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桥驿先生和我的羊山情

 

据悉,著名历史地理学家、浙江大学终身教授陈桥驿先生于2015年2月11日中午逝世,享年九十二岁。我得知此消息,感到无比悲痛。我的文史爱好,得益于初中时看到陈先生编著的《绍兴史话》,可以说,陈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人活在世上,总要有业余爱好,我的文史爱好,给我带来很多快乐。个人以为,谋生是职业,爱好是事业。我将一以贯之继续我的爱好。陈先生一路走好。

 

                                     孙伟良

                                 2015年2月12日

 

陈桥驿先生和我的羊山情

 

《浙江方志》2010年第3期,刊登了我撰写的《从清代告示碑文管窥羊山采石史》,经多年自学,能在省级学术刊物结出果实,心里着实一番激动。尽管说成功是由于自我努力的结果,然追本溯源,是“陈桥驿”促使了我对学术产生兴趣,一路坚持,才有收获的喜悦。 
    1984
年临近春节的一天,就读绍兴县齐贤中学的我,在利用寒假游览禹陵时看到署“陈桥驿著”的《绍兴史话》[1],顿时眼睛一亮。历史课本里说,“陈桥驿”是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的地方,用一个历史地名作为人名,而写的又是一本通俗的绍兴地方文史书,引起我浓厚的兴趣,遂将书买下,回家后经常翻读,渐渐地增加了对史学的兴趣。陈桥驿时任杭州大学地理系教授,在我少年时代就扎下了一个根,就是要向陈桥驿教授学习,长大了要研究绍兴,做个乡土历史探索者。我至今仍珍藏着这本小册子,它是我步入学术殿堂的启蒙读物。
    10
年后的一个秋日,在齐贤纺织机械厂干车床工的我,趁休息日骑着自行车去杭州拜访了仰慕已久的陈桥驿教授。之所以选择单车去,因为我读初中时,对历史、地理两门课很感兴趣,骑车可以熟悉地理环境,饱览沿途景色。骑行四个多小时,在我叩开杭大新村一幢老式建筑陈先生的门,当时的心情好比歌迷见到了歌星,非常激动。陈先生对我的冒昧登门拜访并未责怪,并说他也是绍兴人,在知道一个小老乡喜好文史后,他十分高兴。当得知我为只有初中学历而感到自卑时,陈先生说学历这不是关键的问题,最主要的是自己是否在不断地学习,并举例绍兴有个农民胡世庆,文化程度也不高,但通过自学,成了一名出色的红学家。他要我以胡世庆为榜样,坚持刻苦自学,一定会有所成就。临别时,送我一本《会稽方志集成》[2]。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把兴趣转化成动力,认认真真地自学起来。
   
之后的学习过程中,我知悉一本陈桥驿编著的《绍兴地方文献考录》[3]这是陈先生积数十年心血所撰的有关绍兴地方文献收录丰富、具有工具书性质的一部参考书,对于进一步研究绍兴,该书有其独特的价值。但这本早年出版的书在市场上已难觅其踪。怎样才能得到此书呢?我最后想出一个妙法,在《绍兴晚报》刊登求书启事[4],结果绍兴第七医院张建方医生打电话给我,愿意将书借给我。在随后的数月间,我认真地“啃”读了此书。我关注羊山,涉及羊山的史料在该书有《羊石山题壁》、《创建羊山石佛寺大悲殿碑记》、《羊山祖居记》、《羊山石壁铭》等等。当我将书还给张医生时,张医生被我的精神所感动,不惜所爱将书送了我,令我终身难忘。
   
逐年购书,家里布置了一个9平方米的书房。中国的读书人大都有一个嗜好,那就是喜欢给自己的书斋起个雅致的名称,我也来个“附庸风雅”,美其名曰“羊石山房”。于是想到了请陈先生题写斋名,信寄出后不久,真是喜出望外,先生竟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写好后给我寄来了,看到清雅娟秀、透着浓浓学者味的题字:“羊石山房  陈桥驿  壬午秋月”,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每每抬头看到陈先生所题斋名,先生的音容笑貌立刻浮现在我的眼前。晚上独坐书室,手捧《陈桥驿方志论集》、《绍兴历史地理》等书,口品香茗,神游八极,忘了时间,消了疲惫。
   
