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李慈铭与鉴湖


吕  山

 

李慈铭(1829-1894),字爱伯,号莼客,晚号越缦老人。生于清绍兴西郭门外横河沿。幼聪慧,博览群书,屡应乡试不中。咸丰九年(1859)入都,以 诸生捐户部郎中,诗文名动当时。同治四年(1865)归乡,九年中举,次年二度入京。四赴会试,每试每北。光绪六年(1880)中进士,已五十岁。十六年补山西道监察御史。二十年(1894)悲愤国是,咯血亡。

李慈铭是清季著名学者,长于史,著有《越缦堂读史札记》、《后汉书集解》等。得意者诗词,散文,《白华绛跗阁诗》、《杏花香雪斋诗》、《霞川花隐词》等,流播人口,有多种版刻行世。

 

他说,他家“先畴”就在鉴湖边

李慈铭与鉴湖有夙缘,据他自己的说法:

一:“而予家田业又多在鲁墟、石堰,其地皆系三山村落,湖山夙称秀绝。”(同治十一年四月初六日记)“三山”是相邻的石堰山、韩家山、行宫山三座山的统称,陆游诗里每每写到它,原来陆游故居就在韩家山。“何处是吾庐,南临古镜湖。”从一些诗题中,如《雨欲作步至浦口》、《行饭至湖上》、《挟书一卷至湖上戏作》、、《晚步湖塘少休民家》等,可知相去湖边不远,此处“湖塘”非专名,即不是西跨湖桥的湖塘,而是鉴湖南塘,是通用名。鲁墟、石堰等村庄,都在南塘一条线上。陆游说他的湖上庐“湖山清绝”,与李慈铭说“湖山秀绝”略无二致。

二:“蓋自跨湖桥以西,青田湖以南,至清水闸而止,连阡越陌,皆先畴焉。”(同治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日记)这里所称跨湖桥指偏门东跨湖桥,陆游诗里也已经写到东、西两跨湖桥,足见其资格之老。这一大片都是李慈铭祖上的田地吗?没有错。李慈铭咸丰九年十月十三日日记有诗曰:“我家号素族,一顷先畴遗。诗书与菽水,事事恒仰斯。”他说他家的百余亩“吃饭田”,就是祖宗所留下来的。这百余亩仅为七房中的一房,由此可见自偏门至清水闸“皆先畴”可信。

绍兴俗语,“做官做府大人家”,才得田连阡陌,屋被万间,李慈铭祖上究有什么底子?因为有一位显赫的六世祖李登瀛。这位李登瀛,清嘉庆《山阴县志》载为“康熙五十一年进士,中书,安仁知县。”人物传无载。李慈铭写起来自然详细得多,曰:“先六世祖讳登瀛,康熙五十一年进士,充武英殿纂修官,授内阁中书,分校《月令辑要》、《御选唐诗》两书。书成,不请议叙,归,旋选授江西安仁县知县。入都引见,圣祖特召谕曰:‘汝由内廷出宰,须为好官。’雍正元年,充江西乡试同考官,旋兼摄万年,署鄱阳。以与上官龃龉,遂得罪去。”这位得到康熙皇帝接见,勉励他做好官的官,结果却不那么好。下面没有说出来的话还有“坐谪,戍永平卫,遂卒于戍,年七十五”。原来死在流放场所。但横河李氏拥有大片田地,与六世祖不无关系,六世祖以下祖先再没有置业的人。况按李慈铭说法,六世祖“爱鉴湖三山间风景,欲于画桥龟山上营草堂为终老计,未及遂,绘《鉴湖垂钓图》自为之计。”这是六世祖犯事前,原来,李登瀛善诗,康熙中,商和、刘正谊等结诗社于龙山西麓的西园内,人称“龙山诗巢二十子”,李登瀛也名列其中。似嫌西园局促,遂于湖桑埭结屋数楹,再建一个诗巢。流风余韵,传到李慈铭曾祖、本生祖,亦是散怀泉石,弥邵风期,杖履近出,时在画桥。说明白些,还是看好柳姑庙一带。李慈铭说那些地方“皆先畴”果有其来由。

