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试议绍兴三江闸与新三江闸

沈寿刚

(绍兴县水利电力局)

    【提要】本文以三江闸、新三江闸为重点,研究了鉴湖湮废后直至新三江闸取代三江闸这段八百多年的绍兴平原水利发展史。论证了三江闸、新三江闸在萧绍平原的开发利用中的巨大促进作用,成为绍兴经济发展史上的丰碑。探索了三江闸建前四百年和三江闸效能衰减期三百年中水利建设的规律,并对当前新三江闸排水不畅的缘由作了剖析。不仅有历史的借鉴作用,而且为当今研究、决策萧绍平原的水

利建设,提供了依据与参考。

 

    绍兴三江闸与新三江闸,均位于萧绍平原北部之三江口,距县城30 多华里。三江闸建成于明嘉靖十六年(1537 年),是我国著名的滨海大闸,也是世界水利史上古老大闸之一。距三江闸北5 华里的新三江闸,建成于1981 年,不仅替代了三江闸的全部功能,而且规模更为壮观,结构更为精良,设施更为完善。三江闸与新三江闸,先后为萧绍平原排涝拒咸、蓄淡灌溉,在抗御和减轻洪、涝、旱、潮灾害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是萧绍平原82 万余亩农田、150 多万人口赖以生息和经济腾飞的重要物质基础。本文试以三江闸、新三江闸为重点,研究、探索自鉴湖湮废——三江闸创建——钱塘江下游出水主道的“三门”变迁、海涂围垦——新三江闸取代三江闸的这段长达八百年的水利发展史及其规律,祈望在当今研究、决策萧绍平原的水利建设中,提供依据或有所参考。

一、鉴湖的湮废与三江闸的创建

    萧绍平原位于钱塘江南岸,东濒曹娥江,西临浦阳江,南屏会稽山,北以萧绍海塘为界,流域面积1515 平方公里,是浙江主要平原之一。流域内的地势,西南高,东北低。南部山丘三十六源之水汇入平原,经东北部沿塘水闸的调度控制而入海。流域内的平原面积(黄海10米以下)965 平方公里、山丘550 平方公里,各占64%、36%。平原内河湖纵横密布,约有水面142 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44 米,正常蓄水量有3.46 亿立方米。平原河湖,既是南部山水下泄的滞洪区,又是旱季平原抗旱的主要水源,为萧绍平原的社会经济、生产生活提供了水资源基础。

    萧绍平原本系咸潮直薄、沼泽荒服之地。管仲曾形容为“越之水重浊而洎,故其民愚疾而垢”1。经过劳动人民胼手胝足、代代相继兴修了大量水利工程,从而改造了萧绍平原,使之成为土地肥沃、经济繁荣的富饶之地。特别是东汉永和五年(140 年)郡守马臻,东西筑堤117 里2,创建了闻名中外的鉴湖。基本解除了山洪对平原的威胁,并为北部平原九千余顷农田提供了灌溉、冲咸的自流式的丰沛水源,使萧绍平原特别是其中的山(阴)、会(稽)两邑的平原水利形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旱涝减少,收成增加,为绍兴奠定了“鱼米之乡”的基础。以后又有晋代西兴运河的疏凿和汉唐时期海塘的修筑,都对平原水利局面 有所改善。特别应该一提的是在鉴湖创修时期所建的玉山斗门,在唐贞元初(788 年前后)经浙东观察使皇甫政改建,把原2 孔的斗门扩建为8 孔的玉山闸,使鉴湖以北,曹娥、钱清两江间平原农田三千一百十九顷得到蓄泄之利。玉山闸在以后长达约750 年中,一直成为山会两邑的重要蓄泄工程。但是,随着南部山丘水土流失的加剧,在唐中期鉴湖湖周的淤浅处已有葑田出现3。到南宋初期,由于客观条件的影响,加上当时的政治、军事和经济需要,围湖愈盛。直至乾道初(约1165 年),鉴湖除特别低洼处潴成新的湖泊和积水港叉河道外,已全部垦为耕地,约二千三百余顷4,湖已名存实废。

    鉴湖湮废后,加上当时浦阳江下游多次借道钱清江,出三江口入海,使平原的水利条件明显恶化,其表现有三:

    首先,鉴湖的湮废,使南部山丘的三十六源之水失去了原有的吞纳之地。造成雨时洪水漫溢,淫侵平原,而稍晴又因湖废蓄水量锐减而缺灌水之源,旱涝骤增。据史料记载:北宋时期鉴湖尚有蓄泄、灌溉作用,绍兴共发生水灾7 次、旱灾1 次;南宋湖废,就发生水灾38 次、旱灾16 次5

    其次,浦阳江借道钱清江,横贯山会平原之西北,不仅增加了咸潮沿江上溯平原的威胁,而且每当江道被随潮而入的泥沙淤阻,浦阳江洪水涌入,使山阴“一遇淫雨,则溪水横流,遂成瓮形”6。并且危及会稽,“一有泛滥,则不东注而以会稽为壑,虽有玉山斗门,不足以泄横流之势”,只好在会稽的蒿口、曹娥、贺盘、黄草沥、直落施等处开塘缺泄洪,“虽然可少舒一时之急,而即欲修补以备潴蓄”7,致使海塘决、筑频繁,劳民耗资。

    再次,鉴湖湮废后,湖之蓄水分散到平原的河湖之中,由于各地的河床与湖底深浅不一,平原的耕地亦有高低,加上灌溉、水产、水运对河湖水位的要求不尽相同,从而出现了按各自的利益,各自为政地行使水权的状况,用水矛盾和纠纷大为增加,人为地削弱了平原的抗灾能力。