陈先生对后辈学者的关心和热情,是有口皆碑[5],对我这个“编外学生”尤为照顾,也极认真地批改我的“作业”。
    2004
年,我参与了齐贤镇“村落文化”普查[6],移存于羊山风景区碑廊、记述明朝崇祯元年(1628)大台风灾害的《潮灾记》碑,我经过研究撰成文章,将初稿寄给陈先生,先生很快回信,信中写道:
伟良乡友:
   
信件均悉,欣知正在从事村落文化普查,这是一件大好事,     值得提倡。
   
你写的《潮灾记碑考录》很有价值,但碑文标点有两处还可商榷。第一处是“汐正微”,古人记潮汐,往往注意时辰,所以按你标点,意思并不错,但或以把上句“酉”字移到下句,作“酉汐正微”为好。第二处是碑文末尾,我意,徐元也是“会首”之一,并非“刻石”者,故“俞继欲”下仍以用顿号为妥,到“徐元刻石”下才用句号。
   
供参考。祝
   
好!
                                              陈桥驿
                                            2004.9.27
   
经过陈先生阅定的《潮灾记碑考录》,刊登在《绍兴史志》2004年第4期上。
   
数年的自学,不想“英雄有了用武之地”。2001年6月,绍兴市政协文史委编撰《绍兴石文化》[7],主编何信恩把羊山一章的写作任务交给了我。记得何老师曾说:“在我所看到的有关羊山的文章中,顶多不过千把字,现要求最少一万字以上。小孙,你的任务相当艰巨。”我知难而上,经过数月的走访、上图书馆查资料,把羊山及其石佛寺的文化底蕴撰写成一万四千余字,如愿地完成了任务。
    2007
年8月,我接到杭州市萧山区地方志办公室的邀请函,邀我参加2008年3月中旬在萧山举行的“地方文献国际学术研会”[8]。随后我用数月时间撰就《绍兴〈羊山韩氏宗谱〉及其文献价值》一文,论文依据存世之《羊山韩氏宗谱》[9],佐以其他文献并田野调查资料,考述了羊山韩氏之源流、历代科举及游幕人物,辩正了羊山韩氏与宋代名臣韩世忠无涉,并对《羊山祖居记》、《躬耻斋文钞》等重要文献作了考证、补遗。在将论文提交大会会务组之前,我寄呈一份给陈先生,先生阅后立即打电话给我,肯定这是一篇佳作,不必再修改,可以递交大会。
    2008
年3月16日,“地方文献会议”[10]如期在萧山金马饭店举行,陈先生亦出席此次会议。先生在大会上的发言,简要介绍了当今浙江地方文献收藏、整理、研究状况,以及自己在参与、指导《绍兴丛书》的经验。在会议间隙,我将复制本《羊山韩氏宗谱》递呈陈先生,请他在家谱上题词,先生欣然写道:“家谱族谱,既是中国传统,又是中国之宝。伟良君对此重若家珍,值得称道。陈桥驿  二○○八.三”。 陈先生肯定了家谱作为地方文献的研究价值,使我更加打开思路去探究谱牒中的文献信息。
   
我生活在羊山附近,参加工作的机械厂,厂址即原羊山“腹地”。厂旁有古刹石佛寺,“寺庙是文化的载体”,摩崖石刻鳞次栉比,文献记述,历代钱镠、陶望龄、朱彝尊、毛奇龄,乃至近代蔡元培、鲁迅等均曾驻足羊山石佛寺。陈先生亦两度足迹于斯[11]。羊山,是我心目中的文化圣山。
   
处于山(阴)会(稽)平原核心的羊山,现几成残山剩水。今羊山风景区总面积88.5公顷[12],均为以前羊山的主体。羊山以“块石居多”[13]。历史时期羊山石的去向,陈先生发表在《地理学报》1980年第1期上《历史时期绍兴地区聚落的形成与发展》[14]一文给了我启示,《绍兴县志》所载之“全县人口密度示意图”显示,安昌、华舍、柯桥、齐贤、东浦诸镇区域,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1200上”[15]。志书记述:“绍兴古闸、古桥,其石大多选用羊山石”,“民间营造石板大路、石桥梁、石凉亭、寺庙大殿石柱、民宅石萧墙、石板道地、河坎踏道,乃至坟墓石椁,亦多用羊山石。羊山石,用途广,开采量大,为越地最大采石场”[16]。羊山石是否还有其他的用途呢?偶然看书,原来与建筑海塘紧密相关。
   