据李慈铭说,六世祖的《鉴湖垂钓图记》存上虞梁湖《天香楼法帖》中。但李慈铭既逞文名,自然也不甘错失大好机会。同治十一年他撰《三山世隐图记》,追步先人,尽道鉴湖风光之美,节引如下:

“三山在郡城西十里,出常禧门,经跨湖桥,村墅渐疏,田畴益展,远山四映,层青间白。度杏卖桥,湖开若镜,堤长拟虹,霞赩翠霏,不可殚究。而三山者,高或十寻,广劣千步,翘鬟堕髻,错峙水中。名未别于《图经》,地各私于农户。斜带渔,旁分鸥矶。烟波忽兴,荡漾无际。田园篱落,相环而居。予家西郭门外,则由霞川桥,渡青田湖而南,出石堰,取三山,视道常禧门为近。又南侧为画桥,界长湖以控雾,驾白石而叠鳞。柱簇栏回,月重星贯,曲港绵络,渔舟四通,桥之折处,则为龟山,世所传方干岛也。拳石兀趾,古松卓颠,推排波中,激啮益瘦。循桥而西,为湖桑埭,则柳姑祠在焉。康熙之初,先六世祖中书府君,尝与同郡名士一十九人,踵铁崖之故事,结诗巢于埭西,衣冠伟然,仿佛月泉之社;文采蔚若,颉颃云门之游,落花泛觥,垂杨蔽席,白苹周于文砌,红蓼亚其朱阑,艳极湖山,人传图画,是以篁村续赋,羡若神仙;霞西著书,证其香火。”

上文中,李慈铭说“篁村续赋”,指清陶元藻继宋王十朋《会稽三赋》之后,撰《广会稽风俗赋》,其中写到“龙山诗巢”,白苹、红蓼亦赋中语。“霞西著书”则称沈复粲著《诗巢香火证因录》。当然都写六世祖一辈人事。令他不胜感慨的是“洎经乱离,荐为邱墟。膏腴之封,悉入于豪右,硗之地,半葬于国殇。”以他自家言之,战乱之后,所剩土地已不足以维持生计了。

 

“首丘终在湖塘地”,他在鉴湖为自己找到归宿

 

李慈铭《答晓湖闻余得第寄诗劝归之作三首》(选二):

故园弟妹念奔驰,屡信催归未有期。

三世诸亲多在殡,百年过半尚无儿。

微官投劾吾何恋,老境侵寻事可知。

只惜君衰贫亦甚,青山虚想耦耕时。

 

霞川旧筑已全墟,卜隐重翻《越绝书》。

春雨花林宜水际,夕阳霜叶近山初。

首丘终在湖塘地,息壤相从寿胜居。

更约城东老孙绰,岁寒图画入樵渔。

这一年是光绪六年,李慈铭五十岁,荣幸得中进士,本来距辛未年二次晋京又过去十年,这官做得太没味道,但既中进士,意味着有了正途出身,大可扬眉吐气,目空一切,所以老朋友写诗来劝他回去,真不是时候。好在这位新进士,还记着自己对孙晓湖的承诺,说现在还不能走,但我可以选择湖塘为首丘之地,那里离你的寿胜埠也不远,咱们再把孙子九也找来一块,岂不大佳?“首丘”,语出《礼记·檀弓上》:“古人有言曰:‘狐死,正丘首’,仁也。”学者解释,狐虽狼狈死,它的头必正面朝着它的窟穴。后来比喻人死归葬故乡为“归正首丘”。李慈铭说,“霞川旧筑已全墟”,是此前二十年太平军的战火烧的,如今要说归去,真不知道哪里去呢?“春雨花林宜水际,夕阳霜叶近山初”,按照这样的宜居标准,是非湖塘莫属。此湖塘指西跨湖桥柯山下一带,李慈铭早在同治四年就给予评价说:“纵揽岩壑,出纳烟景,倘能久住,奚啻登仙?”