    为了改变已经恶化了的平原水利面貌,南宋到明中这段期间,萧绍平原的劳动人民在修堤筑塘、建闸增堰、整治河湖等水利工程建设上,付出了巨大的劳动。在沿海对会稽海塘、山阴后海塘不断进行修复与加固,改部分土塘为石塘8,以增御潮能力,并建黄草沥、长山

等闸,以利平原排涝;在西小江(即钱清江)不仅沿江筑塘,建白马山闸,以御三江之潮,还先后兴建了如扁拖、甲蓬、柘林、新灶诸闸和近二十条堰坝,以泄水入江9(图1);在临浦一带开碛堰、筑溪麻,使浦阳江经碛堰、渔浦而注入钱塘江,减轻其对萧绍平原的浸害;

在平原以整治河湖为主,多次拓浚府河、运河,并凿西兴至钱塘江边的新河,重修官塘使“田不为患”。还建成芝塘湖工程,使江桥一带1.6 万多亩农田“灌溉无确,田禾有收”10

              图一  明嘉靖前山会平原主要水闸位置图

    这段期间,不仅分地区采取了多种工程措施,而且施行了管理措施。成化十二年(1476 年)戴琥创立的《山会水则》碑11,对各季节不同高程的农田耕作所需的正常水位及各涵闸的启闭,做了明确的规定,并顾及水运,成为山会平原河湖实行统一管理的准则。此后50 年的南大吉,也对山丘河流——上灶溪制订了条规,勒石以定岁修12

    上述一系列的工程措施与管理措施,对鉴湖湮废后长达四百年中的萧绍平原水利面貌,是有所改善的。推官蒋谊所说山阴“水有所归,无复向日之漫患”,虽有所夸大,但“其有利于民”却是确切的13。但是平原的水旱问题并未解决,特别是明正德年间(1506~1521 年)又堵碛堰,复开临浦坝建闸14,浦阳江又借道钱清江而横入山会平原,旱涝依然频仍。“方春霖秋涨时,陂谷奔溢,民苦为壑;暴泄之,十日不雨复苦涸;且潮汐横入,厥壤泻卤。患此三者,以故岁比不登”15,就是对当时山会平原水利面貌的既真实又生动的描述。究其缘由,主要是在整个平原没有一个据要津、杀水势、蓄众水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三江闸务全书》对此评及:“先贤于玉山、扁拖等处建诸闸,酾引水势。然未扼其吭,其吞噬震荡犹故也。”清·韩振撰《绍兴三江闸考》中也评有在明嘉靖前“建闸二十余所,虽稍杀水势,而未据要津,恒有决筑之劳,而患不能弭”16。(图2)知府汤绍恩就是在这样的水利形势之下,创建了闻名中外的三江闸。

    嘉靖十四年(1535 年),汤绍恩上任伊始,看到“山阴、会稽、萧山三邑之水汇三江口入海,潮汐日至,拥沙积如丘陵,遇淫潦则水阻沙,不能骤泄,良田尽成巨浸,当事者不得已,决塘以泻之。塘决即忧旱,岁苦修筑”17,于是遍行水道,相厥地形,看到三江口是内河外海之关键,遂直走三江,见浮山之东西两岸有交牙状,“掘地则石骨横亘数十丈,此又三江口以内之关键而天然闸基也”18,遂选定在玉山闸北,浮山之南,三江城西的彩凤山与对江的龙背山两山对峙、石脉中联的古三江口,依峡建闸。嘉靖十五年(1536 年)七月开始备料、筑坝,动工建闸。“其底措石,凿榫于活石上,相与维系”,再灌以生铁,铺以阔厚石板。闸墩、闸墙全部采用千斤以上的大条石,“牝牡相衔,胶以灰秫”,墩两端“则剡其首”(俗称梭墩),以顺水流。每隔五洞置一大梭墩,全闸共有大梭墩5 座,小梭墩22 座。墩顶履以长方形石台帽,上承石梁以成路面。墩侧凿有内外闸槽各一道,以每洞放置木闸门两道,中可筑泥以止其漏。闸底设有内外石槛,以承闸板。闸于嘉靖十六年(1537 年)三月建成,历时不足九月,而闸体施工仅“六易朔而告成”,“其计费,止五千余两”19。闸总宽103.15 米,共28 孔,孔名以应星宿,自东向西,以“角”起,到“轸”止,总净孔宽62.74 米,单孔净宽在2.16~2.42米之间,闸底高程一般在吴淞高程3.79 米上下。由于天然岩基高低不等,故孔高不一,深者5.14 米,浅者3.40 米,闸面高程为吴淞8.5 米,面宽9.15 米。闸最大泄流量384 立方米/ 秒,正常泄流量为280 立方米/ 秒。闸之启闭,按三江城侧之“金、木、水、火、土”水则所示的水位高低而定。

              图二  明三江闸创建前萧绍平原水系图

    三江闸建成后,接连又完成了以下六项工程:一是在闸两侧筑海塘四百余丈,使闸与原海塘衔为一体;二是重新开通碛堰,使浦阳江下游经渔浦入钱塘江;三是在三江城西门之南建六洞平水闸(又称减水闸);四是在玉山之东北建一洞撞塘闸(后又增一洞,俗称两眼闸);

五是对原鉴湖堤上或通或塞或为桥的堰闸,“改筑水浒”,以使东西百余里“遂为通衢”20;六是在古蒿口斗门附近,建成一孔清水闸,与三江闸形成东首北尾,互相呼应之势,以防江通源,济山会平原的“水旱之平”21