乾隆皇帝曾说“海塘为越中第一保障”[17],只有海塘坚固,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清嘉庆十九年(1814),里人韩潮《羊山祖居记》[18]即云:“自海水为灾,屡兴石工”,“问所谓羊山者,无存焉”。
《下方桥陈氏宗谱》[19]中有清康熙十八年(1679)陈惟中所撰《陈氏祠堂记》,文述羊山一带形势甚悉[20]。该谱又录存数篇告示碑文,碑文中提及“条石”、“塘石”、“桥梁石”、“坟石”及“石板”等词,也佐证了羊山石在各建筑领域的广泛应用。
   
历史时期羊山石之去向,我久欲成文并发表,又经采访口碑、查阅他邑方志后拟稿《从清代告示碑文管窥羊山采石史》,即呈陈先生审阅,先生阅毕复信曰:“伟良君:谢谢您的来信和大作。您对于羊山的研究已经深透了”,接着说,“您真是难得,在(换)煤气之余[21],真正地做学问,或许全国也难找”,“您一定会坚持下去,我很放心”[22]。这是先生对我的鼓励,作为弟子当谨遵师命。
   
是陈桥驿先生,改变了我的生活追求,使我尝到了学习文史的甜头,体现了自身价值。我很幸运,也很知足,因为有陈桥驿先生在一路提携我、鞭策我。
   
感谢陈桥驿先生!

                                2011年10月30日


注释:
[1]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年出版。
[2] 傅振照、王志邦、王致涌辑注,团结出版社1992年出版。
[3]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出版。
[4]详见《绍兴晚报》1998年3月29日第2、3版《信息超市》之“家事百帮”。
[5] 参阅叶光庭《陈桥驿教授改变我的一生》,载见2004年2月18日《中华读书报》。
[6] “村落文化”之普查成果《羊山拾璞》,2004年12月,齐贤镇人民政府印行;又,王云根主编《绍兴村落文化全书·齐贤卷》,中国文联出版社2010年10月出版。
[7] 远方出版社2003年出版。
[8]此次会议,由北京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萧山区人民政府主办,南开大学地方文献研究室、萧山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承办,美国犹他家谱学会协办。
[9] 《羊山韩氏宗谱》四集,民国20年(1931)昼锦堂铅印本,四册。上海图书馆、绍兴县档案馆藏。
[10] 此次会议的论文集,以《地方文献论文集》名之,已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三晋出版社2010年7月出版。
[11] 陈先生1932年初插入省立第五中学(后易名绍兴中学)附属小学二年级,直至1936年毕业。附小每级每学期都有一次乘乌篷船的远足,陈先生在三下级时来过一次;再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因编《绍兴县交通志》,应邀来绍作报告时,偕夫人一游羊山(参阅《陈桥驿教授80华诞》及陈桥驿2009年7月12日致笔者信)。
[12]羊山石佛风景区总面积88.5公顷,有东部石佛景区、西部石城景区和中部羊山公园(双潭映峰景区)三部分组成。石佛寺后之深潭深10~20米,面积2.7万平方米。羊山公园之两深潭平均水深14.5米,面积7000多平方米。详见《齐贤镇志》,中华书局,2005年,第625~627页。
[13] 萧绍、绍曹嵩、嵩新长途汽车公司编著,《越游便览》,汉文正楷印书局,民国23年(1934)8月初版,第107页。
[14] 中国地理学会编,科学出版社1980年3月出版;又收入于陈桥驿《吴越文化论丛》,中华书局,1999年。
[15] 《绍兴县志》,中华书局,1999年,第323页。
[16] 《齐贤镇志》,中华书局,2005年,第369页。
[17]语出清乾隆二十七年三月初三日谕旨。参阅戴逸、李文海主编:《清通鉴》,山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3911页。
[18] 《羊山祖居记》,载见民国20年(1931)《羊山韩氏宗谱》;另参见拙作《羊山祖居记琐谈》,载《绍兴县史志》,2008年第2期。
[19] 《下方桥陈氏宗谱》,清道光十一年(1831)顾予堂七修本,浙江图书馆藏;光绪三十三年(1907)八修本,上海图书馆藏;民国15年(1926)九修本,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绍兴县档案馆藏。
[20] 《绍兴地方文献考录》第336页有节录。
[21] 我1987年至1995年在齐贤纺织机械厂工作。以后一直走街串村以换瓶装煤气为生,《浙江日报》2007年1月18日第16版“凡人凡事”栏以《我白天换煤气晚上攻文史》为题曾作报道。
[22] 见陈桥驿2009年7月12日致笔者信。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