确实,李慈铭向往湖塘已久,早在咸丰四年(1854),诗“夕阳中过湖塘村爱其风景欲徙居之,嘱画师分写二图,以为先券。”就这样写:

十里湖塘一镜圆,端想结屋水云边。

花开夹渡开渔市,山影随波漾酒船。

 

田事千畦新雨后,人家一岸夕阳天。

春舷秋策生涯了,小画分教妙笔传。

这里说:“欲徙居之”,表面上说为了“卜居山水佳处”,另一个原因却是为了逃避战争的风云,老屋处于西郭城濠西河沿,一旦交战,正当双方互射的火力之下,族中有的已经搬走,李慈铭家想搬而没有搬。咸丰六年,有过想法,原来柯山下三家村有可赁居房屋。出门那天,邀了孙廷璋和族人寄凡伯同行,冬季日短,“比至已西山暮崦矣。”但湖塘本来熟悉,出租屋也不俗,“主人且言可先立券,后付屋值”,但终未成。李慈铭有诗言其经过,诗题曰:“仲冬既望,奉太夫人至湖塘三家村卜居王氏宅,归途写怀。”诗曰:

冬暄戒兰楫,霜镜开晴湖。

承颜北堂暇,言卜湖边庐。

十里束山翠,村烟相卷舒。

红树列层岸,斜阳不能疏。

厥水称善酿,有田皆上腴。

莎草绿无税,终年长鸥凫。

循陔粲可指,菘畦兼芋区。

时还挈童冠,苔分读书。

湖塘三家村,民国时改“三佳村”,诚如李慈铭诗乃山佳、水佳、地佳。

又一次动议是在同治七年,李慈铭铩羽归来已届四年,与老母、弟妹分散赁屋居住,李慈铭先是在城内新河,随后租了龙山后背黄花弄一处房屋。这一次有人介绍湖桑清水闸,李慈铭九月十五日日记载:

“楼房三间颇高畅。旁有书室,垒石穿池,上为亭,平瑶海郡丞颜之曰‘画图中’。屋后临水,为板门,题句云‘有山皆绕郭,临水自成村’。朱栏映之,水清可鉴。”

又说:“度一板桥,看梅里尖红树,夕阳映发,烟霭多姿。”

李慈铭说他的亲祖父“尤爱画桥红树”,清水闸与画桥近在咫尺,村口红树相邻为伍,这也令他唏嘘不胜。此行无结果,但“红叶满村,山水如画”,的确是鉴湖最具特色的风景图画,给予李慈铭的烙印极深。

李慈铭家的沈姑母住在“柯岩极胜”柯山下,表弟沈瘦生与李慈铭意气相投,堪称莫逆。你来我往,本来交游极频,咸丰四年(1854)李慈铭借湖南山萝庵养病,住了快一年,往来鉴湖上,山色湖光,诸凡胜景,无不领略,正因长相厮守而后情感弥笃。李慈铭有《柯山红树行寄柯山故人沈瘦生》七古长诗,最能全面展示柯山景色,引录如下:

故人家在柯山曲,门外溪流转寒绿。

板桥一抹长林西,尽日烟霞看不足。

山深几日生秋风,树色尽作胭脂红。

斜阳隔山渲金碧,画屏惨淡开天工。

平昔看山爱秋晏,写入吴纨白团扇。

画中佳赏谁最同?浊酒扁舟载王翰。

寻君遥指松扉开,破帽风前笑相见。

第五桥边诗思多,林阴席地共婆娑。

年年好景常如此,放眼湖山一醉歌。

远水遥山入秋暮,多少征途此中去。

渔舍多依薜荔湾,估船偏问鸳鸯渡。

王郎去客嵩汝间,余亦劳劳别故山。

江路雁来知有梦,白云秋尽几时还?

燕云越树动成忆,把臂王郎忽长别。

黄沙落叶满长安,寒日萧萧素车出。

着屐生平定几回?遗诗读罢更堪哀。

分明洛水疲驴道,曾得家山一面来。

遥怜瘦沈依山住,红到山中几千树?