    三江闸和一系列与之相配套的塘闸工程的建成,以及碛堰的复开,钱清江从此纳入山会平原成为内河,位居江北之萧山平原诸河也随之纳入,形成了统一的三江水系,萧绍平原的面貌也随之大有改观。“潮汐为闸所遏不得上”22,“水无复郤行之患,民无决塘筑塘之苦”,“旱有蓄,潦有泄,启闭有则,山会萧三邑之田去污莱而成膏壤”23。自此,萧绍平原依靠这一水利建设的光辉成就,而跃入“鱼米之乡”。

二、三江闸的全盛与使命的终结

    三江闸自明嘉靖建成后,由于钱塘江下游径流主道出南大门(龛山、赭山间),紧靠山会平原北缘海塘,闸外无涨沙之患,闸水畅泄,效益得到充分发挥,从而使闸处于全盛阶段。自明崇祯十六年至清顺治二年间(1643~1645 年),钱塘江下游主槽改迁于中小门(赭山、河庄山间)而出,以后又渐趋北,直至尽出北大门(河庄山、马牧港间)24。随之三江闸外淤沙日积,逐步出现阻滞宣泄的情况,使闸的效能发挥从全盛阶段渐趋衰减阶段,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历史使命的终结,被新三江闸所替代。

    从史料记载,三江闸外的淤沙之患,比钱塘江下游主槽改迁出中小门要稍迟约30 年,“起于辛亥年(即康熙十年1671 年)”25。由此,三江闸的全盛时期,当以闸成起,止于康熙十年。在这135 年中,三江闸统领平原水系,发挥了巨大的工程效益。闸之效益,可归纳为四:

    一是,闸成后又配套筑成海塘四百余丈,使二百余里的萧绍海塘连成一体,从而隔绝了后海与平原的联系,“河海划分而二”,最终解除了咸潮沿江上溯淫浸平原的祸害。同时把钱清江两岸的萧山与山会各自独立的水系,归并成统一的三江水系,从而确立了能人为控制蓄

泄的萧绍平原河湖水网,其水量约在4 亿立方米上下,比鉴湖蓄水增加50% 左右,为萧绍平原经济和社会持续发展提供了充足的水资源。

    二是,三江闸取代了玉山、扁拖诸小闸,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宏大的工程规模,而成为萧绍平原的水利枢纽。自此,稽北山丘的来水,经纵横交错的平原河湖承纳,受制于三江闸的节宣。多余之水,经启闸而畅流入海,使平原免受涝患;闭闸又可控蓄内水,防止旱患。

这对山会萧“三邑频多水患,潦则苦浸,旱则苦涸,田卒污莱,民号饥溺”26 的落后、凄凉面貌,得到显著的改变,使平原在鉴湖湮废后近四百年来一直频繁交替的水旱灾害,得到了较好的解决,“嗣是而捍御有备,旱则闭以蓄之,田足以灌溉,涝则启以泄之,稼不至浸淫。三邑之民,安居乐业”27

    三是,闸成后,平原内河湖水位的高低,可以通过闸的节宣,保持在一定的范围内。一般正常水位控制在吴淞5.8 米上下时,河湖水深平均约有2.4 米时,加上山水在河湖网的沉淀与河床中泥炭的吸附,水质纯清,这不仅改善了平原的用水条件,而且有利于水运、水产养殖和酿造等业,为促进绍兴传统产品(如黄酒、丝绸等)和经济的迅速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条件。

    四是,闸成后,使塘内党山、陶里、安昌、马鞍、斗门一带之沼泽咸碱的荒地,可以改造为农田,进行种植。“塘闸内得良田一万三千余亩,外增沙田沙地数百顷,至于蒲苇鱼盐之利,甚富而饶”28

    应该指出,当三江闸处于效益发挥的全盛时期,为萧绍平原创造了卓著的成效,但并不是在建闸后的一百三十多年中萧绍平原全无水旱之患。仅以明万历的48 年而论,就有水灾7 次,大旱灾1 次。如以崇祯的17 年来看,也有水灾2 次,旱灾5 次。

    由于明末清初,钱塘江下游出水主槽北迁,自南大门改出中小门,致使西兴至三江闸一带塘外淤沙日积。在《三江闸务全书》上卷所载的《浚江实绩》中,记得多次闸港淤积情况:康熙十年(1671 年)“旱甚而开始有沙涨之患,闸外涨至东馋嘴外,闸内涨至和尚溇前,闸内外滩晒半年有余”“癸亥(1683 年)天旱涨沙;己巳年(1689 年)旱久涨沙,虽未成白地,亦及半年有余”“癸酉(1693 年)节水竟乏,……闸口淤沙成城,日甚一日”。清同治五年(1866 年),浙江巡抚马新贻《奏勘办绍兴闸港疏浚摺》中言:“自江失故道,日趋向西,海潮亦由西而上,江流日迂而日弱,海沙遂日涨而日高,……目前闸外之沙,高与闸齐,且越闸而入内河”29。由于涨沙之阻,常使三江闸不能发挥正常的效益,三江闸遂逐步进入功效衰减阶段。

    三江闸的功效衰减阶段,大致起自康熙十年(1671 年),止于建国后的1972 年在闸外筑堤,其直接出海口被封堵,历时约301 年。

    三江闸效益的衰减,平原水旱随之加剧。据康熙的61 年中的有关记载,平原发生水灾有9 年,旱灾有4 年。其中二十二年(1683 年)的水灾,“民为鱼鳖,将及两月”;三十二年(1693 年)的旱灾,“四月旱至九月,为灾亢烈”。为了尽力发挥三江闸之工程效益,缓解平原旱涝频仍的状况,三百来年中,特别是建国后的四十年中,采用了浚港通流、保持大闸完好、置闸增流、疏导水网和加强管理等五大措施:

    第一是浚港通流。仅据《三江闸务全书》上卷中的《浚江实迹》所记,自康熙十一年到三十二年(1672~1693 年)的21 年中,共浚港4 次。其中有十一年正月郡守张三异开掘;二十二年(1683 年)抚院王公捐俸千金檄水利厅王公疏浚;二十八年(1689 年)郡主李公在腊月初组织当地民工开浚;三十二年郡守王公命巡检传集里长役夫开浚。同治五年(1866 年)闸前沙壅益高,闸港几不可识,“内河水溢,民用昏垫”,于六年(1867 年)三月开掘塘外宣江,“并掘开闸前淤沙三千丈”30。嗣后浚港不绝,如民国十年、十五年、二十五年都有浚港记载,直至建国后的1965—1967 年、1969 年仍发动数以千计的沿塘群众举锄浚港。频繁的浚港,仅显一时之效,并没有彻底解决三江闸的外淤之患。如康熙二十二年浚江后不过2 年,到二十四年闸港又致淤塞,建国后亦屡浚屡淤。

    第二是保持三江闸的完好,尽力恢复工程效益。建国前曾有6 次较大规模的修缮。前两次是明万历十二年(1584 年)知府萧良干和崇祯六年(1633 年)修撰余煌主持,发生在闸之全盛阶段。其后四次均在闸效衰减阶段,其修缮年份和主持者分别为: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闽督姚启圣、乾隆六十年(1795 年)尚书茹棻、道光十三年(1833 年)郡守周仲墀和民国二十一年(1932 年)浙江省水利局主持。特别是民国时的一次大修,在修前闸已呈就圮之势,闸槛与岩基间弥缝之锡冲刷殆尽,有脱落之虞,闸墩缝间沃锡留存甚微,缝宽有5 厘米,水经石缝周流无滞;闸墩条石多风化裂解;两端冀墙的漏水比闸墩更烈,闸的总漏水量“有开四洞之数,旱则内水易涸失灌溉之资,而闸外朔望两汛咸潮经石缝涌入,尤伤田禾”31。由于大修中采用了机械抽水和水泥灌浆机等近代施工技术,填补混凝土177 立方米,总用洋31376.5 元,使闸转危为安,至今未见大的损坏。建国后,为了加快启门速度,以利及时蓄泄,1957 年冬起逐步改人力启闭为机械启闭;1962 年闸上建启闭房,改机械启闭为电动启闭,并以钢筋混凝土闸门替换了木闸板,从而结束了四百多年繁重的启闭操作方法。

    第三是增置水闸,以增加平原排蓄能力。针对闸港屡浚屡淤,不增修旁闸“无以分杀水势”,于是清后期在山会海塘沿线先后修复与添建了一批水闸:清同治七年(1868 年)修复山西(3孔)、黄草沥(3 孔,总净孔宽8 米)两闸、添建姚家埠(3 孔,总净孔宽7.6 米)楝树下(3孔,总净孔宽7.55 米)两闸,“以备盛涨”32;同治、光绪间建宜桥闸(又名三眼闸,总净孔宽7.04 米);光绪十五年(1889 年)在三江闸北侧西塘置刷沙闸(1 孔,孔宽2.93 米),企求刷沙之效,但闸小沙甚,其效不显;光绪十六年(1890 年)建西湖底闸(3 孔,总净孔宽6.9米);光绪二十七年(1901 年)在故清水闸偏右之凤山北麓又建清水闸(3 孔,总净孔宽6.75 米),以资引水灌溉与冲刷三江闸港。建国后,扩建、新建了规模较大的水闸:1949 年重建宜桥闸;1963 年兴建马山闸(6 孔,总净孔宽48 米,正常泄流量320 立方米/ 秒)、扩建姚家埠闸(4孔,总净孔宽12 米,最大泄流量72 立方米/ 秒);随着围垦海涂的开展,姚家埠、宜桥两闸1969 年被围入堤内,改起节制闸的效用;1971 年建成红旗(2 孔)、大寨(1 孔)两闸,总净孔宽分别为8 米、4 米,最大泄流量分别为40 立方米/ 秒、20 立方米/ 秒;1973 年重建楝树下闸(3 孔,总净孔宽7.2 米,最大泄流量15 立方米/ 秒)。与此同时,萧山县在建国后也相继兴建了为数众多的排涝闸和排灌站:在西江塘一线有峙山、碛堰山、小砾山、浦沿等闸、站;在新围海涂有江边、钱江、五堡、九号坝、赭山、一、四工段、外八、外十工段等闸站。为萧山平原与南沙地区的抗御旱涝带来了显著效益,西江塘一带的排灌站也为山会平原补充旱季用水提供了一定的有利条件。(图3)

    第四是整治内河水网,提高引、排能力。清代的河湖整治,其对象以府河为主,并着重反应在俞卿、李亨特两任期间。知府俞卿在:康熙五十一年(1712 年)疏浚城内府河;康熙五十四年(1715 年)尽拆城河水阁,使交通舟楫往来无阻;康熙六十一年(1722 年)改建斗门老闸(即玉山闸),闸面升高3 尺,改右四洞为三洞,减轻了原闸的阻水程度。知府李亨特也在乾隆五十七年(1792 年)组织了规模较大的疏浚府河工程,尽拆水阁。此外,在康熙年间,山阴儒生余国瑞首捐资产并募集“万余金”,对西起钱清,东达曹娥的运河官塘全面整修,历时八年告竣。大规模有效地全面整治平原河网,还是在建国后。党和政府围绕发挥河湖效能,提高平原抗灾能力为出发点,坚持实行“上蓄、中疏、下泄”的整治原则,持之以恒地开展河湖整治工作。五十年代,以群众性的兴建山区、半山区的山塘、水库和平原河道的零星疏浚为主,拆除严重阻水的众多小桥、水阁、水坝,增建杭甬铁路桥涵总净宽67 米;六十年代,以拓浚、配套马山、姚家埠两闸江道为主;七十年代,由于接受1967 年平原大旱130 天的教训,整治工作转到疏挖引排水河道为重点,有计划地接连进行了钱清段、南钱清经湖塘、鉴湖、南门至皋埠(南江)以及陶里、大和、马鞍、马山、加会、华舍等段引排水河道的拓宽,浚深和改道以及阻水桥梁拆建等工程。内河水系的整治,不仅增加了河湖的蓄水量,而且对增加与发挥沿海水闸的排涝能力和在旱季从萧山增加水量,收到了较好效果。

