,越族人民的治水思想也随之到了北方。以上所说的“新发现”确实不少,其中最重要的有两项:一是第四纪古地理研究成果,说明这一次滔天洪水来自卷转虫海侵;二是考古学研究成果,在这个地区发现了比仰韶文化还早的河姆渡文化。

图7  春秋越国山会平原水系图

在国外讲学时,有学者问我,你们中国古代文献记载的大禹,是否有其人,其真实性如何?我便反问,你们读《旧约·圣经》、《创世纪》,有诺亚造方舟躲避大洪水的传说,“诺亚”是否也真有其人?诺亚造方舟的神话传说,正是海侵造成古代希伯来大洪水影响创造出来的。大禹、诺亚与洪水搏斗,并取得胜利的英雄行为,充分体现了古代劳动人民同自然作顽强斗争的精神力量。

陈桥驿先生还对我说:这次他在会议的学术交流和实地考察中更肯定了顾颉刚先生的说法。“禹”是一种传说,但是禹这种传说对我们讲是有很深远意义的,禹的精神我们应该继承下去,因为禹的精神就是治水的精神,就是搞好水利的精神,我们绍兴今天有这样一块肥沃的平原,是跟禹的精神分不开的。

 

追思先贤多感怀

 

4月19日,会议安排到鉴湖西端的广陵斗门遗址考察。当面对夹峙于虎山和象山之中的广陵桥时,周魁一会长对照手中的“鉴湖水利图”,爽朗地笑了,他对身旁的盛鸿郎局长说:“过去总是在史书记载上看鉴湖,现在到实地一走,对照图纸,水道很清楚。”

4月21日,代表们拜谒了水利鼻祖大禹的陵墓。在这座全国最大的集陵、祠、庙于一体的大禹陵中,大禹塑像、岣楼碑亭、碑房、窆石亭、禹穴亭、李仪祉先生所撰《会稽大禹庙碑》等,以其雄伟壮观的古建筑群气势和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使大家赞叹不己。“盖九州之中,禹之迹无弗在也,禹之庙亦无弗有也。而论山川之灵秀,殿宇之宏壮,则当以会稽为最。”[10]代表们对大禹陵至今仍是省级重点文保单位,感到显然与其实际地位不符。周魁一会长恳切地对采访他的电视台记者说:“大禹治水是中国水利史的开篇,大禹精神世代相传,始终鼓舞着中国人民前进。关于绍兴大禹庙,《越绝书》上就有记载,距今已2500多年,它完全有资格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说也蹊跷,正当代表们驱车前往拜谒马臻墓时,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岂非天公不作美欤?但代表们却显得格外兴奋,一时众说纷纭。有的认为水利同仁相聚,引来风调雨顺;有的则说,马臻被杀是水利史上的千古奇冤,今兹大家追念马太守功德之际,天公也为之垂泪。此刻,姚汉源先生不顾雨天光线昏暗,认真辨认着马臻墓前古代题刻,并对摄影师盛建平说:“请在马太守墓前替我照一张!”姚老放下手中的伞,依石栏挺立,在古墓前留下了他那肃穆而又略带几分忧伤表情的影像。

图8  姚汉源等代表考察马臻墓

姚老在事后接受报社记者采访时说:“大禹是全国很特殊的祖先,他所以能建立夏王朝主要功绩是治水,以治水而被推为领袖。相传当时洪水遍及中国,怎样才能治退洪水?既要依靠群众,又要身体力行。要有那种一条腿受伤而不顾、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精神。禹是率先吃苦的,他做了王也没有什么享受。鉴湖的缔造者马臻也一样,造福于民,却被杀了。我们现在纪念他,主要是崇仰和学习他的自我牺牲精神,艰苦奋斗精神。绍兴的富庶,与有鉴湖这样的水利工程分不开,当然也离不开大禹和马臻的精神!”

会议期间代表们通过学术交流、更深刻认识到绍兴水利源远流长,体会到绍兴水文化博大精深。经过实地考察,也真实感受到绍兴大禹陵、古鉴湖、三江闸、古纤道等水利遗产的文物价值,应给予重点保护。4月24日,在大会闭幕式上,全体代表一致通过了向国家文物局发出《建议将大禹陵升格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倡议书》[11],《倡议书》认为:

无论从历史意义上讲,还是从现实意义讲,大禹陵在我国的文物事业中都应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绍兴目前有多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大禹陵这一历史最为悠久的古建筑群却至今只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这显然和它的实际地位是不相称的。

《倡议书》引起了国家、省文物部门的高度重视,经过调查考证和绍兴市各界的努力,1996年,大禹陵升格为全国文保单位。

 

弘扬学术编专著

 

会后,由盛鸿郎主编,并由我和陈鹏儿、裘甲民、沈寿刚、孙安江等为编审,在陈桥驿教授、周魁一教授的指导下,编集《鉴湖与绍兴水利》论文集,1991年由中国书店出版。论文集主要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为《鉴湖》,有论文9篇;第二部分为《绍兴水利》,有论文13篇;第三部分为《附录》收2篇。姚汉源先生作《序》[12],全面论述了鉴湖效益和伟绩,马臻的崇高奉献精神,更富有创新意义的是对绍兴水文化进行了独到精辟阐述:

另一面的水利,为近人常说之水足以美化环境。其意义为水对人的精神启发。古语谓“仁者乐山”,见山之峙而兴内蕴宝藏,外育动植之情;“仁者寿”是历久不磨。“智者乐水”,见渊渟川流而兴照澈内外,无所不润之感;“智者乐”,是变化动静无不沛及悦怡。行山阴道上,应接不暇,非特指文人墨客的一觞一咏,独乐其乐。实山示人以雄浑壮丽,水感人以清幽秀美。波涛弘阔而惊其动天地。山川孕育,地灵而人亦杰。……。谓不由于自然环境酝酿化育不可。德、智、体、美四育并列,均与所处环境有关。自然条件,水最重要。《管子·水地》极重水,谓水为地之血气,万物本原,治世的枢纽在于水。所论是非,谈水利者不可不深思。……。

凡此种种要非偶然,所谓人杰地灵,地灵人亦杰。治水者尤不能忘情奠定物质基础,兴发精神感召之水。

论文集编成,绍兴水利、文化史上又添浓墨重彩。就鉴湖和绍兴平原水利而言此文集记述的内容、深度都是开创性的,受到广泛好评。不但在当时就具有区域性水利研究的领先地位和典范意义,在今天仍是研究浙东水利、历史地理、水利文化的权威文献,并被诸多史志和文献所引用。陈桥驿先生的评价是[13]:

图9  《鉴湖与绍兴水利》论文集

《鉴湖与绍兴水利》显然是同类论文集中的佼佼者,这是因为鉴湖名声甚大,不仅在国内,在国际上如日、美等国学者研究成果也很多,所以影响深远。此书除了对鉴湖研究的历来成果翔实反映外,又有鉴湖研究的最新成果,在历史水利研究中具有创造性意义。此外,对鉴湖工程的自然背景与人文背景即整个绍兴的水利发展过程作了全面而深入的阐述,不仅总结了历史,并且探索了未来,所以此书不仅有理论价值,并且有现实意义,出版以来,已经获得国内与国际学术界的称道。

 

结语

 

我读《三江闸务全书》[14],对以下这段文字十分认同:

昔神禹治水八年,使无《禹贡》一篇,则治水之道不详。若汤公与诸公之建修诸务使无全书一录,则节水之计罔据。岂非皆天地间不可少之人,以补世界之缺陷者哉?昔人有曰:“莫为之前,虽美不彰;莫为之后,虽盛不传。”是书也,梓而行之,列之府志,板藏汤祠,仁人之言,其利溥哉!

图10  绍兴汤浦水库

“水德含和,变通在我”[15]。我们的前人已经认识到,记述水利业绩,编写水利史志是和水利建设是不可互缺之事,同是世间伟业。以此而论,理论引领,必不可少;基础研究,是学术支撑。所谓“然则无用之为用也亦明矣。”[16]

图11  绍兴环城河西园

“知行合一”。今之视昔,回顾近30年前的这次鉴湖会议,深感当时集聚了国内一批学科的领头人和顶尖级的专家学者,提交的学术成果优秀,交流的学术思想处国际先进水平,在绍兴文化发展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和实践意义。之后绍兴的鉴湖保护、水环境整治、大运河申遗,学术研究、水文化弘扬等,之所以能取得卓著成就,走在全国前列,“鉴湖会议”的引领作用巨大和鸿深。

图12  绍兴运河园

“稽山青青鉴水流长。”30年过去,如姚汉源、陈桥驿等前辈已驾鹤西去,而他们的学术思想,精神所寄,辉煌依旧,继续引领我们传承文化,保护青山绿水。

图13  绍兴曹娥江大闸

注明:本文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绍兴鉴湖与绍兴水利保护、传承、利用专文。

 

2018年10月于若耶溪畔

 

注释:

[1]王十朋《会稽风俗赋》,载《王十朋全集·文集》卷十六,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第825页。

[2]姚汉源《浙东运河史考略》,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中国书店,1991年版,第146页。

[3]盛鸿郎、邱志荣《古鉴湖新证》,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中国书店,1991年版,第13页。

[4]陈桥驿语,载邱志荣《追寻大禹和马臻足迹》,邱志荣著《鉴水流长》,新华出版社,2002年版,第298页。

[5]周魁一、蒋超《古鉴湖兴废及其历史教训》,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中国书店,1991年版,第33页。

[6]陈谅闻《鉴湖形成、演变及其水资源的利用问题》,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中国书店,1991年版,第79页。

[7]俞春鸣、茹拥军《鉴湖的水体淡化以及淡水养殖问题初探》,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中国书店,1991年版,第88页。

[8]此句出自陈桥驿诗:“神禹原来出此方,洪海茫茫化息壤;应是人定胜天力,稽山青青鉴水长。”载邱志荣著《鉴水流长·后记》,新华出版社,2002年版,第406页。

[9]陈桥驿《绍兴水利史概论》,载于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中国书店,1991年版,第1页。

[10]李仪祉《会稽大禹庙碑》

[11]《建议将大禹陵升格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倡议书》,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中国书店,1991年版,第243页。

[12]姚汉源《序》,载盛鸿郎主编《鉴湖与绍兴水利》,第1页。

[13]陈桥驿评语,载邱志荣《绍兴水利文化》,邱志荣著《鉴水流长》,新华出版社,2002年版,第114页。

[14]《三江闸务全书》鲁元炅《序》,载冯建荣主编《绍兴水利文集》,广陵书社,2014年版,第11页。

[15]北魏郦道元著,陈桥驿校证《水经注·巨马水》,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304页。

[16]陈鼓应注译《庄子·外物》,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718页。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