已是题诗失酒徒,扇底风光更何处?

何日僧庐返病身,绿萝禅榻结比邻?

西头更触浮生恸,满目山阳笛里人。

李慈铭此诗作于北京,因读故人王孟调遗集(即本诗中“王郎”)《洛川道中》有诗云“好似故人团扇画,只疑归梦到柯山。”是王郎的诗触动了他的思乡情怀。想那年李慈铭养病萝庵,自称“鉴湖病客”,皋社同人孙垓(子九),孙德祖,秦勉锄,王诒寿,王星等络绎到来,七星岩中,第五桥边,无处不留下他们的足迹。如秦勉锄诗《同人游柯岩夜泊沉酿川次秋田韵》:“同结沤波梦,扁舟宿鉴湖。群游骇山贼,胜会纪吾徒。骤雨江蚊退,高眠客胆粗。定知明旦发,烟翠满前途。”周光祖《送莼客养疴柯山萝庵》诗:“初月藤萝夜,空山草莽臣。新诗多是泪,病骨不胜春。野鹤无俦匹,闲鸥结比邻。斯人应大用,珍重苦吟身。”孙垓《爱伯招同人集七星岩》诗:“水源山尽有幽林,胜侣招邀泛碧浔。点缀亭台工画笔,补苴残剩出文心。赋诗上日风流宴,狎酒中年懒散襟。归棹还过读书处,萝庵路曲昼。”

所谓“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李慈铭身居黄尘滚滚的京城,一颗思乡的心终离不开柯山,且看他的《减字木兰花》词:

柯山西去,第五桥边芳草路。山下人家,长日松风度麦花。鸳鸯渡口,十顷湖光全上柳。画舫斜阳,团扇风前一水香。

柯山南畔,最爱绿萝行脚院。三面花光,一面湖光衬夕阳。闲携茶具,岩下清泉亲手注。尽日莺啼,间复僧窗一局棋。

柯山向北,隐隐云藏岩下屋。洞口桃红,春在溪声石影中。绕篱调鹤,月磴云亭随处乐。林断桥开,更约观鱼渡水来。

柯山东道,埭上人家临水好。曲曲朱栏,低映垂杨几转湾。陈湾丁港,小艇时时乘月上。十里吹箫,直渡烟波晾网桥。(原注:晾网桥跨鲁墟大湖,自柯山返西郊,必出此桥。陈湾、丁港,皆村名)。

光绪六年,就是李慈铭中进士那一年,也想到在恢复横河故居,终是太难。他说:“余家西郭外大宅三,第一房与第五房世守之,太高祖母晚年徙居城中,遂分建大宅,上下两岸,凡七宅(上下两岸在西郭门内——吕注)而族祖长沙公亦开第上岸。今郭外皆为焦土,第五房子孙已无几人,常欲尽卖其地,以直河之宅(迎恩桥桥下运河称直河——吕注)基础尚全,拟建李氏义塾,课阖族子弟。横河两宅及南一小宅,悉种蔬菜,稍治楼庑为宴息之所,以环书塾。以西宅处直河,子姓以东宅之半,命僧慧居之(僧慧,李慈铭侄子,后为继子——吕注),但此愿未知何日得能实现?他自己魂归何处?在答沈晓湖诗中说过,给小弟《五十韵》,还如此说:

此事幸俱遂,始自谋科轴。湖塘西跨桥,山水极丽瞩。

园篱取苟完,楼室不厌复。以此为菟裘,绕舍课黍菽。

再于南岸山,大为首丘筑。远瞻漓渚峰,近眺项里麓。

(原注:曾祖考妣葬漓渚金钗峰,先考妣葬项里钱家山,皆去湖塘十里远近间)。

辟壤相阴阳,向南就高燠。三世合诸亲,茔位辨昭穆。

一一具碑志,表碣随所目。夹行树松楸,间以枫

环北待弟妹,先葬仲与叔。余亦结生圹,自比王官谷。

前植桂与梅,芳草带绿缛。其左置丙舍,开门见朝旭。

千秋与万岁,佳城聚骨肉。此愿果毕完,死休真大福。

由《五十韵》可知,李慈铭“首丘终在湖塘地”,策划十分周密,魂归鉴湖,此心已决。

 