                     图三  萧绍平原主要水闸位置图

    第五是加强水闸、河湖的调度运行管理。三江闸创建时所设之水则,以及明万历十二年(1584 年)知府萧良干撰订的《三江闸见行事宜》,具体规定调度运行原则,如“启闭以中田为准”,按水则“水至金字脚各洞尽开,至木字脚开十六洞,至水字脚开八洞,夏至火字头筑,秋至土字头筑”,“闸夫照则启闭,不许稽迟时刻”。这个管理运行制度,一直沿至建国初。六十年代以来,针对沿海诸闸不时淤阻、外江潮洪顶托和河网调蓄能力不高的情况,逐步制订了“以防为主,未涝先泄,未旱先蓄,蓄泄兼并”的调度控制总原则,使长期以来按旧习、凭经验以致带有随意性的调控方式,转到比较合理的、规范化的科学调控,从而有利于增强平原的的抗御水旱的能力。

    尽管自康熙以来的三百来年中,采取了上述五大措施,为之付出了大量的钱财和巨大的劳动,以求缓解平原旱涝频仍的景况。但是,由于钱塘江下游出水主槽,自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后一直稳定在北大门出流入海,因而在萧绍平原北部塘外自西兴至三江闸一带,形成了广袤的沙涂。诸如长山、龛山、瓜沥、山西、丰产、夹灶、姚家埠、刷沙等闸,均先后招致闸江淤塞而无法启门泄流,三江闸也同样时时祸及。由于三江闸被淤阻而影响泄流的症结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从而使平原的抗灾能力也得不到显著改观。从抗涝水平看,仅从建国初的3 日降雨110 毫米不成涝略提至130 毫米左右,相当于二年一遇的标准;从抗旱水平看,由于三江等闸在平原内有内涝威胁时往往闸江不畅或潮洪顶托,无法发挥其应有的效能,因而在梅雨季节末较难把握也不敢过多地蓄高内河水位以增蓄,惟忧一场大雨而酿成严重内涝,加上生产、生活用水量日增,于是平原在夏秋时,如连续晴热30 天左右,就会出现用水紧张、局部受旱的现象。

    随着海涂的不断围垦,到1970 年冬,三江闸之出水口其东侧被马山围垦的六九、七〇两丘之西堤,其西侧被绍围七〇丘的东堤紧紧挟住,两堤的平行长度有2.5 公里,其间距仅只430 米,遂使三江闸、刷沙闸的出口流道被淤沙所封填,根本无法启门泄流。于是1972 年7 月,在闸北2.5 公里处,东连马山围堤,西接绍围七〇丘围堤,筑坝430 米,封堵了闸之入海口,三江闸遂完成了长达435 年光荣而又沉重的历史使命,被此后不久易地建造的新三江闸所替代。三江闸在被封堵的当年,为便利水上航运,拆三江闸“危、室、璧、奎、娄、胃”等6 洞,把“室—娄”4 洞改为2 洞(每洞净宽7.02 米),恢复“危”、“胃”2 洞,使闸改为26 洞,改建部位的闸门升高1.27 米,闸底高程降至吴淞3 米,设钢丝网折叠式混凝土闸门,同时掘通闸外河道2.5 公里,左与绍围七〇丘之解放闸、右与马山围涂的丰收闸沟通,三江闸成为内河节制闸,闸内外舟楫往来无阻。

三、新三江闸的创建与效益的发挥

    三江闸的历史使命终结,导致平原的旱涝威胁大为增加,平原水利形势又趋严峻。其一,平原西南部的山丘,有550 平方公里的集水面积,虽然有已建的山塘、水库滞蓄,但所建之塘库多系小塘小库,其总库容只有3932.3 万立方米而无力统纳,由此一场大雨,众水骤下而涌入平原水网;其二,平原水网虽有142 平方公里的面积,但由于平原地面一般在吴淞高程6.5 米上下,还有6.2 米左右的低田畈近10 万亩,在正常水位5.8 米时,河湖水网的滞蓄能力也很有限,即使水位提高到6.5 米,在局部农田受淹的情况下,其滞蓄量也不超过1 亿立方米,而容不下流域内1515 平方公里上普降100 毫米的雨量;其三,三江闸封堵后,整个萧绍平原,除萧山本身可通过萧绍海塘的节制闸经海涂新建的排涝闸排去一部分水量外,而绍兴平原和部分萧山的余水则全赖马山、红旗、大寨、楝树下、西湖底等五闸外泄。而五闸的总泄流能力仅只原先包括三江闸在内时总量的60%,按设计泄流能力,五闸总有410 立方米/ 秒,每小时相应的泄水量147.6 万立方米,何况其实际泄水量还受制于河道配套等因素,只有220立方米/ 秒,远远不到设计数。如当外江潮洪顶托,外水高于内水时,无法启门泄流的情况也并不少见;其四,从1962~1980 年的19 年统计资料看,绍兴全县性的洪涝共发生8 次,平均两年一次,其中90% 发生在梅雨季节,还有局部性洪涝16 次。全县性干旱15 次,一般是三年一小旱,五年一中旱,七年一大旱33。三江闸被封堵后,平原水旱愈频,1973 年到1979年间,除1975 年外,其余年份不是涝,就是旱。如1976 年夏秋连旱60 天,17.5 万亩农田受旱。1977 年秋涝,6.47 万亩农田受淹。1978 年伏秋旱,7.6 万亩农田受旱。

