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驾鹤西去 光照故里

陈桥驿先生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心系家乡

 

 

2104年夏秋之交陈桥驿先生身体状况开始急剧下降,他住进了浙江医院进行抢救。病情稍稳定一些,他坚持要出医院,回到他的书房,因为按照他那“一生不谙消遣事,春夏秋冬唯读书”的习惯,在医院他无法看书,也就无法做学问。这以后他住、出医院多次。落日余晖,令他念念不忘的是家乡的发展和学术文化。

去年6月起,网上个别媒体出现了对绍兴黄酒水源的怀疑和否定的言论。对此,绍兴市鉴湖研究会提出了自己的学术观点,替古鉴湖探源、为绍兴黄酒正名。陈先生得知了网上这一争论后,立即做出回应,通过他女婿周复来写信给绍兴鉴湖研究会并很快在绍兴网上发稿:

绍兴的南缘会稽山地。平原之水均从会稽山北流汇聚,古人称‘鉴湖三十六源’,这是个笼统的说法,我在拙著《古代鉴湖湮废与山会平原农田水利》曾撰文详叙,其实还不止36源,所以鉴湖水体北移,是绍兴水利史上的一个发展进步。汤浦水库,由于几年前双江溪舜王庙请我写碑,我曾两次亲自看过,仍是鉴湖水系的一部分,今绍兴平原河流甚多,均属‘鉴湖水系’,局部污染当然存在,但与古越龙山无涉,古越龙山仍是上好黄酒,我的意见就是如此。

其论高屋建瓴、其语斩钉截铁,先生为绍兴黄酒提供了权威的学术支撑。

之后,鉴湖研究会受有关部门的委托,完成了课题《关于鉴湖源头及保护范围的研究报告》。2014年9月17日,绍兴市环保局组织在杭州黄龙饭店举行了由浙江大学、浙江省水利厅、浙江省环保厅等单位参加的专家论证会,陈先生作为专家组组长,抱病参加了会议,在会上他作了精辟的发言论证,不但肯定了“研究报告”的主体内容,还把认定绍兴黄酒水源、保护古鉴湖、保护古运河融为一体阐述,其高深的学术水平、辩证分析问题的能力、超前的理念非常人可及。之后,黄酒风波平息,绍兴传统著名产业得到了有效保护,并引起了省人大对此事的高度关注。

2014年6月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其中陈先生为浙东运河的申遗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做出杰出的贡献。对申遗成功陈先生当然十分欣喜,但他仍感到有遗憾,他对绍兴鉴湖研究会的晚辈们说:浙东运河还有多个著名遗产点没有列入名单之中,如绍兴的三江闸、萧山的湘湖等,必须认真研究和考虑增补方案,力促成功。当他在去年11月看了我和魏义君的论文《湘湖与浙东运河及申遗思考》文后,欣然批语:“写得很好”。

在他的指导下,绍兴市水利局等单位组织编集点校的9部古代水利经典文献,100余万字的《绍兴水利文献丛集》于2014年9月出版,他不久写了评语:这是“为水乡做了一件大事。”

2014年7月,陈先生看了曾因他提议著述,由我和陈鹏儿合著的《浙东运河史(上卷)》,提笔作贺诗:

运河环宇有,越中为独秀;南北上千里,“山阴”乃独秀。

根据陈先生等学术前辈、领导的多年指导和鞭策,2014年绍兴市水利局启动首部《绍兴水利志》编写,提纲写就,送到陈先生处审阅,先生在2015年1月中旬作了批语:

眼下各地编纂志书甚多,但水利志却不多见。《水经注》特别指出:“东南地卑,万流所凑”,故水利志实为这个地区的重点,必须成为此区志书中的“大志”。由于从晚更新世以来,这里曾经有过三次水文的剧变,所以《绍兴水利志》的修纂,事涉地质学、地史学与第四纪学。为此,修纂《绍兴市水利志》,首先要从修志队伍抓起,仔细研究,全面考虑,求精不求快,才能修成一部值得藏之名山、传之后人的优秀水利志。

其目标定位、殷切期望成为我们编写水利志同仁的历史责任和方向。

陈先生对绍兴历史文化尤其是对绍兴水利史有着精深的研究。在陈先生的引领、指导下,现代绍兴学界在对绍兴水利史的研究由传统而转为与现代相结合,开创了全新的领域,由4000余年的大禹时代,延伸研究到了25000年前的海侵时期,因此取得了科学的研究成果和优越的学术地位,走在前例。近年来,陈先生比较关心的是绍兴三江水系和三江口的演变,他有着与传统不同观点,认为历史上的记载或不全面,或失偏颇。由于三江口的盈缩变迁是天人合一的结果,既承接伴随了绍兴沧海桑田的历史发展,还关系到绍兴地域环境久远的发展和保护,因之,必须理清不同时期的来龙去脉,有一个穿越历史时空的正确认识把握。2013年底他在给我的信中说:

“三江”本身就在变化。今天的“三江口”历经了远古、近代到了今天,肯定此“口”已绝非彼“口”了。

根据陈先生的指导意见,我在2015年年初写成了15000余字的《绍兴三江新考》初稿,由周复来送到了陈先生处,请他或可能一阅……。

2015年2月11日中午,周复来电话告诉了我陈先生离世的消息,同时沉重的说:“你这篇论文,先生看到了这次2月9日去医院抢救前,没看完,他说实在看不动了……他用的笔还夹在这篇论文的第二页上……。” 

——陈先生就这样走了,他是一个真的学者,93岁,倒在了他自己书房的案头前。他为家乡的发展和学术文化之事奉献到人生的最后时光。先生一生挚爱,在于故乡。

深夜,在无限的悲痛之中,翻开了《鉴水流长》,陈先生在《序》中这样写道:

我从小生长于鉴水之畔,受鉴水哺育成人。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这是我自幼心旷神怡的自然环境,鉴水灌润的膏腴之地,这是我衣食所持的生存环境。我从家教以至小学、中学,一直受到许多鉴水名师(包括历史上的和当代的)的作育栽培,这是我日后略知读书明理、处世为人的社会环境。生我者鉴水,育我者鉴水。我离开鉴水六十载,曾浪迹于海内外许多地方。但无论何时何地,让我念念不忘的就是鉴水。鉴水赐与我何其多,而我能报答鉴水的却何其少,常常扪心自愧。

先生带着对故乡的厚爱,羽化登仙。

稽山青青、鉴水流长;先生恩德,光照千秋。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会长  邱志荣

2015年2月11日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