他说太守“功德在人”,为鉴湖他唱响一曲曲赞美的歌。

 

同治七年四月初九日,李慈铭日记载:“初九日丁亥,上午晴暖。下午阴,微雨数作。晚挫。是日常禧门外赛会汉会稽太守马公臻庙,偕诸弟同舟往观。龙舟楼船,导从甚盛,湖山秀绝,映带益妍。午后观竞渡于跨湖桥外。下午泊庙前,雨过气清,薄云掩树,曾青浅翠,罄状莫穷。傍晚入庙,谒太守像。庙中方演剧,士女骈拥,越人好鬼(原书作俗写读举一吕注),多淫祀,自二月至五月,赛会无虚日,大率非鬼之祭。惟太守功德在人,虽远益彰,歌舞其下,犹为近古。”

李慈铭是做学问的人,这一年是他第一次赴京归来的第五年,受聘于浙江书局,对于马臻仅见于地方文献的历史人物,他作出“功德在人,虽远益彰”的评价,显然很下了一番考证功夫。见同日记,李慈铭说:“《后汉书》不为太守立传,吾越图志所述又颇荒忽,如府志名宦传云:‘是时汉祚日衰,宦竖专政,豪右恶臻,乃使者按验,诡称不见人籍,皆是先死亡者所下状,臻遂被刑于市。’夫太守筑湖在顺帝永和五年,是时宦竖犹未甚烈,何至以怪妄无稽之言,遽诛郡守,自来蔽狱亦无荒诞若此者。张文恭公元汴虽尝辨之,然嘉太、万历志皆仍其说。又云,‘创筑镜湖’。考镜湖之名,起于唐代,《水经注》谓之长湖,亦谓之大湖,《舆地志》谓之南湖。当太守时则但有湖名而已。故杜氏《通典》亦仅云太守马臻始筑塘立湖。或谓因王逸少云,山阴路上行,如在镜中游,以此得名镜湖,说蓋近是。任《述异记》谓轩辕氏铸镜湖边因得名。《述异记》本出伪撰,其说怪妄,不必致辨。又传,仅言其字叔荐,而不言其为何地人。《职官表》则云茂陵人。宋傅雩《农歌》亦云‘幸逢太守茂陵来’。然王忠文《会稽三赋》引《图经》云山阳人。考东汉时茂陵属右扶风,山阳属河内郡(又别有山阳郡)。疑诸称为茂陵人者,以马氏郡望扶风而附会之,当从《图经》为是。”

这一段文字考证马臻究竟是否死在宦竖之手,究竟什么地方的人,做学问的人总是这样认真,一丝不苟,但到今天,谁解开了这几个谜?李慈铭给予鉴湖的关注,远不止此。他考鉴湖旧迹,又有下面的说法:

“至湖周回三百一十里,图经、志乘及通典皆同,或作三百五十八里,亦相去不远(曾子固《鉴湖图序》及《万历志》皆云三百五十八里)。考湖旧迹,东至曹娥江,西至西小江,南至山,北至郡城,首受会稽五云乡之水(即平水溪),总纳两县三十六源。宋徐次铎《复湖议》云,在会稽者自五云门东至于曹娥江,凡七十二里;在山阴者,自常禧门西至于西小江,凡四十五里。此自其径长言之,共为百十七里。与今之道里合。若周回计之,则三百余里矣。《水经注》言湖五百里,郦道元未至南方,所言多误。王忠文赋注引,一说鉴湖八百里,则词赋家夸大言之,本不足据。徐氏又谓,隶会稽者曰东湖,隶山阴者曰西湖。(郡县志谓隶山阴者曰南湖则误。此湖本统名南湖,《舆地志》及《鉴湖图序》、《嘉太志》可据。)二湖以稽山门驿路为界,出稽山门一百步有桥曰三桥,桥下有水门以限两湖,虽分为二,其实相通。是则西湖起常禧门而南至稽山门、东郭门之间,与东湖相接,故五云门之旁曰都泗门,其外为都泗堰(今为桥——原注),旧有则水牌。都泗本作都瀃,都者,聚也,言此地为水之所聚也。或谓湖桑埭,一名湖双,以跨东西两鉴湖而名(今俗作壶觞——原注)。案湖桑在常禧门外十里(旧有湖桑堰,今为桥,然民间犹称堰——原注)石湖。去稽山门驿路甚远,其说非是。而今常禧门外之跨湖桥,俗称东跨湖桥,自此四十里至湖塘,有桥曰西跨湖桥(此以属山阴者湖之东西言之——原注),其频石堤直接名曰南塘,蓋犹太守湖堤故址。田皆上腴重科。而山阴有容山湖、秋湖、(此俗字本作——原注)石湖(府县志皆谓常禧门外甑山下,有湖广二百余亩,俗犹呼为屃石湖。今按:此湖在龙尾山下——原注)。会稽有白塔洋,长十五里(近东关——原注)皆是镜湖遗迹,其故道历历可指。太守此庙正据东跨湖桥,枕南塘之首,建始于唐开元中刺史张楚,迄今不废。但《嘉太志》以此庙属会稽县,谓在县东南三里八十步,唐韦瓘有《修庙记》,而云山阴马太守庙在县西六十四里(即《万历志》所谓在广陵斗门者——原注),《万历志》亦以此庙属会稽,谓在府城南二里。考常禧门自宋以来无属会稽者。《山阴县志》又云,利济王庙在县西南五十五里,祀东汉太守马臻,此又不知在何地,其封号亦不知何据。总之,太守筑湖之利,虽今有海塘以捍水,有三江闸以蓄泄,诚如张文恭言不必复议及此。而自东汉迄宋初,几及千年,民受其赐。至其死也,虽事甚暧昧,要以非常之举,见恶豪强,为民试法,故今里俗相传,有剥皮楦草之说。汉时固无此刑,而其冤惨结于民心亦可推见,合之祀典,所谓能捍大灾以死勤事者兼而有之。而历朝未闻褒赠,吾郡名宦祠中亦不勒其名,诚阙典也。当言之大吏为请封于朝,且文其丽牲之石云。夜观火花之戏。三更归,四更雨。”

人谓李慈铭以日记为学术,果然,本文曰日记固可,曰《鉴湖考》亦未必不可以。旁征博引,广搜穷讨,功夫之深,足见用心。

熟语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鉴湖为李慈铭提供了极其广阔的社会生活视野,给予他的创作以更多的美学品质,感染力量。

李慈铭鉴湖诗词,清婉明秀,如一幅幅清绿山水画。如:

“十里偏门路,村居胜似仙。林霏生野寺,桥路入溪烟。鸟啭新寒食,人耕好墓田。绿蓑风雨里,花满罱泥船。”(《雨中自木客山出何山桥过湖南岸马太守祠作》)。

“不见长湖曲,犹传太守祠。朱扉含惨色,春水异曩时。山影多连郭,溪声自入池。信辞无谢范,青史至今疑。”(原注:太守事,谢、范《后汉书》皆未载)。此处,李慈铭再次对《后汉书》失载表示遗憾。

“画帆遥逐水迢迢,两岸春痕尚未消。又是霞川风月夜,笛声吹出小红桥。”《过红桥闻笛》

“一簇人家聚,楼西尚夕阳。山烟晚炊直,波影酒旗长。围客收茶翠,村姬煮茧香。清和夏初夕,莫负此江乡。(《湖上晚兴》)

“一雨碧天远,出门晴色开。清辉足吟眺,与子两徘徊。梵磬穿林出,山光度水来。羊牛各家去,沿路印苍苔。”(《雨后偕楼莲舫秀才上层晚眺》)

“返照出林表,平畴生远阴。瓜垂风引蔓,秧细雨抽针。近水凉侵屐,看山翠满襟。徘徊情不厌,谁识野人心。”(《近郊信步》)