    在如此被动的水利形势下,亟待有一座新的大型排涝水闸来总领平原水系的蓄泄,以扭转水旱频仍的局面,新三江闸遂由此而创建。正好被范寅在清光绪八年(1882 年)所撰《论古今山海变易》一文中之说:“不出百年,三江应宿闸又将北徙而他建矣”所言中34

    新三江闸位于三江闸北2.5 公里、曹娥江下游左岸弯道之凹岸,系杭州湾强潮区。新三江闸由绍兴县人民政府兴建,1977 年11 月动工,实际施工时间32 个月,于1981 年6 月底竣工受益。新三江闸左右总宽158 米,共15 孔,每孔净宽6 米,总净孔宽90 米,上下游向的闸面长19 米,闸底板高程(吴淞,下同)1.2 米,闸面高程11 米,闸顶高程22.3 米,日平均泄流量528 立方米/ 秒,最大泄流量1420 立方米/ 秒,系大型滨海水闸。闸右岸有宽2 米、长262 米的鱼道,在左岸墙内有冲沙泵站。闸上游侧有面宽6 米的公路桥,是绍兴城区连接海涂、瓜沥等沿海地区的陆路交通要道;闸下游侧的底层为检修平台,中层设启闭机械,上层为总控制室。每孔有钢筋混凝土闸门2 道,所有闸门由6 台油泵顶杆式启闭机(每台启门力60 吨),通过电子集控装置操纵启闭,15 孔闸门全部开启的时间不超过20 分钟。新闸建于涌潮所淤积的粉沙土基上,采用了沉井群组合成整体的基础处理方法,开创了国内之先例。由闸室、左右岸墙、上下游齿墙、上下游翼墙等基础沉井34 只和第一、第二两道防冲槽沉井35 只组成,施工中还有40 多只排水沉井。以5 只闸室沉井(主沉井)为最大,每只宽22.4 米,长19.3 米,高6 米,用钢筋混凝土筑成,井顶垂直下沉11.2 米,到达吴淞0 米,上浇厚1.2米的钢筋混凝土底板,以承受闸底板到总控制室顶总高22.3 米建筑物之巨大重力。各基础沉井之间,采用刚性与柔性两种联接形式,以保证防渗、承载和不均匀沉陷的要求。全闸总计完成工程量:钢筋混凝土与混凝土29450 立方米、浆砌条块石17000 立方米、干砌块石与干砌深勾缝7800 立方米、抛石52350 立方米、土方945000 立方米。耗用水泥10100 吨、钢材950 吨、木材1400 立方米、投放劳动力139 万工日、投资624 万元(实用591.2 万元)。

    新三江闸建成后,与之相配套的河道配套工程也陆续开展。按设计,新三江闸的引排水干道,分为总干河、东干河与西干河:

    总干河,从新三江闸经三江闸至荷湖,长约5 公里。设计河底宽:新老三江闸间为250 米;三江闸(老闸)到荷湖为186 米。河底高程1.5 米。1987 年底前已完成了新老三江闸间的河道疏挖,并新拓三江闸西侧新河(宽150 米),上架6 孔,每孔25 米,面宽9.5 米的汤公大桥与三江闸直接相接。1988 年拆除三江闸启闭房,把闸面改成宽9.16 米的公路路面,与汤公大桥相衔,以通车、宽流并保持闸的大部原貌。

    西干河,横贯平原西北一带,自荷湖至钱清方向。设计河底宽95 米,河底高程2.0 米。主线经柘林、阳嘉龙、华舍、珠墅至钱清交运河、接西小江直至萧山临浦。

    东干河,主泄平原中南部,自荷湖至斗门与南北向的直落江、菖蒲溇直江相连后与东西向的运河、南江沟通。

    七十年代疏挖的南江,自钱清经湖塘、鉴湖、亭山、城南与运河东段相接,再经东湖、皋埠、东关直至曹娥,承南部山丘三十六源之水,并经南江向北通过公、铁路桥涵分别汇入北部平原水网,与东、西干河纵横相连。处于平原排涝辅助地位的马山、红旗等闸,既有各闸的引排干道,又与新三江闸引排干道相衔接。如红旗闸主泄沿塘的陶里、马鞍和县围垦区之涝;马山闸主泄孙端、皇甫、皋埠、东关一带的内涝。

    新三江闸以宏大的工程规模,肩负的蓄泄重任,势所必然地成为继三江闸后的统领萧绍平原水网蓄泄的枢纽工程,并形成了以新三江闸为主控的,以其总干河、东西干河为干道的旱可蓄、引,涝可排泄的平原新水系。(图4)

    新三江闸的建成,扭转了建闸前平原旱涝频仍的被动局面,给萧绍平原带来了显著的效益,开创了水利新局面。

    首先是缓解了平原的内涝威胁,当与闸相配套的河道工程全部完成时,可使流域1515 平方公里内的82.1 万亩农田以及67 平方公里的海涂,其排涝水平从原二年一遇(3 日雨量130毫米),提高到十年一遇(3 日雨量254 毫米),并能在曹娥江下泄洪水流量4000 立方米/ 秒和钱塘江天文大潮顶托的不利条件下,4 天排出涝水使内河水位恢复正常。1982~1988 年的7年中,由于新三江闸力肩平原排涝重任,使平原无明显内涝。