“镜湖秋净碧于罗,树里渔舟不断歌。行到夕阳中堰村,村庄渐少好山多。(《九日偕孙子九行湖上》)

李慈铭填词,追求“凄怨谐婉,弦弦掩抑之音“(好友王孟调语)其实并不尽然,写到鉴湖则每每清词丽句,委婉动人。如:

“扁舟行尽山阴道,曲曲青山抱。几重云树几村庄,但见汀洲无数入夕阳。松杉遮断来时路,舟载浓阴渡。湖山晴绿满年年,知否落花芳草怨江南。“(调寄《虞美人》)

“十里平山,十里平川,更平林,万绿参天。水边楼阁,屋后园田。拟买鸥矶,买云嶂,买渔船。

处处流泉,市断桥连,羡村居,何啻登仙。几时奉母,筑舍花前。好看夕阳,看飞瀑,看炊烟。”(调寄《行星子》四月侍太夫人过湖塘村,欲结小园居之,赋此见志)

李慈铭《鉴湖柳枝词十二首》,仿前人竹枝词体例为之,但《越缦堂日记》所载与刻本《白华绛柎阁诗》颇多异同,今举例,或可窥见诗人用心之苦。

例一:

日记:“东风几度赚流年,纵不攀条也惘然。自惜长堤芳草色,那堪今日又如烟。”

刻本:“越王台畔柳垂垂,多事东风作意吹。八百里湖规作镜,供他十万画蛾眉。”

相比而言,前者春愁春恨,不免蹈袭古人意趣,并无特色,后者不同,尤其后二句,八百里鉴湖固词赋家夸大言之,但文学作品的美学取向,非夸大不足以动人。“十万画蛾眉”,是他往来湖上亲身感受,见该年二月十三日日记:“余家西郭,每携舟出青田湖,即岩壑罗列满前,如十万长眉远黛,列侍明镜。”这一改,紧扣了题旨,鉴湖形象也更显明,更突出,更美。

例二:

日记:“滂沱春光薄醉天,云容淡淡雨如烟。板桥杨柳湖南岸,不到清秋已可怜。”

刻本:“三两渔庄老树边,渔娃补网橛头船。板桥茅屋湖南埭,带雨拖风更可怜。”

日记载前二句平淡,修改以后渔村渔娃渔船,更有鉴湖岸边特点,织网补网,皆露天作业,遇上带雨拖风,辛苦倍加。相比“不到清秋已可怜”只是无病呻吟。

日记《鉴湖柳枝词》十章,刻本加了二章,其一:“沉酿村前柳色新,柳花争趁瓮头春。红阑桥外青旗影,一色清阴覆酒人。”

俗谓鉴湖纳会稽山三十六源之水,最宜酿酒,由是南塘各村尤多酒户。瓮头春,酒名,犹缸面酒。湖边凡村店均卖酒,路上也不乏醉酒的人。加此一章,益显鉴湖别样的风情。

鉴湖岸边的民风习俗,也因水而别具一格,诸如迎神、赛会、演剧、竞渡等等。多在水边,李慈铭撰《青田湖竞渡词》(十六首),前缀小序说:“余居霞川,又与湖比,景物前后阅历为多,故泚笔所及,凡士女丰容之观,村郭殷填之乐,俱可极太平于一览,通羁思于千里,而风俗所尚,道里所名,亦多摭入,使后之志越事者有所考见,而国家复古輶轩陈诗之制,亦足以备采风云尔。”

以下录十六首全文如下:

青田湖上相公祠,四月嬉春未算迟。

二百年来人事少,太平长日赛神时。

(祠祀黄衣疫神,俗呼黄老相公,始于明代,见《万历志》。)

 

今年风景胜前年,半月先前约画船。

湖水湖风三百顷,家家修笛夜楼前。

 

道出霞头直郭西,昌安门更接常禧。

周围十里乡村路,时见桑阴出彩旗。

 

虹桥三里小红楼,楼下人家早舣舟。

钏影隔窗灯未灭,晓星帘幕各梳头。

 