    其次,由于有新三江闸较强的排泄能力为后盾,因而在梅雨末伏旱前,内河水位可比建

闸前控制提高8~10 厘米,相应增加蓄水量1400 万立方米,提高了平原的抗旱能力。在建闸后的几年中,平原未发生严重干旱。

    再次,新三江闸的建成,使平原内河水位比较稳定地保持在正常水位上下,有利于水运、水产等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用水。

 

    新三江闸虽已发挥了巨大的效益,但与其本身的设计工程效益相比,还有很大的潜力。如日平均泄流量,随着平原河道工程的进行,从建闸初不到200 立方米/ 秒,提高到304 立方米/ 秒,使平原的排涝水平,从原三日雨量130 毫米提高到210 毫米(相当于五年一遇)35。特别是1987 年以来,拓宽浚深了新三江闸与三江闸的主干河段,三江闸西侧增挖宽150 米的河道后,目前实际的日平均泄流量已达350~400 立方米/ 秒,约占设计正常日泄流量的70%左右。近十年来,新三江闸至今仍未达到设计泄流量的水平,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

                    图四  新三江闸排涝水系示意图

    第一,曹娥江下游出口段,是新三江闸以及马山诸闸排泄内水入海的通道,其江道的刷深与淤浅,直接决定了水闸启门泄流的畅滞。1979 年以来,上游建成集水面积276 平方公里、总库容18648 万立方米的长诏水库,中游建成控制流域面积4460 平方公里、设计引水

量50 立方米/ 秒的上浦闸大型灌溉工程,减少了曹娥江的山水下泄量。仅以上浦闸计,从1980~1988 年已累计引水灌溉虞北平原等的水量为44153 万立方米,平均每年引水4906 万立方米。在干旱少水年尤甚,如1983 年引水7943 万立方米,1988 年引水7909 万立方米36,约占曹娥江多年平均年径流量25.22 亿立方米的3.15%37。加上不断围涂造田,促使河口外移,江道延长,出水口的水道在1989 年的3 月已延长20 余公里38,致使江道淤积加剧,比降减小,潮区界上趋,低潮水位抬高而阻滞新三江等闸的排水,甚至外江水高于内水而无法启门泄流。如1989 年5 月,新三江闸外江低潮水位(吴淞,下同)6.97 米,比内河已超警戒水位0.15 米的水位6.35 米还要高出0.62 米。同期的马山、红旗两闸的外水位也分别比内河水位高出1.06 米、0.48 米。在21~23 日3 天雨量120 毫米的情况下,内河水位超警戒水位6 天,局部地区遂酿成内涝。

    第二,新三江闸建成前后,虽完成了大量的平原河道配套工程,但距离新三江闸对河道配套的要求,还相差仍远。属总干河的三江闸到荷湖段2.5 公里,至今虽已计划,但未见动工;东干河、西干河中的部分浅窄河段,尚待拓宽浚深;横亘平原东西的公、铁路桥涵,现有净孔宽分别只有325.3 米与304.6 米,使占平原69% 的路南之水,在汇入北部河网时受阻滞39。还有水网之中的诸多桥、坝、房、鱼箔等等阻水建筑物,都阻滞、减少了水闸的正常泄流量。

    面对新三江闸之效益不能全部发挥的现实,借鉴三江闸运行四百多年的兴衰史,应看到曹娥江出口段,随着上游蓄滞、中游引流和沿江对水资源的进一步开发利用,加上围垦海涂的进度还达不到钳制与缩窄出口段的程度,由此就其总趋势而论将渐趋恶化。对这种江道情势,有关各级政府和水利主管部门,应高度重视,决不能掉以轻心。应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以保障萧绍平原的正常生产、生活。为此,笔者不揣浅陋地建议:

    第一,解决曹娥江出口段的延伸与淤浅问题,是一个涉及诸多因子的复杂问题,靠一县之力或采用轮船拖淤等权宜之计,是不能完全解决的。解决河口淤浅,主要依赖于上游下泄洪水之冲刷。为此,必须加强对曹娥江的统一规划与综合治理,实行兼顾上、中、下游的流

域调度管理。要针对9 月秋洪后到下年3 月间是江道严重淤积期的实际情况,在3、4 两月中应充分利用春雨,协调上下游工程的调度,增加下泄流量,依靠下泄洪水把河口段刷深。同时,在春汛阶段,水闸的调控应体现未涝先排的指导思想,防止在较大降水时,因外江洪潮顶托排水不畅而形成内涝威胁。

    第二,加快曹娥江河口段的整治与开发的速度,使目前出水道东西大幅度摆动的状况,通过海涂围垦、丁坝等工程加以钳制,使江面宽最终达到新三江闸弯道以下1200 米左右,虽然河口段会有相应延长,潮位也会有所抬高,但由于江道缩窄且趋于稳定,流速将会加大,

有利于解决淤积问题,使沿江诸闸充分发挥蓄泄之效。

    第三,要进一步加紧平原河道配套建设,适当集中资金与劳力,以新三江闸的总干河、东、西干河的配套为重点,先疏拓总干河中的三江闸至荷湖段,以及阻水严重的浅滩狭口。与此同时,公、铁路部门应继续解决公铁路阻水问题,积极增涵宽桥,在现有基础再增铁路桥涵净孔宽至少36 米,公路桥涵也要与铁路桥涵相适应40