霞川一曲暖风初,画桨联衔逐队鱼。

罗绮中央花两岸,不容烟水一分疏。

 

金碧楼台缓队来,锦衣细乐共徘徊。

前头忽擂春星鼓,更看鱼龙舞一回。

 

花丛来往各西东,女伴同舟语笑浓。

刚是与郎迎面过,转湾桥畔又相逢。

 

万人歌吹绿阴天,酒户茶樯处处连。

谁坐水边凉阁子,画罗扇底看游船。

 

白马丝缰年少郎,褰帘红袖内家妆。

会龙桥接蓬莱驿,柳影波香各一行。

 

旌铙百沸集祠前,罨画山光共转旋。

荼火龙舟三百只,一齐飞舞镜中天。

 

谁家雀舫擅玲珑,翠管银罂别样工。

独拣绿杨闲处泊,午阴低玉钗风。

 

堰南堰北逐行云,陌上衣香胜草薰。

难得夕阳偏解事,尽烘湖翠上罗裙。

 

彩棚忽断见桑麻,少妇红裙独在家。

为念插秧时节近,青山影里听田车。

 

星火高城上漏迟,游人渐散夜阑时。

一钩纤月钟山寺,过尽灯船总不知。

 

舞台对起五云高,永乐桥连菜市桥。

风露渐深歌渐细,夜凉分占两枝箫。

 

三载飘零滞玉京,今朝回首不胜情。

遥知花底钩帘路,多忆当年侧帽生。

最后一首“三载飘零滞玉京”,时为李慈铭第一次进京的第三个年头。

竞渡,可谓水乡绍兴一项重大的民俗活动,俗称划泥鳅龙船,发起者邀集各村镇龙舟队,届时到指定水域,进行速度或技巧的比赛表演,时间多在五月间,五月初五端午节最为着重,所以然说法各有不同,一说纪念该日投汨罗江而死的屈原屈大夫,一说纪念孝女曹娥,一说纪念伍子胥,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称“五月五日,时迎伍君”。青田湖竞渡与之不同,时间定在四月初六,祀黄神,俗称黄老相公,祠在鉴湖南塘中堰桥上。四月初六传为黄神生日。咸丰六年该日,李慈铭日记载:“诣青田湖黄神庙行香。是日湖中竞渡”。然而这一年祀神情形不同往年,到四月二十三日重行一次,李慈铭日记载曰:“绍郡盛传黄神为司疫病,不知所自始,已见予乙卯日记。郡中祠不下数十,而最灵验者为青田湖,岁以四月六日竞渡报赛。今年龙舟不足,里人盛传神怒,傅人言将大降殃,司事者皆病。乃相醵重迎神。彩棚楼船,绵亘数里,自今日始两昼夜,鱼龙百戏,曼衍于市,举国狂走,以十金雇一舟不可得。”

李慈铭热衷风俗,何况青田湖竞渡,还算家门口的风景,“道出霞头直郭西”,蓋为青田湖北流出会龙桥,即入霞川,龙舟到此在谢家湾头掉头向东,沿岸俎豆馨香,烛火通明,一派盛会气象。故《青田湖竞渡词》视野开阔,岂止竞渡而已,它还包括世俗生活的方方面面,波光灯影,金碧楼台,茶樯酒户,十里歌吹,组合成为一幅五光十色的鉴湖风情图卷。人称李慈铭词颇不乏温藉雅致,而《青田湖竞渡词》犹如通俗歌曲,雅俗共赏,更赢得村姑野夫心。其中以地名入诗,如昌安门、常禧门、虹桥、会龙桥、蓬莱驿、钟山寺等,倍增乡土亲切。其中“永乐桥连菜市桥”句,有误解菜市桥即迎恩桥的说法,其实菜市桥更在迎恩桥西近处(已废),李慈铭《城西老屋赋》说故居“三桥夹啮”是也。现下永乐桥、菜市桥均已不存,独有迎恩桥依然故我,实为绍兴古桥之幸。

——原文载于《中国鉴湖》第二辑,第138149页。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