    第四,就萧绍平原内部的水网调度运行,要继续贯彻“以防为主,未涝先泄,未旱先蓄,蓄泄兼并”的方针,审时度势,形成制度,用好每年约2000 万立方米的冲港水量41,在泄内水时要以集中开启新三江闸为主,必要时再开其他诸闸,以利外江之通流,逐步实行萧绍平原的流域管理,避免与减少因行政区划的分割而降低与削弱平原水网自身所具有的抗御旱、涝的能力。在旱季要继续充分发挥萧山沿江翻水站引水补充平原水源之效用。

结 论

    一、鉴湖湮废后,使萧绍平原的水利条件趋于恶化,在水旱频仍的情况下导致了三江闸的创建,并以其巨大的工程效益促使了平原水利形势转好。其后,随着钱塘江下游出水主道的“三门”变迁与海涂围垦工程的发展,三江闸从全盛阶段趋向效能衰减阶段,直至最终被

新三江闸所替代,进而又开创了平原水利的新局面。综观鉴湖湮废后萧绍平原八百年左右的水利史,可见水利条件的变化与发展,是和作为生产力的水利工程,特别是和水利枢纽工程的兴废,是密不可分的:由于出于改善水利条件的需要,必定要创建能扭转局面的关键的水

利工程;由于创建的水利枢纽工程发挥了巨大的效益,又必然地扭转了被动的水利形势,并迅速转向好的方面,甚至开创水利新局面,造福于人类。三江闸、新三江闸与古鉴湖工程一样,都是萧绍平原水利发展史上,甚至是经济发展史上的丰碑。

    二、一个水利工程的兴利程度及其使用寿命,既有客观条件所带来的制约因素,又有因规划设计、工程配套、维修养护、施工质量以至运行管理诸方面所产生的人为影响因素。三江闸创建后的一百多年中,其效益所以显著,处于全盛阶段,客观上时处钱塘江下游主槽出

流于南大门和中小门,曹娥江出流入海道又趋西偏北,无涨沙阻闸泄流之患;人为因素上,闸址选择在三江口之要津,全闸规模宏大,施工精良,闸成后又迅即完成了一系列的配套工程,并有相对完善的运行管理和维修制度。

    三、作为当今萧绍平原水利枢纽工程的新三江闸,设计优良,施工精心,应用了沉井群基础和电子集控操纵,具有相当于2 个三江闸的蓄泄效能,但在其建后运行不足十年,已有外江涨沙之患,不能不引起有关政府和水利业务部门的高度重视,亟待采取切实有效的对策,诸如加强对曹娥江流域的统一调度管理,依靠洪水刷深河口段;加快曹娥江的整治、开发速度与平原河道配套工程的速度;平原水网的科学调度与控制等等,以维持与发展萧绍平原水利的新局面,保障和促进经济的稳定与发展。

 

 

注释:

1.《管子·水地》第三十九。

2.《复鉴湖议》(宋·徐次铎),《嘉庆山阴县志》卷二十八。

3.《白居易集》卷二十六《和微日春日投简阳明洞天五十韵》中“涧远松如画,洲平葑如锦”句和唐元稹《和乐天十八韵》中“柳条黄大带,交葑绿文茵”句等。

4.《嘉庆山阴县志》卷二十八,王十朋《鉴湖说上》。

5.1965 年《地理学报》(第31 卷第2 期)陈桥驿·《古代绍兴地区天然森林的破坏及其对农业的影响》。

6.《嘉庆山阴县志》卷二十,明·蒋谊《新灶诸闸碑记略》。

7.《康熙会稽县志》卷十二,徐渭·《水利考》。

8.《雍正浙江通志》卷六十二。

9、20.《嘉庆山阴县志》卷二十。

10.《绍兴县志资料》第一辑,《芝塘湖水利考》。

11.《山会水则》碑,原置于郡城佑圣观,现已移置在大禹陵内。

12.康熙会稽县志》卷四。

13.《嘉庆山阴县志》卷二十,蒋谊《新灶诸闸碑记略》。

14.《雍正浙江通志》卷五十七。

15、26、27.《三江闸务全书》上卷《序》。

16、18.《绍兴县志资料》第一辑,韩振撰《绍兴三江闸考》。

17.《明史》卷二八一。

19、28.《三江闸务全书》上卷,《郡守汤公新建塘闸实迹》。

21.《绍兴县志资料》第一辑,孙德祖撰《会稽钟公祠碑记》。

22.《三江闸务全书》上卷,《总督陶公塘闸碑记》。

23.《三江闸务全书》上卷,《闽督姚公重修三江闸碑记》。

24.陶存焕《钱塘江三门变迁考辩》(1986 年10 月)。

25.《三江闸务全书》下卷,《时务要略》。

29.《绍兴县志资料》第一辑《塘闸汇记》。

30、32.《绍兴县志资料》第一辑《塘闸汇记》,绍兴府知府李寿榛撰《重浚三江闸港碑记》(清同治七年)。

31.《绍兴县志资料》第一辑《塘闸汇记》,《浙江省水利局修筑绍兴三江闸工程报告》。

33.绍兴市气象站《绍兴市农业气候资源与区划》(1982 年10 月)。

34.清·范寅编撰《越谚》。

35.绍兴县水电局《新三江闸工程总结》(1982 年9 月)。

36.上虞县水电局毛士英《上浦引水灌溉工程的管理和运用》(1989 年7 月)。

37.绍兴市水电局、市水文局《绍兴市水资源调查与水利区划》(1985 年11 月)。

38.绍兴市水电局魏义君、刘佃兴《曹娥江出口水道拖淤试验和研究》。

39、40、41.绍兴县水电局《绍兴县、越城区水资源调查及水利区划报告》(1983 年12 月)。

 

                                       ——选自《鉴湖与绍兴水利》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